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樱 下章
第二章
海帝七年四月,江城换届改局,繁华渐生。周六青樱拍外景,我闲着所以跟去帮忙,搬个道具打调光板之类。两人配合默契,拍摄得很顺利,上午就完成了。

 新人临走时侯大约是想恭维几句,女子对青樱说你们两个真般配。男人也附和说:“夫档,志同道合,幸福啊!”我有些尴尬,却藏了几分高兴。青樱竟然也没辩解,只礼貌笑了下,她似乎知道我在看她,没有让眼神和我汇,安静地收拾东西。等两人走了,忽然说:“今天还早,下午没安排,我们玩儿半天好了。”

 丽水峡是国家一级风景保护区,因为周末,游人很多,我们顺着溪水逆而上,越走越远。

 人渐渐少了,也没了路,青樱就下鞋提在手里继续往上游走。我默默跟在后面,看她因为鹅卵石高低不平婀娜起来的身姿。裙摆忽高忽低,闪现出腿弯上面的肌肤。

 青樱双腿匀称,线条笔直修长,圆滑丰的小腿肚在青色的卵石衬托下显得格外洁白娇。小巧的右脚踝处晃着细细的足链儿,如同莲花开在水边。

 我一时沉醉,不由自主口念了一句诗:“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她就转过身来,面对我倒行,说:“这句不贴切,我又没穿鞋…”

 话没说完忽然脚一拌,身体猛的一个摇晃。我赶紧伸手拉了把,力气却有些大了,她的身体就冲我扑过来。慌乱中我另一只手去扶,正好按在了她的口上,一瞬间那种软绵绵的感让我头皮都麻起来。

 青樱很快矫正了重心,把身体离开我,脸有些红,假装嗔怪说了句:“都怪你,差点让我摔跤了。”我笑着掩饰,过了一会儿说:“你不夸!”

 再往前,是两座山集,溪水两岸更加陡峭,树木郁郁葱葱,我怕走得太远了,指着对面山隐约的寺庙说:“再上去就要爬山了,你要拜佛吗?”

 青樱仰头看了看,有些感慨地说:“我以前可从来不信他的…唉!要是拜佛真能解决问题该多好啊。”我顺着她的话头说:“你可以临时抱佛脚嘛,他老人家心宽大,肯定不计较…”

 青樱撇了撇嘴:“抱他的脚我多没面子,还不如抱你的脚有用。”指着旁边略高的一块突起大石台对我说:“咱们上去吧,我觉得在那里看整个山谷会很漂亮。”

 登上石阶有点吃力,我先上去,然后自然伸手去拉她。她站在石阶下抬头看了我一眼,缓缓伸手让我扣住。她的手指很细,手掌也非常娇小,柔软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把她拉上来我没放开手,因为太眷恋那种细滑和柔了,青樱也没挣脱,也不看我,假装不在意地望着远方,说:“真美啊!”我没看风景,在我眼里她就是最旎的风景!从侧面看她的脸,看清风拂动她的长发,一语双关赞同地说:“是啊,真的好美!”

 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只是安静地并肩站着。我看她,她看风景。我很想把她拉进怀里,很想贴近去闻闻她身上的味道,我猜她不会反抗。这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石阶周围全是茂盛的树木杂草,我甚至可以进一步做更疯狂的事!

 可这个女人,是我最好朋友的爱人!风继续吹,把她单薄的裙衫吹得更贴紧身体,丰房和翘起的部形成一条异常惑的曲线,我相信任何正常的男人都难以抗拒这样的美丽和感!

 我已经有反应,甚至开始想象她衣服下面身体的模样,但最终还是安静站着,只是手更加用力地攥住她手掌。

 这时候青樱的表情显得严肃,动了动嘴角,然后飞快咬了下嘴,她的眼睛还看着远方,被我牵着的那只手拇指却扣过来,似有若无的搭在我指背上。这是种暗示,也是鼓励!

 我的心里好像爬了只小虫子,那种和跃跃试的躁动让我全身发热,甚至身体都有点颤抖。

 如果是别的女人,我可以肯定已经毫不犹豫冲上去了,那个时候,我强迫自己做选择…究竟是做畜生还是人。那个下午终究什么都没发生。可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青樱开始依赖我,逐渐到事无巨细的地步。我幸福而矛盾,一面享受着那些琐碎又期盼的接触,一面在心里感到对周凌的愧疚…

 虽然我对青樱什么都没做过,发乎情止乎礼,但我自己明白,我爱上了好朋友的子。偶尔有时候,在晚上我要告辞的时间,青樱会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望着我,定定的,一眨不眨。

 我能读懂其中的部分含义,却没有勇气回应她,因为我清楚自己的内心里多么炽热,迈出那一步,我将无法回头,就再也不能放手青樱。越是压抑的情感,发酵迸发的力量越大。我正当青年,旺盛,每次都会藏在房间里想象着青樱自渎。

 有时候想得要发疯,哪怕刚完,一想她就会马上硬起来,有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直接去找她,敲门的时候我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理智。

 青樱一开门,我就一把抱住了她,抱的死死的,手拼命在她身上到处摸,我下面硬得铁一样,直直的顶着她的小腹。青樱穿的居家服,里面甚至没戴罩,丰在我口,软软的的。

 我两手摸到她股,用力抓着捏,像个贪婪的强盗。青樱被吓到了,用尽全力推开我,她说:“梁子成,你冷静点,我是你最好朋友的老婆!你觉得这么做对吗?”

 我没想到她会说这么义正言辞的话,被噎住了,脸涨得通红。一连几天我都没上楼去看青樱,甚至道歉的勇气都没有。

 被拒绝的那一幕不分白天黑夜在我脑海里一直重复,每次我都惭愧得想找个地儿钻进去,希望永远不要见任何人。

 青樱那边却安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也没打电话对我质问。我自己心里有鬼,更是刻意绕着她,唯恐碰见了无地自容,然而毕竟是住得近,还是碰到了。

 那天大雨,我在公站台遇到青樱,似乎是刚从超市回来,手里提了两大袋东西。显然是没带雨伞,所以有些无聊地站在雨棚下面。我过去让她跟我打一把伞回去,她只是看了一眼,有点赌气地没动。我就站在她旁边,也不敢多说话,两人就这么都低着头。

 看着车轮在身前停下再开走,看穿着各各样凉鞋的脚踏着积水上上下下。女人终究心软,对我说:“你…回去吧,不用管我…”

 我更惭愧,觉得自己龌龊,心里又有几分莫名的委屈,给青樱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说:“我诚心实意给你道歉!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要是你肯给我机会恕罪,有什么辛苦的事就跟我说一声,我拼命也去给你做。”

 我情绪有些激动,声音自然大起来,旁边的人就都侧头看我们俩。青樱被人看得不自在,脸上红了又白,低声说:“你干什么?你这个样子干什么…”

 我把雨伞到她手上,转身走进雨里。暴雨如注,顷刻间全身都透了,忽然一把雨伞撑在了头顶,却是青樱小跑着跟了上来,踮着脚举起伞来给我遮挡。

 她手里本来提着两大袋东西,这时候为了撑伞,东西都移到一只手上,我走的又急,她跟得辛苦,人就在雨里歪斜,一个趔趄,手上一个袋子散开,东西滚落了一地。

 两个人慌着四下捡,头又碰到一起,青樱力气小,被撞得一下子仰面倒在雨水中,手里的另一个袋子也甩在地上散了。

 我在雨里收拢周围的东西,她坐在地上却不动,神情恍惚。我收拾好东西去拉她,她身体竟然瘫得面条一样,我叫她:“你起来你起来,”她就哇的一声哭出来。

 歇斯底里地喊:“我这样子,你叫我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或者她说的不是眼前狼狈,是后的茫然。看她的沮丧,我忽然间明白了,差一点去抚摸她脸庞。***

 那一场雨后,晴了很久,而我们之间,彼此小心守着一条看不见的界限,却又能轻而易举感受到对方的炽热。

 我再没出现过那样的荒唐。青樱剪了头发,人仿佛焕然一新,她还是很依赖我,有了重要的事会叫我过去讨论一下。

 我照旧每去吃一杯茶,闲聊些家常,因此养成了一杯茶要喝很久的习惯,这一年中秋,是两家人一起过的。周凌母亲还呆,饭桌上不停找儿子。

 她已经不能和人正常交流,把自己固封成一个世界。作息却出奇准时,每到九点一定要睡。青樱安置婆婆睡了,回来接着吃。晚上阴天,始终看不到月亮,母亲就戏谑世道妖气太重,要不见天的。

 青樱心情不好,喝了很多红酒,最后也开始糊涂起来,抱着我母亲叫姐姐,说姐姐有福气,给她找了个好姐夫。她说姐夫的时候眼睛在看着我,笑得父亲一口酒出来!说:“这丫头醉的可爱,子成你还是送她上楼吧,不然怕要我喊她姨的…”  m.ICsXs.Com
上章 青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