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樱 下章
第五章
男人很有经验的亵玩青樱,享受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他的表情很得意,完全忘形到没注意门外黑影里的我,他是有资格骄傲,相对于我,他是胜利者。尽兴了,终于举起青樱两腿,把长的了进去。青樱的身体被折得厉害,部自然上翘起来。

 然后被一长长的毫不留情地贯穿,进去的那一下她尖叫了一声,甚至盖过了窗外的风声呼啸,接着“啪啪”的撞击声开始在卧室里蔓延。

 雪白的股被一下一下挤,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被摧残,进进出出的茎上沾粘嗒嗒的体,晃动的丸随着动作拍打她的股沟。

 男人动作很急,甚至没换个姿势,几分钟就了,他按着青樱的大腿出来茎,息不定地说:“我,你这太紧太舒服了,夹得我都忍不住!第一炮快了点儿,别急,歇会儿咱们接着干,今晚非把你了不成…”

 浓浓的白色从还没合拢的出来,很快拉出一条线滴落向面,青樱迅速了纸巾捂住了,坐起身来擦拭。她的脸涨的绯红,兴奋的红晕让她看上去格外娇媚,但是脸上却没一点笑意,甚至眼神里隐藏了和当下不协调的沉重和落寞。

 她在扔纸巾的时候看了门口一眼,然后发现了我。或者是太意外了,她整个人都懵了,甚至忘了尖叫,只是呆呆地望着我,她也许一下子认不出我来,但我知道她能感受到那就是我!

 那一刻的羞愧,毫无掩饰的从她脸上出来,她的手开始颤抖,慢慢地在上摸索单,然后拉过来遮住了自己的身体。男人从她的表情感受到了什么,顺着她的眼神看过来,也吓了一跳,警惕地喊了声:“谁?谁在外面?”

 谁在外面真的很重要么?重要的是谁在里面!我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站在灯光下。我没看那个男人,只是盯着青樱苍白的脸。我在努力控制自己,力图让自己看上去比较平静。

 “你们玩儿的很开心啊?”我本来想用调侃的语调,但是声音出来却变得有些尖锐。我猜自己当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难看到青樱都不愿意直视。男人从开始的惊慌转回镇定,他似乎知道一些关于青樱的事,至少一定知道周凌在监狱里。

 马上从我的神态和青樱的表现猜测出其中一部分关联,打了个哈哈从上站起来,也不急着穿衣服,自来地跟我招呼:“啊!能自己进门的一定不是外人了。

 老情人吧呵呵,有缘在一起就都是朋友你说是不是?咱们可都算是樱樱的入幕之宾了,出来玩儿图的就是个开心,我是不介意啦,大家一起玩儿也行…”

 青樱的被他最后那句话说的脸上变了颜色,有些愠怒又觉得羞,但忍着没发作出来,只板着脸看了男人一眼。我一拳挥了过去…

 混乱持续了一段时间,男人只穿上了子,提着其他衣服有点狼狈地仓皇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因为企图拉开我们而甩掉单的青樱,她因为刚才的动作,留在身体里的出来。

 一直挂到大腿上,显得秽不堪。我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但就是做不到,梗着嗓子对青樱说:“这就是你找的男人?你能不能有出息一点?这么下作的男人也肯?”

 青樱突然就下泪来,一边用手背擦一边哭着说:“对,我就是个下三滥的女人!想男人想疯了,你说我该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你吗?你敢要我?你敢将来面对周凌说我要你的女人?你敢带着我逃开这个得我想发疯的地方?我有需要了怎么办?像古代守贞洁的女人那样捡铜钱?”

 我无言以对。在和青樱的对决中我是完败的,因为我驳斥不了她的理由,她甚至还可以说出更打击我的话来…

 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来管我?当然她永远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我知道她有多在乎我,或者是我还能肯定她喜欢我!虽然有些事从来没有说出口。

 但有就是有。我没说过我喜欢青樱,更不会说我爱她,但我知道自己爱她。残酷的是,正因为有爱,才会受伤害!

 风雨是生活里的常态之一,但总会过去,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青樱都表现出极大的悔意,有时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刻意讨好。我没再碰到那个男人,青樱也开始规范自己的行为,不再去酒吧,连晚上出去逛街也少之又少。

 但是她的精神却开始萎靡,像失去水分滋润的花一样渐枯萎。我不咸不淡的谈了两场恋爱,却越觉得青樱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母亲也从开始的泰然变得焦虑,常常叹着气说:“好好一个大小伙子,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踏踏实实找个女人结婚?”***一天上楼,青樱对我说周凌减刑了。

 她坐在我对面茶几后的沙发上,转动着手里的茶杯,心不在焉地问:“我是不是没资格等他了?”

 我说有,他娶到你是捞到了宝,且有羡慕嫉妒的呢!青樱自嘲地笑了下,眯起了眼睛,用轻松的语气说:“你现在一定觉得我是个很肮脏的人!

 贪心又堕落,周凌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不单身体出轨了,精神更是没守住。”我没回答,我想安慰她,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选择坚持是一种勇气,即便最后没成功。

 但这些话不能对她说,因为既是鼓励也是开,我像溺爱孩子的大人那样溺爱青樱,可惜有时候我什么都帮不了她。沉默了良久,青樱说我给你弹琴吧。从见到青樱那天起她就没弹过琴,以前聊天说起来。

 青樱说弹琴有讲究,规矩多,有十四不弹的。我现在哪里能静下心来?我涉猎过乐器,对琴却不精通,五音谱也看不懂。

 青樱卧室的琴在我看来摆设的作用居多,现代女子弹琴,也多是为了追求情调,真正钻研的,很少。青樱席地,抱琴于膝。我才发现,她平的气质,原来真的来自这张琴的陶冶,她抱琴的时间,人就忽然飘渺起来,宽松的居家装束竟也有了汉服味道。

 琴声响起,她自弹自唱:他有什么好值得你百般苦恼堆起了心事愁出来寂寥兜兜转转撇不开这情丝萦绕

 他有什么好辗碎了志气清高收不回爱恨说不得晴好凄凄凉凉斩不断那长夜煎熬谁知道,谁知道风雨有情吹开百花花枝俏谁知道,谁知道岁月无心召回归燕燕筑巢谁知道,谁知道望尽天涯殷勤相盼盼不到

 谁知道,谁知道人去楼空梳理旧情情难了…很多年以后有个朋友对我说:“琴这件乐器很奇妙,既中庸又兼特立独行,说讲究中正平和,嵇康临刑却教世人惊,说宁静致远,却又要不平则鸣!”

 我听这些话的时候想到了青樱,茶杯就跌落在地上,碎了。  m.iCsxS.com
上章 青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