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樱无删章节:第三章-重生小说网
首页 青樱 下章
第三章
我从来没进过青樱的卧室。房间里摆设很简单,却收拾得极干净,巨大的上只放了一个枕头,墙上也不见他们的结婚照。最醒目的,只有靠阳台的矮几上摆了一张琴。

 青樱还挣扎着要再喝酒,扭动着身体想从我双臂中钻出去。我怕她跌倒抱得更紧,她在我怀里仰起头,说你看月亮出来了,她的脸很红,醉眼朦胧,双手抓着我衣服摇晃。

 说:“你知不知道狼为什么在月圆之夜叫?是叫它的爱人呢!我就是狼,我是狼。就等着月亮出来嚎叫呢,我嚎起来你怕不怕?”她的手抬起来。

 用拇指轻轻扫着我的眉毛说:“你要乖乖的,要听话,不然我会生气的!我生气很可怕的,会吃人…狼饿了就吃人,有什么奇怪的?”

 我看她昏昏沉沉说话,心疼她的忧郁。说:“我不怕你吃我,我也是狼。”她就笑,眉毛弯成月牙儿形状,颊边酒窝更深了,把脸贴在我口说:“你是狼吗?那好我是,你吃了我吧你吃了我吧…”

 我抚摸着她头发,觉得自己真的在变成一头狼,低头嗅青樱的脖颈,嘴从她雪白的皮肤上滑过,伸出舌头她的耳垂。

 分明听到一声压抑不住的呻,悠长而销魂,婉转如同叹息。青樱的身子在我怀里舒展开,小幅度晃动着头,让脸颊和我轻轻摩擦。脸上的皮肤细腻光滑,像温润的玉,那摩挲肌肤的感觉随着两个人的绵融入到血骨髓里去。兴奋被点燃起来。

 彼此的手开始在对方身体上探索。如果不是母亲上来敲门,我想那天的青樱和我一定不会清醒。青樱会一直醉下去,我一定不会想起她是周凌的子,或者说我故意忘掉世界上有周凌这样一个兄弟!

 母亲是警觉的,进来看了躺在上的青樱,拉我出去说:“要记得这两家的关系,有些事…不能做,你知道么?”我有些心虚地说我们没事。

 ***周凌坐牢第三年出了岔子。犯人打架,他被人用刚熬好的粥浇了脸,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治好以后脸上的皮肤换了颜色,瘆人的白,斑驳陆离。

 这一年的冬天,摄影楼生意特别好,我几乎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帮忙上,青樱忙得人也瘦了一圈儿,却精神抖擞,行事运筹渐有主见,平料理生意,拿主意的倒多半是她了,两人之间,那份儿无形的关联益强大,按捺得辛苦!

 心知肚明的彼此不在话语里触碰,然而每每眼神汇,却都磁力一样的吸引,视线里的火焰越燃烧得热烈。

 偶尔闲暇,没人在场时,青樱会大胆的放肆看着我,起来,像是在刻意展示。我也在那时候出藏在心底的贪婪,用目光在她的身上抚摸,从脸到脖颈…

 到口高耸的房,到曲线蜿蜒优美的和腿。暧昧在整个房间里积聚,直到仿佛情侣一般绵!青樱越来越注意身体和衣着的细节,我也明白那些细节是为我而设置。

 漫长的日子里,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游戏,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玩火多危险,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除夕青樱来我家,带了五万块下来。说这几年承我一家照顾,终于生计上安泰。母亲就急起来。

 嗔着脸说:“你这是什么话?不说两家情,不说邻里,那件事捋到头,也有我们的不是在里面!你拿这钱下来,就是砸我的脸了!”吃过饭青樱回去,悄悄把钱留下了,母亲就要我送上去,说:“她有这心就足够了,以后你更要着力帮她!”

 我上去看青樱,见她正等周凌电话。看我把钱放在桌上,半开玩笑说:“这可是你的工资,你不拿,我就变成剥削你的资本家了。”

 我站在桌边,低头看着她轻声说:“我不要。”她抬起头,勇敢地看着我问:“那你要什么?”两个人距离很近,我凝视着她仰起的脸…小巧而干净。

 原来眉目之间的几分稚气不复再见,取而代之的,是成后的自信和柔韧。以前的短发,又长到齐肩了。

 但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式,修剪整齐的刘海让那张脸显得更楚楚动人,没有涂口红的嘴润,在灯光下散发出一抹淡淡光晕。“你要什么就告诉我…”她的眼睛慢慢闭起来,适时的抿了抿嘴

 居高临下的我,能清楚看到她口明显的起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茫然地来回移动着,像失方向的候鸟。我把手也放在桌上,看着她的手慢慢移动过来,一点一点地接近,最后终于轻轻碰触在一起。

 她停在原地,指尖儿和我的指尖儿相对,像等待什么。我真想抓住她的手,然后对着她嫣红的嘴吻下去!但是电话响了,青樱用了免提接听,但是没说我在。周凌的电话很简短,背景一片嘈杂,夹了一些起哄和怪叫。

 我在旁边听,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没有显得难堪,这个兄弟的声音听上去那么遥远,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却强悍地宣示着他的存在,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从我和青樱之间划过,切断了这个冬季我心里最后的温暖。

 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有零星的炮仗声,空气中也开始弥漫烟火的味道。青樱追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把头垂得很低,轻声说:“东西先放在我这里,如果你需要了,就来拿。”

 说完拉过我的手,在我手掌里放了一样东西,转身进去了,那是一把银色的钥匙。除夕的夜非常寒冷,那枚钥匙攥在我手心里,却炙热如火。***

 这一年的春天,两家人去了趟桃花岛。我一直不知道在江城居然真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还有人刻意栽种了桃花。周凌的母亲是滨海人,竟然能指着海上的渔船说她小时候经常坐。

 大约每个人儿时的记忆特别深刻的缘故,总有些东西难以忘怀。青樱还是喜出望外,一连三天陪着婆婆去海边。

 我们住的宾馆也有桃花,吃过饭我和青樱在盛开的桃花中散步,暮色渐重,海风清怡人。青樱说:“折一枝带回宾馆的房间吧。”我说:“花草有情,我们看过了。

 记在心里就好。”青樱看了我一眼,说:“你忘了有句诗…你不肯折,总有人要采的!”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她站在桃树下,背影窈窕恬静,语调却哀怨。我再也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她,把一个娇小的身躯揽在怀里。

 青樱的身体有些颤抖,转过头来看我的脸。我吻下去,狼一样她柔的嘴,我的防线崩溃了,头脑一片空白,除了她的鲜活润,什么都想不起来。

 也不愿意想…她反手勾住我的脖子合我,呼吸急促面颊滚烫。一瞬间似乎时间突然静止在这一刻。

 除了口的清香,舌的绵。那天之后,我们开始回避关于周凌的话题,周凌是一把刀,锋利而冷酷地横隔在两人之间,阻止饥渴的身体继续彼此靠近。

 我们也不提桃花,不提关于桃花岛和海风中的任何事,好像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七月二十一是青樱的生日,给她庆祝的人只有我。那天的桌上有花,杯中有酒,我们都喝了很多。

 最后青樱脚步轻浮地去了卧室,却没关门,坐在上遥遥地看着我。我趴在桌子上,透过高脚杯看那扇门里的青樱,杯里殷红的残酒把遮掩了,看上去好像她隐没在酒中。我用手指轻轻触碰杯中的人,醉意朦胧地问:“你要睡了么?”

 “不睡!”声音似乎很遥远地飘来:“我现在怕睡觉,你陪我到天亮吧。”“睡在上我会觉得自己更加孤单…会想男人!会想哪怕来个坏人也好,让他强我。至少能证明我是个活着的女人!至少身体没那么难受!”

 我摇晃着站起来,走过去倚在卧室门边望着她。她穿了新衣服,化了淡妆,因为身体后仰双手撑,显得部异常丰。“你想不想看我的身体?”她的眼睛眯着,挑衅一样盯着我:“我现在了衣服勾引你,你会不会来强我?”

 “不知道。”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青樱就开始。动作很慢,却有条不紊,摘掉罩的时候她用两手捧着雪白的房掂了掂。房在她手掌里颤巍巍跳动,然后她,让沉甸甸的双峰拔起来。

 接着转身弯下继续,她的翘得很高,紧绷在浑圆部的内被两手指灵巧地勾下去,像剥皮的洋葱出白,两瓣细光滑的股中间,部被夹得鲍鱼一样鼓出来。

 她的姿势有点,甚至对着我晃了晃雪白的股,然后转过身,撇开两腿坐在沿上,平坦紧绷的小腹下,稀疏而顺从的很规则地分布在上。她用纤细的手指在自己身体上抚摸,说:“我的身体好看吗?”

 “好看,很美丽!”我往前迈了一步。“站在那里别动。”她晃了下身子:“你要走是过来,就是要动你最好朋友的老婆,你就是坏人!就不是我喜欢的好男人了,我会看不起你…你不过来,我才会想要你,才会心甘情愿给你…你要强我吗…”

 我能听懂她的语无伦次,这个矛盾的小女人,和我一样在煎熬中摇摆!我停下来,停在赤的青樱身前。“你爱不爱我?”“爱。”“我不稀罕。”

 她拼命挥动着手臂:“我就想要个男人,要个看见我就想上我的男人…你想上我吗?”“想。”

 “有多想?你现在硬了吗?你子给我看看吧,我想看男人为我硬的样子。那天你不是来找过我吗?不是想上我吗?那天你硬了…我都感觉到了!你给我自吧,对着我,以前你肯定想着我这么做过…”  M.IcSXs.COM
上章 青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