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池田之死 下章
第四章
那段消失的回忆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东西,池田表面上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中村的话却无疑触动了他某一脆弱的神经。“三年前的事情吗?”池田似乎一路上都是在自语,机械人一般随着中村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清早明媚的阳光从窗户里面透进来,照在地板上,让池田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突然想起了昨天夜里看到的笑的雪白体在月光下反的光泽。一样的刺眼。中村进到办公室之后,表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果然是有重要事情的样子。“池田君,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康平这三年在美国的情况?”池田显然没想到中村这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题,这三年的生活对于池田来说虽然名义上是工作,可是工作的质确实不好对外人明说。

 可是见到中村一副了若指掌的样子,似乎他是知道些什么。池田突然联想起出机场时候撞到的那个戴墨镜的男子,还有在康平的文件中间夹着的中村的照片。

 “你都想知道些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我听诚介说,你们的实验差不多完成了,所以比较好奇罢了。”

 “只是这样么?”中村这番话明显是在掩饰什么,而如果是康平的话…看来一切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印象中康平和中村的矛盾都是因为笑,而昨天晚上那一幕,却让池田动摇了这个念头。

 “唔,我还是明说好了,康平他,打算出卖你。”“什么?”“这是我从国际刑警朋友那边得到的消息。”中村说着,打开了电脑的资料库,在调查记录中,池田的照片赫然出现在中间。

 “果然被国际刑警盯上了么。”倒卖人体器官,仅仅是这样的罪名的话,在美国那个金钱至上的社会,恐怕国际刑警不会就因为这个而盯上自己的,那么说来,是实验的问题了。

 池田冷静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看中村的样子,似乎早已经知道了,他们在美国的工作内容,而康平和中村这貌合神离的两人,也许正是某种关系上的合作者也说不定。

 康平打算趁着回日本的机会将实验结果卖出去的想法,果然不是假的啊。似乎是看出了池田的疑惑,中村立马抛出了一记重磅炸弹。“唔,高桥君他昨天晚上来找过我了,可是今天早上我却发现失去了与他的联络。所以…”

 “这怎么可能?”“总之,目前请相信我,我们还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对于你们实验的内容我并不想知道,可是实验结果高桥君已经委托我找好买家了。”

 “康失踪的消息,你确定是昨天晚上?”“应该说从凌晨三点之后,我就没有办法再联络到他了。”

 “可是…”池田犹豫着该不该将昨天晚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如果中村说的是真的,那他昨晚在笑房间里面看到的那个男人…“也不怕告诉你,高桥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卖掉手中的实验结果,而我,正是他的委托人。”

 “这不重要,你确定他昨晚来找过你吗?”“确定,他离开我这里的时候是两点半,我们商谈好细节之后,他说会在一小时后给我答复的,之后便离开了,可是后来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所以才想到了池田君你。”

 “你是怀疑诚介和笑?”“因为易必须保持隐秘进行,所以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只能求助于你了,想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可是,你不是警视厅的吗?”“这样的身份才容易进行暗箱操作,而且也不怕你知道,买家的身份和政府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关系,所以为什么会找到我做委托人也就不奇怪了。”“呃,不是我不相信你。

 可是康平他…”“另外,如果你想知道三年前事情的真相的话,一定可以从诚介身上得到些什么,因为他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的。”池田离开警视厅的时候,才陆陆续续有早早来上班的人。中村并没有送他出来。

 只是在告诉了他这些消息之后便留在办公室里联系买家,并且让他尽快找到康平的下落,可是,如果是康平自己故意的呢?中村似乎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这个可能的存在,还是因为他自信买家的实力会让康平不惜一切的做出这样的事情?

 池田是混乱的,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调查事情的真相。他只知道,中村在答应告诉他三年前的事情的同时,也保留着那份来自国际刑警的调查文件。利,同时还有威,而两者,都是池田没有办法拒绝的东西。

 所以他只能再一次选择回到康平的家里,寻找他的下落。…此时的笑,丝毫不知道池田的去而复返,依旧躺在上任由身上的男人在自己雪白的体上面努力的工作着。

 早安,确实是一项快乐的运动。偷情的刺,更是将这一种快乐推到了极致。“说起来池田那家伙还真是有趣,我只是装模作样的吓唬他一下,他居然就那么灰溜溜的跑掉了呢。”

 诚介的还停在笑的壶面,享受着壁带来的温暖,有些得意的笑着。“讨厌,你还说呢,昨天晚上故意让他看到人家放的样子,如果不是康平他刚好…”话只说了一半,笑的嘴巴便被诚介堵住了,舌头还在自发的抵抗着外界的入侵,可是诚介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在我面前不要提那个讨厌的家伙,乖乖的帮我干净才是。”“唔…啧…”

 笑似乎有些抗拒,可是嘴巴却无法拒绝诚介的突入。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声。“怎么样,天天吃着我的,才会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吧,你这个的姐姐…”笑对于诚介的调戏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

 而她听到诚介叫她姐姐的时候,下体又开始感觉到空虚,不自觉便将手指抚摸到了濡处。鼻子里的息也愈发的剧烈。

 “唔…”听到自己发出的息,笑已经被这醉的气氛渲染的情动了,含在口中的也仿佛感受到了这样的刺,不住的跳动着,同时诚介的手也落在笑丰腴的房上面,有些暴的拧动着鲜头。房上的痛感不由的刺到了笑,身体些微的向后绷直,努力的想要的控制,还有诚介的一对魔手。

 可是这么一来,手指上的动作却变得更加的烈和深入了,淋淋的花瓣里,刚刚被灌注的白浊体汩汩的了出来,沾了笑的手指。

 好不容易吐出了清理完毕的,刚刚把手指上沾着的白浊汁送到嘴巴,笑睁开离的双眼,却发现诚介的再一次直立在自己的眼前,而房的一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

 诚介接着一用力,将笑刚坐起来的身子又翻了过来,摆出了母狗一样的姿势趴在上。“小母狗,下面是要享用早餐的时间了哦。”诚介说着将又顶在了笑的股沟上面,而尖端的头正好落在菊蕾的开口处。

 “怎么…又那里啊…”“嘿嘿,谁让诚介最喜欢姐姐的那个地方啊。”说话间,诚介的已经突入了壁的肌,一层层的撕开旋转的褶皱,尽没入。

 而手指已经触到了感的芽上,用力的掐着。“啊…太烈了啊…”笑也没想到诚介会一下子就到最里面去。

 而芽更在刺下瞬间充血大了一圈,壶的深处顿时收缩了起来,将里面原本存储着的大量的白浊体挤了出来。

 “我受不了了…”笑整个人此时都沉浸在的漩涡之中,哪里还知道身后正在努力送的男人是自己的亲弟弟,甜美的冲击使她的双手早已经放弃了对身体的支撑。

 而是努力的用前一对房在单上面蹭着,似乎还有些微的渍涌出来,而空出来的一双手同时伸到了股间,用力掰开自己的瓣,好让诚介的送能够更加的深入。

 此时的笑双目紧闭,远远比昨晚池田看到的时候来的放的多,脸上的表情变化说不出来的复杂、愉悦、背德的快,在这一瞬间刺着她全身上下每一处的神经。

 “唔…诚介…我不行了…要了…”呼喊着爱人的名字,笑终于达到了高壶口痉挛着,似乎要将里面存储的东西全部倾泻出来一般。

 可是手指却不知什么时候代替了诚介的手指深入到了壶中间,那一层肌竟然将她的手指都出了一层浅浅的印痕,而诚介感受到笑的身体带来的刺感的头在干涩的菊道里面也承受不住那样的愉悦。

 终于发出了今天的第二份华,可惜分量稀薄的不足以填笑的菊道,只有浅浅的白渍顺着肝门的褶皱出,和壶中被挤出来的白浊体混合在一起,淌在单上。

 只是情中的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墙壁上的某个角落里不断闪烁着的细微闪光…东京的清晨,也似乎开始越来越冷了,北海道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开始下雪了呢?***池田再一次来到康平的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只有笑一个人在庭院里忙碌的收拾着,诚介似乎出去了,而果然如中村所说的,没有发现康平的踪影,虽然午后的阳光还残余有一丝温暖。  m.ICsxS.Com
上章 池田之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