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三章
臧柏浩皱眉,看样子,不久的将来,裴岱伟的女友位置应该会换人了吧!其实裴岱伟并不滥情,只是他有一些异于常人的想法,只要长辈子介绍的人选一律来者不拒,偏偏每个交往的时间都不长。所以有时候他也不知道好友在想什么。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臧柏浩一脸正经“以后你女朋友的英文名字可不可以都取一样,这样我才不会叫错。你知道,每三个月换一次认起来也是很累的。”

 “喂,你这冷面笑匠现在正取笑我是吧?!”裴岱伟不以为意,反而夸张地叫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不要假了。”臧柏浩拍拍好友的肩膀。

 “你真不懂得享乐。”“少管我,男人那方面的用度是有限的,你不要三十五岁前过渡滥用,三十五岁之后就痿什么的,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臧柏浩也开始调侃他。

 “臭小子,专门扯我后腿。”裴岱伟笑骂。“哼。”臧柏浩哼了哼,啜了口水。

 “报应,你会有报应的。”他的音调不高不低,平心静气地仿佛在聊天,却硬生生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说完,他又没事般地继续喝水,要不是裴岱伟确定自己听见这句话,他还一度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

 裴岱伟哈哈大笑,故意瞄了臧柏浩的下两眼。

 “还说我,自从你和上一任女友分手之后,我都没听到你有和谁在交往,你应该已经停机三年了吧!不痛苦吗?”

 “还好,我的忍耐功力越来越好。”他沉着地说。

 “不要太严肃,宝刀偶尔也要拿出来磨一磨,免得到时候生锈。”裴岱伟揶揄道。不过他真的佩服好友的忍功和耐力。

 臧柏浩耸耸肩,没理说什么话。对于男女情事,他自有一套见解,说他古板、有洁癖也好,说他不懂得享乐也好,总之,他坚持只和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亲密关系。不过此刻…他的脑海却突然浮现那名长得娇美但个性却很有正义感的女人。

 忙碌的饭店早晨,如同往日一样的展开,不过偶尔混水摸鱼的人还是有的,但这不包括管月岑,此刻她正聚会神在手中的文件上。

 饭店业务部分为公关组、企划组、业务组三个单位,但办公地点都在同一个地方,只是分隔开来,虽然有各自负责的责任,但多少重叠在一起,大部分时间必须互相支援。

 “你听说了吗?”介绍她进公司的业务部同事苏可欣神秘兮兮地凑向前。她是一名三十岁的女人,着五个月的身孕,但脸上画着时髦的彩妆,连身上的衣服也是走前卫时尚系列,看起来相当抢眼。

 “什么?”忙着熟悉业务的管月岑脸茫然、一头雾水。

 “新的财务部副总下个礼拜就要走马上任了。”

 “喔。”“喔什么喔?”苏可欣拍了她一记,气呼呼地学着她的腔调。

 “每次都只会发现单音节喔、嗯、好、是…气死我了,和你聊天都有无法继续聊下去的困扰。”

 “小姐,我才来上班五天,现在还没有搞懂饭店的各项人事,你告诉我这些消息我还没办消化。”管月岑一脸无辜地说。

 “好吧!”苏可欣接受这个解释,继续将公司人事说个大概。

 “总之就是之前的财务副总私下挪用了一些公款还捅出一个大漏,连会计和出纳也被他收买,没想到他挪用公款的事被总经理裴岱伟发现,所以就请他走路顺便让他吃上官司罗。至于这个新任的财务副总听说是总经理的同学,他特别从另一家国际连锁饭店挖来的狠角色。”

 “狠角色?”“当然,要来整顿和改革的狠角色罗!”苏可欣一副识途老马的样子,她已经待在这家饭店十年了,每次有新官上任总会闹得城风雨。

 “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财务部那些光领薪水不做事的老鸟最近都绷紧了神经哩。不过这些事都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很帅、能力又好唷。”

 “你看过他?”“当然没有。”苏可欣摇摇头。

 “那你怎么一副和对方很的样子?”管月岑一脸讶然。

 “我从总经理秘书那听来的八卦消息。”苏可欣洋洋得意道。她在这里好歹也是资深员工,各处室都有一些混得相的好朋友,一有马路消息或小道八卦,她一定不会漏听半条。

 “从头到尾,王秘书只是说他长得很帅,很酷。”苏可欣哈哈笑,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

 “亏她都已经是两个孩的妈了,还这么不懂得矜持。”

 “不过至少我也知道他是个帅哥了。”管月岑也笑咪咪地打趣道。

 “真好。”苏可欣突然猛盯着管月岑那一张娇细致的娃娃脸。

 “你干嘛盯着我?”管月岑瞟她一眼,觉得的。虽然苏可欣是孕妇,但被她一直盯着也是诡异的。

 “你如果不说话,活就是一枚美女耶!”“你这明显是侮辱。”管月岑假装生气,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反正从小到大,因为她长得太娇柔美,强悍的个性却和外表不同,所以常被朋友或同学挑剔很多次了,不差一次。

 “不过你的个性和外表真的很不搭。”“让你看笑话了。”她起身泡了一杯咖啡。

 “或许笑一笑能让你心情变好,生个宝宝个性也会比较好。”

 “当然罗!如果我每天欣赏美丽的人事物,或许我肚子里的女儿也能长得像你一样漂亮。”苏或欣依旧盯着管月岑,开始作起白梦。

 “拜托,这点毫无根据。”管月岑失笑,调侃道:“那你的意思是每天盯着猪,就会长得像猪吗?”

 “这女人…”实在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苏可欣气呼呼地想打她,但管月岑快速地逃开。

 “孕妇要平心静气,免得宝宝情绪受影响,变成凶巴巴的孩子。”管月岑哈哈笑道。

 “哼。”苏可欣追打她好一会儿才坐回原位“不过最近的新进人员都是男的帅、女的美,这样我们的饭店至少在门面上还不至于太难看。”

 “饭店是服务业,优质的服务才是永续经营的王道。”

 “哇!”苏可欣睨了她一眼“瞧你讲得头头是道,我想你人缘铁定不会太好。”

 “这和人缘有什么关系?”管月岑很不服气“而且我人缘超好,小学时每一年都拿好学生奖。”苏可欣哈哈大笑“好学生奖是老师评定的奖,在老师眼里的好学生通常不太有同学缘。”

 “你怎么知道?”管月岑也很懊恼。朋友们也常取笑她,说她一说话就会得罪一大堆人,而且她这种做事一板一眼的人,想当然耳人缘不会太好。像上一个工作,她明明就是秉持饭店原则,但还是得罪了某立委夫人,害她只得离职。

 “你讲话一向这么直来直往,而且我想你看到有人摸鱼或做小小恶的事情,一定会去纠举他对吧!”

 “对呀!”管月岑点点头“上次我邻居打牌声音太大,没人敢说话,所以我只好出面报警。”

 “结果咧?”“对方是一名欧巴桑,她跑来我家骂了我半小时,现在在路上看到我还会下巴一扬呈四十五度角,假装没看到我。”管月岑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哩!她只是主持公道而已。

 “你还真是少筋!”苏可欣嘘她。“我才没有,我是正义的化身。”

 “砰!”此时,业务部主任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引得全部人都侧目望去。

 姜永年站在门口皱着眉头喊道:“管月岑小姐!”

 “是,主任。”管月岑赶紧放下马克杯,转头望着对方。

 “下星期有一场青少年辅导座谈会要在三楼会议室友举办,你负责接待。”说完他转身进了办公室。

 啥米?管月岑不解地眨眨眼,连忙跟进主任办公室。

 “姜主任,这场活动不是由王小姐负责的吗?”

 “她要结婚了。”他酷酷地丢下一个解释。“我知道啊,但…”这和活动有什么关系?

 “她从昨天就开始请婚假了。”“这么快?”管月岑张大嘴“但是我不能…”

 “或者你要告诉我你也要请婚假?”姜永年抬起头来睨她一眼,没好气地打断她的藉口。

 “虽然我很想放假,但因为我现在没有男人,更没有交往的对象,短期内要利用婚假偷懒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管月岑一本正经解释。

 姜永年一愣,差点笑出来。但他还是憋住,免得自己酷酷的样子被破坏。

 这个新来的同事个性还真有趣,没有人问她私事却解释得清清楚楚,让人不知道如何接话。

 “总之,这场活动就交给你去接洽。”姜永年翻翻桌上的文件,拿出两本资料夹递给她“这是另外两件活动的企划书,都交给你负责。”管月岑脸颊一,她看起来很有能耐吗?怎么一下子接了三个活动?

 “其中一场是大型活动,有一个国际知名的音乐演奏大师三个月后要来开演奏会,连续两个晚上都要下榻我们饭店,同时有演奏会前夕要在三楼的宴会厅举办一场记者会,你务必多用点心,千万别搞砸了。”

 “是。”她无力地接过资料夹,努力安慰自己能者多劳罗!

 同一时间,饭店十二层楼,总经理办公室。裴岱伟眉头深锁地坐在沙发上,臧柏浩则一脸气定神闲地喝着他的白开水,一时之间寂静无声。

 “到底怎么了?不是说找我来有要事要商量,怎么急忙找我来了你又不讲话?”臧柏浩看好友一脸郁闷的表情,忍不住开口问道。

 “柏浩,对不起,本来是想请你下礼拜才上任的,但你可不可以提前?”

 “怎么了?”“你知道前一任财务副总杨雄因为帐目不清所以才被开除吗?”臧柏浩点点头,他曾听裴岱伟说过,不过因为前一任副总杨雄和裴岱伟的堂哥裴大为有相当好的情,所以裴岱伟将之开除后,引起堂哥的不,进而造成家族之间的斗争。

 “我请人调查后发现,幕后指使者是我的堂哥裴大为,虽然他一直想摆这项指控,但我已经掌握相关讯息。”

 “所以呢?”“我虽然发现公司帐目不清,更质疑财务部未经董事会决议即发放代支款十亿元,也对杨雄提出涉嫌背信及伪造文书的告诉,不过据我了角,我堂哥也准备大动作地控告我侵占,想要索回他自认为应得的股权。”亦即,裴氏饭店正面临家族争产官司,而且是自家人告自家人。

 裴氏家族是饭店业的龙头,是由裴岱伟的爷爷辛苦创立,不过裴岱伟的父亲和叔叔对经营饭店没兴趣,加上叔叔唯一的儿子裴大为的能力不受老人青睐,所以爷爷就直接将经营权交给了第三代的裴岱伟,此举当然引起裴大为不,不懂为什么爷爷不将经营权交给他,反而直接跨过他,交给比他年纪还小的裴岱伟。

 老人还担任总裁时,裴大为不敢有大动作,因此近几年来饭店都由裴岱伟一手主导,裴大为只能担任餐饮部经理这种非权利核心的职务,同时所分股利也仅是象徵。长期以来,他不自己被忽视,待老人开始有意退出饭店经营后,他开始有大动作,准备分得一杯羹。

 “你准备怎么办?”臧柏浩问道。他几年前见过裴大为几次,印象中,他是裴岱伟叔叔的独生子,所以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是个气的家伙,每次出现时身旁都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陪伴。当初就是因为他爱玩又不读书,还搞大一个未成年少女的肚子,所以才被他爷爷趁事情还未惹大前,赶紧将他送到国外念餐饮管理,希望他能够学得一技之长,帮助家族企业的扩张。

 没想到回国之后,他依旧好吃懒做,只勉强因为他念过餐饮管理,所以裴岱伟的爷爷才会将他安到餐饮部门。

 “如果无法和平落幕,届时只能法庭上见了,爷爷对这件事也很难过。”裴岱伟叹口气。他非常不希望家族斗争的事情登上媒体版面,但不这么处理,他根本无法保住饭店的大业。

 “好吧!我想你催着我上班也是要我帮忙处理烂摊子,对吧!”臧柏浩微微一笑。

 裴岱伟一听好友愿意提前上班成为他的助力,深锁的眉头终于放松开来。臧柏浩是一名值得信任的好友,不知道为什么,他认为只要臧柏浩愿意出面帮他处理事情,一定没有事情可以难倒他。

 “既然如此,我先趁明天早晨的主管会报介绍你出场,之后再带你到各部门巡视一下,随便了解一下各部门的动作。”裴岱伟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太张扬或太高调,但还是得熟悉一下环境吧!”

 “好吧!顺便去拜会一下老朋友也好。”臧柏浩点点头。这饭店许多主管级的人物都曾经和他共事过,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情。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