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四章
管月岑头大地看着手上的传真单。她真没想到一个国际级的音乐大师这么讲究,连早餐食物的成份都严谨要求,还注明不得有牛油和黄豆成份,光早餐的要求就足足有三张传真纸这么多,更不用说中餐和午餐的要求有多少。

 她叹口气,决定一项一项慢慢来解决。毕竟饭店是服务业,服务消费者是最大的功能。

 这时,管月岑瞥见同事们纷纷起身,一时之间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本饭店两大帅哥来了。”苏可欣匆匆地说道。

 “谁?”管月岑一头雾水。“裴岱伟和臧柏浩罗!”苏可欣兴奋地东张西望,瞧见管月岑依旧一脸迷糊,忍不住向她说明“你应该知道裴岱伟就是总经理呀!臧柏浩就是新上任的财务副总。”管月岑恍然大悟,原来是新官上任呀!

 “可是,不是说下礼拜才上任吗?”管月岑还记得昨天早上苏可欣在她耳边说的八卦消息,所以印象深刻。难不成她这广播站也有消息错误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总经理希望他快点上任什么的。”

 “这么突然?”“对啊!奇怪的。反正我会找时间挖出内幕消息的。现在我们只要负责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上面的决定我们也管不着。”苏可欣耸耸肩。

 “说得也是。”“我们快点去前面看看,两大帅哥要到各部门巡视,我们也去凑热闹吧!”苏可欣拉着管月岑的手往前面挤。

 “喂,你是孕妇耶!走慢点。”管月岑真被苏可欣的急切吓坏了。没看过这么活泼的孕妇,真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奔走掉出来“不用怕,我习惯了。”苏可欣一脸不在乎的挥挥手。

 所有业务部的同事全都集合在门边,不一会儿,总经理裴岱伟带领各部门主管一脸笑意的走来。

 “各位业务部的同仁,这位是新上任的财务部副总臧柏浩,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帮忙。”然后,裴岱伟简单的说了几句客气话。

 接着,业务部主任姜永年简单地解说目前业务部的动作情形。

 管月岑和苏可欣站在最后面,根本看不到前头的人。

 “你有没有看到总经理右手边那个人?”苏可欣在她的耳边低语。

 管月岑踮起脚尖四处张望,终于看到目标“有哇!”她点头。

 “那是总经理的堂哥叫裴大为,也是餐饮部的主管,标准的公子哥,风多情却不务正业。”苏可欣的语调里充不屑。

 “喔。”管月岑随口敷衍,根本没注意苏可欣讲了什么。她的视线转向某处,赫然发现新上任的财务副总臧柏浩就是几个礼拜前被她撞上的那个男人。她还记得自己用他的手帕掩住血的鼻子…

 “管月岑小姐?”有人在叫她。“嗄?”正在沉思的管月岑被这呼唤吓一跳,好一会儿才发现大家都在看她,连总经理和副总也好奇地转头看往她这边。

 臧柏浩看到熟悉的人影,嘴角蓦然一扬,原来她在业务部啊!

 “管月岑小姐,请你将我桌上的红皮资料夹拿过来一下。”业务部主任姜永年大声的提醒刚刚显然在发呆的管月岑。

 “好。”回过神的管月岑赶紧跑进主任办公室拿资料,并迅速到主任手上。

 “业务部是饭店的的最主要核心之一,更是形象和行销的主力…”趁着姜永年滔滔不绝地解说时,管月岑悄悄地想退下。她对这种和大头见面的场合最没辙了,更不想让自己成为焦点。

 “下半年业务部也是忙得不可开,最近更拓展路线与时常圈结合,连演艺人员的唱片、新书或者各式派对都选在我们饭店举行,大大提升了知名度和形象…最近我们更抢到国际心灵大师来台下榻的机会…更与社区合作,安排一些青少年讲座与本人文化艺术品的展示。”管月岑根本没注意听,她先向苏可欣眨了眨眼,达成任务后偷偷摸摸往后面走。

 臧柏浩点点头“其实最近全世界景气都不太好,除了业务范围外,饭店餐饮业也是收入的主要来源,一直将价位订在高点的餐饮部门有没有必要做一个调整…或许业务部可以和餐饮部合作…多元的开拓客源…管月岑小姐?”他刚刚听到她的名字了。

 管月岑动作俐落地往后退,直到她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

 “啊?”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喊她的人竟然是那位新上任的财务部副总。

 臧柏浩不动声地丢出问题,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见到她想偷偷溜走就想留住她,所以他才故意问她问题,不过看她一脸胡涂的样子,看样子也应该没注意在听。

 “业务部和餐饮部业绩的好坏影响饭店的营运,你有什么看法?”他好心地将问题重复一次。

 管月岑心里懊恼不已,但还是简单的说出她的想法。

 “我觉得餐饮部可以和我们来务部合作,运用各种方式吸引消费者和顾客,而且高价位却不能代表高评价,有时候还必须要反映一下民情。”

 “你的意思是要调整价格?你凭什么资格?”问话不善的是餐饮部经理裴大为,他本来正地看着管月岑的花容月貌,可是一听到她说的无知话,忍不住火大的开炮。

 “我是以业务部员工的资格说出我的浅见。”管月岑天不怕地不怕的回应,反正她行得正做得当,不怕有人来挑衅。

 “你这…”裴大为对这小员工竟然挑战他的权威感到非常生气。

 “裴经理,她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你不需要这么严肃。”裴岱伟出面缓颊,也打断了堂哥的炮火。

 “哼。”裴大为气呼呼地闭上嘴。要不是为了和堂弟抢股权,他也用不着这么忍气声,当个小小的餐饮部经理,现在连他管辖的地盘都被一个小小员工挑战,这口气他根本不下去,找个时间他一定要修理这个女人。

 “我倒觉得管小姐分析不错,下次会议上可以讨论一下。很多事情不能一成不变,再好的策略偶尔也强弹调整方向。”原本沉思的臧柏浩突然出微笑,对站在一旁的管月岑说道。

 “我也觉得这提议有发挥的空间。”裴岱伟附和道。

 -----

 中午用餐时间,布落湾饭店员工餐厅。

 管月岑从餐盘里拿了一堆食物,堆成小山的食物让苏可欣这孕妇简直瞠目结舌,但她还意犹未尽,继续盯着其他没办法装进来的食物。

 “你在做什么?你吃这么多?”苏可欣瞪大眼,她一人吃两人补都没吃这么多。

 “早上简直被吓得魂都飞一半了,热量消耗太多,现在要趁机犒赏自己一番。”管月岑有自己的一番道理。

 “看来你真的受到注目了。”苏可欣取笑她“谁教你想偷溜。难怪臧副总会故意叫你。”

 “不过他襟还开阔的,能够接受新观念。”

 “这是因为他罩你才这样说吧!”苏可欣拉着管月岑坐到角落的位置。

 “我是这样的人吗?”管月岑吐舌反问:“我讲的都是事实呀!经济这么不景气,如果还一味唱高调,餐饮价格居高不下,是没有办法替饭店创造好业绩的。”

 “是是是,你说得对极了。”“不过当我被叫到名字的时候,差点闪哩!吓死我了。”管月岑边说边哈哈大笑。

 苏可欣没好气地睨她一眼“拜托!我是孕妇,请注意我的胎教好吗,讲话请温柔斯文一点。”

 “你是说闪这个词吗?”管月岑躲过苏可欣挥来的巴掌,功力高深地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

 “不过…我看臧副总一来就得罪了餐饮部的裴经理,到时候内部可能会斗得更厉害罗!而且你今天的说法似乎也得罪了他,以他那种小鼻子小眼睛的人来说,你要小心他报复…”苏可欣说到一半惊见管月岑夸张的举动,不大叫“你怎么尽把葱挑到我餐盘里?”她完全忘了警告管月岑要注意餐饮部裴经理可能有的小人举动。

 “我不吃葱,谢谢。”管月岑忙着进行挑葱乐。她不喜欢葱的味道,所以用餐时都将葱挑掉。

 “那只是配料,而且点缀而已,根本不会影响味道…”苏可欣第一次见到有人将切得小小的、几乎看不见的葱花一个一个挑掉的吃法。

 “我看了碍眼嘛!”管月岑咧嘴一笑,手里还是忙着在菜里翻来翻去,就是想把全部的葱都挑掉。

 “真是诡异的饮食习惯。”“难道你什么食物都接受吗?应该也有不喜欢的东西吧!”苏可欣被这么一反问,不由得一愣“也对唷,像我就很讨厌草莓。”

 “什么?”这下子惊讶的人变成管月岑,她嘴巴张得开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草莓长得这么漂亮又可爱,吃起来酸酸甜甜的。竟然有人会讨厌草莓?”她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人讨厌草莓的人。

 “漂亮?可爱?真是见鬼了。”苏可欣一副不予苟同的样子,撇撇嘴“我就是讨厌草莓的样子,好恶心喔。”一想到草莓,她就忍不住抖抖身上冒出的皮疙瘩。

 “草莓何其无辜,被你这样奚落。”管月岑皱眉念她。

 “青葱何其无辜,被你这样厌恶。”苏可欣也不甘示弱。

 “你有病。”“你才有病。”两个互相指责的女人人互瞪一眼,不约而同哈哈大笑。

 “说真的,每个人都有讨厌的东西,像女孩子讨厌的蟑螂我一点都不讨厌,所以都被视为怪物。”管月岑说道。

 “好恶心,你不讨厌蟑螂?蟑螂明明长得很可怕,还会飞来飞去!”苏可欣有不同的意见。

 “你讨厌蟑螂?”管月岑一愣。“拜托!大部分女生都讨厌害怕蟑螂,我也不例外。”

 “那么…蟑螂和草莓,你比较讨厌哪一种?”苏可欣想了想“都讨厌,因为都很恶心。”

 “那如果要选一种讨厌呢?”“草莓。”苏可欣毫不考虑地说道。

 “你疯了。”管月岑这下子惊讶得下巴都掉了“在你眼里,蟑螂竟然比草莓可爱?”

 “草莓就是很恶心嘛!”“我服了你。”管月岑说不过她,两手一摊,决定投降。

 “你还敢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讨厌青葱喜欢蟑螂。”苏可欣没好气地说道。

 “我…”管月岑和苏可欣这两个无聊的女人因为蟑螂、青葱、草莓的问题辩论了起来,没发现另一边的咖啡区正有两名男人注视着她们。

 “原来你说碰见很有趣的女孩就是管月岑小姐?”裴岱伟和臧柏浩坐在咖啡厅里,注视着餐饮区的两个女人。

 “何以见得?”照例喝着白开水的臧柏浩不由得挑眉,一脸讶异。

 “因为你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我发现你一见到她,眼睛就转不开了,而且你竟然直接问她问题,让我更觉得意外。”裴岱伟一脸兴味的说。

 “或许吧!”臧柏浩耸肩,没透太多,但多次的偶遇牵起他们的缘分,他只想把握住。

 “其实更让我意外的是,你看她的眼神。”“我的眼神怎么样?”

 “双眼发亮…”裴岱伟一脸揶揄“之前到各部门时,我看你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直到看到管月岑小姐,简直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况且你的反应差别这么大,怎么能瞒过我呢?”

 “没错。我之前说碰到很有趣的女孩就是她。”臧柏浩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

 “她哪里的趣?”裴岱伟看不出来。至少对他而言,她只是他众多员工的一名,只是长得比较惹人注目而已。

 臧柏浩耸耸肩,有趣笑道:“她很真诚、很率真、很泼辣、很有正义感,还会骂脏话。”

 “这么多形容词。”裴岱伟有点了解了,他第一次见到好友出这种笑容。

 “我第一次听到她骂脏话还吓一跳。”“原来你喜欢这样子的女人。”真是有点怪。不过这种泼辣的女生不适合他,他比较喜欢温柔似水的女人。

 “我有说喜欢吗?”臧柏浩瞟了他一眼,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不喜欢的人事物,怎么可能花时间谈论。”裴岱伟假意看了看手上的表,一脸戏谑“更何况我们从进来喝咖啡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你有二十分钟的时候目光都飘向她,其他时间则都在讨论她。”臧柏浩一愣。他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这是第一次发生这么轨的事情。

 “你如果喜欢她就发动攻势吧!不过你…”裴岱伟有点迟疑。

 “什么?”“没什么事,只是行动要快点,免得她被追走了。你要知道,她长得很漂亮,饭店里又多是未婚男,喜欢就发动攻势吧!”裴岱伟建议道。

 臧柏浩没说话,只是又将目光飘向谈笑不断的管月岑身上。

 裴岱伟则有点担心的敛下眼。他不小心察觉到堂哥裴大为先是看着管月岑那貌美的脸孔,但在她发方得罪他后,堂哥又转而一副愤恨的模样。

 虽然裴大为常常用金钱攻势勾引不少女同仁,但对方也有意愿的情形下,身为总经理的他无法也无力手管太多。不过他有点担心堂哥会利用职务之便扰管月岑,只希望好能睁大眼睛,不要落入堂哥的陷阱里。

 “小姐,炸开唷!”“正点的哩!”一群半大不小的年少将书包挂在肩膀上,以一种自变为践践的眼神斜睨着管月岑。

 “<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