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娇朒贵 下章
第三章
不过这回我的兴致倒是被提了上来,只是很厌恶的捂住鼻子骂道:“娘一丫,你的嘴好臭,别靠那么近好不好?”

 “,真有那么臭吗?喂,你快说说,你骂了他什么,你没看到那sb脸都绿了,哇哈哈!”老张似乎忘记了我只是他的小弟。

 而毫不介意笑嘻嘻的一拳拳锤在我肩膀上。听老张那么说洋鬼子,我想一想那时候他的反应,不觉心中大快,颇为得意地笑道:“也没骂他什么,就是叫那杂种猪别挡老子的路而已。”

 “好,骂的好!痛快啊!哈哈!哎,啥时候你也教我两句那鸟语,下次我见到那sb一回好骂他一回。”老张似乎也憋久了,脖子上的青筋都浮凸了起来“拉破!婊子!”“拉波?婊子?”

 “看那的!杂种!”“看…看哪的?杂种…”“喂,你们在说什么啊?”阿明见我们聊得嘴的往外唾沫,也婆的凑过脸来。一听阿明问起,老张更是亢奋的憋红了脸开始述说:“刚才…”

 这两傻哄闹说笑间,渐渐的看我的眼神起了某种变化。目光灼灼中,带点金灿灿耀眼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一种崇拜的目光,当年多是从女孩子的眼中才能发现的,现是两男人…

 有点冷,我无语的摇摇头,燃起一寂寞,独自着,望向窗外,车子向前行,晃动着街边的景,逐渐变得模糊,眼前时而恍惚地出现一群义愤填膺泣血的汉子和拳拳紧握不断敲击黄泥土的双手。

 时而出现一座被火烧过的废墟。流逝的记忆如血里的那份狂野被唤醒了,当年是谁叫嚣着进行世纪末的最后一战?是谁让中国不败而败?圆明园呢?又是谁带领着八国联军站在天安门广场,也即是神圣的阅兵台上的?我不排斥法国人,可以说不排斥地球上的人,但是首先他得是个人。

 莫名的愤怒,让我有下车往回奔的冲动,可惜车子已经快到公司了,我悻悻然的骂了一句,刚好边上的谈话也告一段落,所以这句骂娘,倒是引起了共鸣。阿明说:“他娘的个,下次要骂,顺便带上我。”

 老张说:“他妈的拽拽,干死旁边那一娘们!”我想了想道:“我先还是你先?”***

 无聊的日子,无聊的过,我还是一天到晚的忙,忙的只能到论坛看看帖子,见众道友都离弃了我的《野趣》后,心下戚戚。总想着爆发一下,来挽回点人气,可惜每天一粘到,就累的像大伏天的狗一般,懒趴趴的。

 除了气,其他的动作都是多余的。九月初的一天夜里,我和阿明收了一票大货后,美滋滋的谈论著该去哪里吃宵夜。

 突然远处灯火辉煌处喧哗大作。那地段是康庄大道,市区内最繁华的风月场所,迪厅,酒吧,会馆,鳞次节比林立在都市的中心地带,这地方比起所谓的红灯区高了不只一个档次。中国人都有看热闹的习惯,我也把脖子拉长了望来望去,可惜比我脖子长的挡住了我,车子一过街口的红绿灯,我才在那一拐间,看见一圈人围殴着另一圈人。

 “打群架吗?哈哈,打得好!”阿明一边歪着眼睛开车,一边再歪着眼睛往那霓虹灯下瞄。我一见他那副样子,心底好笑,骂道:“娘一丫,你看看,还不停到一边!”阿明不解地看了我一眼道:“停下做甚?”

 “停吧,就那!我去称两斤地豆下酒先。”都快十二点了,这路段依然热火的像菜市场一般,对于习惯夜生活的人们来说,这忙碌的时刻才刚刚开始。你说好死不死,这缘分的东西就是说不清道不明!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直白点说,就是没有那个巧啊,也就没有一个故事的诞生。再形象点描述就是,假如梁山伯没有遇到祝英台,再打个比方,假如庞统没被那一箭死。

 如大家所愿的,就当我在股摸呀摸,刚从兜里掏出一叠钱,准备递给杂货铺小老头的时候,一道身影撞的我整个人歪了下,晃了两晃,手里的钱也没抓稳,给洒了一地,那可是我的本命元魂啊!

 问题更严重的是,刚撞我的那人,居然踉跄了几步踩在了那些薄薄的纸张而过,还有一张“嗤”的一声,被了个透心而过。我当时就火起,管他娘是公的还是母的,刚想骂两句的时候,我就乐了,前面那人身子一歪,摔倒在了地上。

 我晃悠了过去,想着该怎么问候她祖宗的时候,眼前半撑着的身体突然呜的哭了起来,我笑了起来,骂了一句:“哭你妈哭,不晓得刚才踩了爷的命吗?”

 “别,别碰我!”那女的喊了一句,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我愣了一下,不是因为她说了什么。

 而是因为她说的是什么!法语!我再定睛一看,正是那天的小洋妞,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染了黄的小太妹呢,原来竟然是她!那么…心念电转间,我想到了数种可能。

 “嗨,你没事吧?”法语不行,我说的是英语。之所以会说这句话,是因为她是一个人,最起码那天她只是站在一边,并没有说过一句废言!

 也许,我只是给自己找个借口罢了,总之,如果是美女我向来都抓紧机会搭讪的。那洋妞似乎反应有点迟钝,待认清是我的时候,忙像溺水的人儿抓住浮木一般,拼命的扯着我手用英语跟我喊:“快报警,求求你,快报警啊!”我心下大定,估摸着离我的猜测不远,故意慢悠悠地问道:“报警?发生什么事了?亲爱的女士,请你告诉我好吗?”洋妞显然把我当成神了,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略显凌乱的飘逸长发下是一张姣好的面容,只是被恐惧笼罩的有点变,倒是那深v字形的领口依旧晃的我眼花。

 洋妞没留意我的狼,叽哩咕噜的跟我讲了一大堆,一会英语,一会又是法语的,偶尔还夹杂了几句中文。我听得很烦,主要是我的英文也很一般。

 都荒废好多年了,基本上过了四级后就没再看过英语书,而那洋妞像是憋了一泡久久未放的闷般,突然找到可以蹲的地方了,就稀里哗啦的开始排泻。她畅快是畅快了,倒是我听得稀里糊涂的,不过大概意思总算搞懂了。

 就是她和一帮朋友来“有间客栈”玩,后其中一洋鬼子得罪了一群好汉,被狂扁的经过。这情节老是老到都长胡须了,不过却是经常会在每一篇经典的文章中出现,所以这里也不例外。

 故事写到这里,各位道友就知道该是我这男主来一脚了吧,嘿嘿,其实也就那一回事,咱也不废言,就说主要的。

 一开始洋妞说的时候,我还特意的追问了一句,那丫叉的是否也在,她回答说在,后又觉得不对劲,忙跟我道歉,那眼神看着我,就怕我公报私仇一般。

 结果我还真就解了这个围,不为其他的,就因为我刚好有一酒友在“有间客栈”里混,人称神奇哥来的。

 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有那么点不知道天高地厚地跑到那片地带里玩,里面的花花草草很是吸引眼球,结果第一次去一同行的sb就惹了事。

 后来就是那位神奇哥出面摆平的,再后来我们就成了酒友。他是老大,也是生意人,比我们吃得开,也经常会照顾下新人。这城市里的酒吧我很少去嗨,一是没钱,二是怕出事,当然“有间客栈”是例外,因为有神奇哥在,就算出事也会被罩着。

 就昨晚,这厮还叫我带队去杀青呢!为了他,我还是掏出手机挂了过去,心底却觉得那洋鬼子命好,若非是神奇兄在“有间客栈”我也懒得费神去做这劳什子好人。

 依我的性格,不定会和阿明两人,买了啤酒,把车开到路边,蹲在那里看那群洋鬼子挨扁,如果酒兴上来,还会去踩上两脚煞一煞脚丫间的水泡泡,那一除,铁定心情会大好!

 “喂,神奇兄吗?”丫那边嘈杂的不行,估计是在现场指挥。“哟,兄啊,怎么突然想起我来啦?哈哈!”听筒里的声音突然变得比较安静,他应该是走到人少的地方了“是不是在扁人啊?我在现场咧!”

 “你也在?怎么不过来凑伙?”“…”我一边闲扯着打着哈哈,一边隐晦的告诉神奇兄一个事实,打洋鬼子没事,打到他连他妈都不认得就更好了,不过千万别打死,人没死至多也是涉外事件,真打死了,那就是国际事件了,而且打完马上得有短期跑路的准备。

 神奇兄道行不低,算是听明白了,捂住话筒吼了一句,估计他那边的小弟全停手了,在中国就这样,虽然权利和黑道同样的分不开,但是一旦遇到国际友人的时候,什么都变了。  m.iCsxS.com
上章 身娇朒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