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身娇朒贵 下章
第一章
最近在家实在呆不下去了,因为我家娘子天天用扫帚扫我。想想也真是惭愧啊,都奔3的人了,还在家啃老。无奈之下只好到人才市场找工作去了,我这人比较懒,喜欢做些自由点的事情,好比跑业务就是很不错的选择。

 而且以前做过三十多份业务的工作,做起来也可以应对自如。可这年头,经济危机过没过都不确定,大家心里头都有点虚,谁也不清楚到底哪天股市又暴跌了。

 所以工资都开得超低,接连面试了几家都这情况,我很怀疑这人才市场招的是人才吗?娘的,做苦力都好过啦!我去搬煤气一瓶还给五块钱呢,咋的跑业务一个月都只给六七百底薪的,还不包车油伙食费。

 我算是自信而来,败兴而回了,就在快离开的时候,想想无法跟娘子待,于是又折了回去徘徊了起来,唉,那个伟大的拿破仑大哥不也有被人踩下去的一天吗?人家是战神,都挂了。

 我曾经的一点点辉煌又算得了什么呢?总之,我很迷茫的在一家快递公司里做起了小快递,说明下,我之所以去跑快递,是因为他家开的工资最高了,底薪八百块!

 这是命,我认了,我现在在写,也在想,如果我当时没有进入这家鸟公司,会不会有这么一篇文章出来凑热闹呢?

 呵呵,希望大家喜欢这国庆前的一炮。八月十号,是个值得怀念的日子,那天我停更了《野趣》,再次的混进了社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甘心去做脚仔的,无他,钱字耳!

 是人都知道钱的好,有句话不是说到里头了吗,那个有钱能使鬼推磨来的,其实我觉得该改改,正确的说法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做快递可是辛苦活啊,经常一个电话就得东南西北的奔来奔去,就为了那一票血流汗而得来的三块钱。

 遇到出大货的情况,我还是比较开心的,除了像苦力一样的搬来搬去外,另可以得到五票的奖励,也就是传说中的十五块钱。像顺丰是不封顶的,一吨照样有提成,而我苦啊,我那小公司也就个物混起来的挂牌公司罢了。

 速记?道友听说过没?我就在这家公司混了,据说是来自宝岛台湾的一家企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验证下。这企业在台湾有多强我不知道,我只晓得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很闲,可是一到忙的时候,却比辛勤的小蜜蜂还忙。

 因为全公司连我就三个快递…这次从业,还算蛮顺利的,公司里头三个文员,一个前台,加老板夫和一个司机大哥,再加两个快递业务,一共十个人。

 做老板的都小气,我老板姓张,人称老张,其实也就七八年生人,有点创业人的沧桑,长得就跟一猴子般,不过开车超猛,敢在市区的马路上飙到一百。他老婆姓周,要不是长得抱歉了点,我不介意挖老张的墙角。

 毕竟他待我,真他娘的当我是小弟了,司机叫阿明,是个有点老实而非常喜欢耍小聪明的小气鬼,天天我半包烟才回旋我一两,一开始我有点看不起他,觉得也就一大傻。

 后来发现他买了套三十来万的商品房后,我愈加看不起他,娘的,一个典型的守财奴,有俩小钱,却做了十几年的司机,可以说他买房的钱是他所有的积蓄了,再后来想想也不觉得那么讨厌了,毕竟大家萍水相逢,无所谓谁是谁非的。

 何况我还靠他帮我出车呢!其他人就不详细介绍了,大家大慨了解下我所处的背景就行。废话了这么多,就开始说正题吧,我入职那家公司后,就开始了“外”活动,憨厚与勤快同行,糖水加烟仔齐飞。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和这些同事混了个脸,不过有一个例外的就是老张了,起因是这杂碎太烦了,他的一些客户(老板自己开发出来的),也就是那些跟台湾人做生意的家伙,老喜欢晚上十二点后叫我去收件。

 你没有看错,就是半夜十二点以后!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情,特别是在中国沿海的城市,在那些资本家眼睛里,生命不是生命,人不是人。

 除了钱外,再无其他的了,我所处的这城市,有时候工厂赶工,厂里的工人到凌晨一点还在做工的还大把。正如开篇所介绍的,这速记是台湾的一家企业,所以它做中国内地的生意有一个很强大的优势,那就是快!

 其他的方我不知道,在我们这里,只有速记可以做到今天发货,隔即到台湾,返也一样,顺丰做不到,dhl做不到,联邦就算能做到,那价格也不适合小投资的工厂。

 cces,申通,韵达之类的也别提了,ems?等ems到的时候,耶稣的诞辰也到了…你说世间的事情是否都粘在一起了?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缘分,你可千万别,说不定哪天小甜甜就真光溜溜地站在你面前了,嘿嘿!

 那天太阳很毒,毒到了两眼昏花,夏天就一个热字。我半眯着眼睛在抽烟,阿明见我坐他车上了,就问:“干嘛呢?今天要收货吗?”“周姐喊了。

 说模特玲那有三十几箱呢!明哥你拉我去吧。”我懒得理他,天气热是个原因,更多的是不屑,和一个守财奴有什么好说的。阿明见我没给烟他,故意问道:“你抽烟好猛,一接一的。”

 我呵呵干笑两声逗他道:“我哪里在抽烟啦?我的是寂寞。”阿明愚钝,没听出我在笑他,见我没给烟,就腆着脸道:“你还寂寞啦?要不,也给我来一寂寞。”

 我笑了笑,丢了给他,看着他美滋滋的点燃,很享受的了一口,我突然觉得,其实这葛朗台也可怜的,活了几十年,连烟都要跟比他穷几百倍的小孩要,哎…“寂寞的滋味如何?”

 我微笑着看着他在云里雾里的飘着。“哈哈,真不错,我喜欢这寂寞的味道。”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总之他上寂寞后,更开心了。

 破破的五菱小面包突然抖了起来,然后嗡嗡叫着向前驶去。我斜靠到了椅子上,闭起了眼睛,前路还遥远,过程我就不享受了,迷糊糊中听到阿明在碎碎念道:“要是买俩东风大卡就好了,娘一丫,一年可以赚十几万。”

 “那你怎么不买?”他突然的呱噪让我的语气并不友善。“没钱嘛!”他一脸羡地看着斜侧,我看过去,侧前正超出一辆大卡。“明哥,你的脸相不像发不了财的,你看你天庭,脸也是滚圆滚圆的,法令,耳丘都那么好,那可是福相啊,我估计你迟早会发,而且是大发!”

 既然醒了,我就逗逗这大傻吧。“呵呵,我也想啊,可买彩票都没中五百万…”娘的,就你这小气鬼也舍得做福利。

 而且还想中五百万?我讥笑道:“怕什么,再买过啦,说不定下次就真中了,机运这东西来了挡也挡不住,我有一朋友…哎,你这是干什么?给我寂寞干嘛?”

 我正扯着,阿明破天荒主动地掏出烟扔给我。“小弟,你说到我心坎去了。”阿明望了望前方,双手捧圈,点燃了香烟。我心底想笑,原来这家伙一激动就忘记守财了,呵呵,看来以后得多多调动下他的情绪才行。

 一路上我们闲扯着,着寂寞来到了模特玲。那是一家比较大型的公司,和我接头的是一个中型胖子,而那个叫lily的小女人不见了,我们到的时候,货已经摆在拖车上了。

 简单而繁重的上货,上完货,那胖子给了一张签收单我签名,我看了看,上面写的是三十四箱,我刚点了数目,觉得正常,就签下了“入月”三个狂草,别怀疑,我特意写的点,因为是论坛上混的笔名嘛,呵呵。

 那胖子见我签完就拿了那单要走,我想想不对,就跟他要了两张留底。他貌似也是第一次搞,犹豫了下,还是给了我,理由是,一人一半,大家留个底,下次都有证据嘛。正是这所谓的证据,差点害我逃到越南去参加游击队。

 我拿到手里的是出货单,也就是出海关必备的东东,如果没这东西,整批货出不了香港的海关,会被当作违规而被扣下。也就等于这批货没了,那是什么概念?我也不知道那概念是什么。

 但我听说过一个案例,一箱十来公斤重的衣服丢掉后,老张那水鱼赔了一万,据说那货值四万。呵呵,也许道友觉得我在忽悠,举个例子,昨夜收货的时候。

 由于去得较早,赶上他们工人在装箱,我特别留意了下,那批货中的一件贴牌子叫波尔兰大衣服卖到台湾的价格是4998,折做人民币就是千多元…

 这几十箱的货,按这标准算的话该有多少,而我只能赚到十五元…那晚上我已经回家准备更新点《野趣》了,突然手机铃声大作,我很烦,不过还是按了接听键。吃这行饭的,就得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  m.IcsXs.COM
上章 身娇朒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