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十四章
两个月之后。的气息弥漫大地,处处充生机,南部地区近正午的炙热太阳正却毫不温和,直接照在行人身上,让行人个个汗浃背。

 臧柏浩在这人生地不的村庄已经绕了一上午,问了许多人,偏偏就是找不到管月岑的家,复杂的田园小径将他搞得一个头两个大。刚刚一个骑着脚踏车的阿伯明明告诉他左转之后直走再右转,可他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路,每条路看起来都一样。

 臧柏浩将车停在路喧,决定直接下车走路。他经过一个河堤,茂密的柳树在微笑的吹拂下让他打心底沁凉起来,本来烦躁又紧绷的情绪逐渐放松,他决定静下心来仔细寻找,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乡间失方向。

 看见一远外一名装扮时髦的欧巴桑骑着脚踏车缓缓地晃过来,臧柏浩急忙拦下她。

 “伯母,请问一下,你知道管月岑爱在哪里吗?”臧柏浩看到对方警戒的眼神,尽力装出和善的脸庞。

 “管月岑?你找她做什么?”欧巴桑狐疑地看着他。看这年轻人体面又有好体格,她忍不住兴奋又八卦头问道:“你是她的男朋友?”

 臧柏浩没想到欧巴桑问话这么直接,忙不迭地点点头“我是管月岑的男朋友。我这次来是要找她,顺便拜访她的家人。”

 因为裴大为的事,使得饭店内部整肃工作提前进行。裴大为挪用公款的证据被提出后,董事会便解除了裴大为的职务,并将他依法送办。

 现在整件事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不过本来他以为裴大为挪用公款的事一个月就可以搞定,没想到他硬是顽强抵抗,虽然证据都已搜集完整,要顺势退他还真花了一番功夫。

 解决了心头大患后,他终于有空来找管月岑。他并未事先告知,因为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甘金?”欧巴桑喜出望外,上下打量着臧柏浩,一会儿之后突然咧嘴大笑。

 “哈哈哈,我出运啦!这比得到乐透彩还让我高兴哩!”

 “欧巴桑?”臧柏浩吓一跳,不知道欧巴桑在兴奋什么。

 “快来、快来。”欧巴桑一把抓住他的领带,连骑车边揪着他的衣领走“我带你去找管月岑。”

 臧柏浩狼狈地被力大无穷的欧巴桑拖着走,在田园小径里绕来绕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大片种果树的地方。之后,他又跟欧巴桑穿梭在果树间,一下子,偌大的两层楼房就出现在眼前。

 “这里就是管月岑的家吗?”臧柏浩看着宽大的前院,环境整理得很干净,玩乐设备却不少,有秋千,溜滑梯,连小型篮球场都有,让他看处瞠目结舌。

 “管月岑,出来罗!有人找你。”欧巴桑不管他说什么,大声对着屋子里吼着。

 “妈,姐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出来应门的是一名十多岁的高中生,他看到站在一旁的臧柏浩,出好奇的表情“他是谁呀?要找姐姐做什么?”

 “我是臧柏浩。”原来欧巴桑是管月岑的母亲,而这名直盯着他的男孩是管月岑的弟弟。

 欧巴桑兴奋地抢话“他是你姐姐的男朋友,要来找你姐姐。”她边停脚踏车,边回答儿子好奇的问话,再转过头来热络地拉着臧柏浩的手,笑咪咪地说:

 “我叫儿子带你去找月岑。”“麻烦你了。”臧柏浩只能被动地被欧巴桑推着走。

 管小弟领着臧柏浩,又惊又喜地看着眼前这位“号称。”姐姐男朋友的人,不敢置信姐姐这种货竟能钓上这么一位外表俊逸非凡的男,而对方手上戴着的手表,他曾经在杂志上看过,那是全球限量表,一支要三十多万元耶!

 “你真的是我姐姐的男朋友?”管小弟狐疑问道。好歹他和管月岑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帮姐姐物一下人选是当人家弟弟必要的责任。

 “当然是真的。”臧柏浩看了一下管小弟,看到他直盯着自己手上的腕表,蓦然一笑,自顾自地下手表,递给双目大睁的管小弟“不好意思,我来得太匆忙了,没有准备礼物,这支手表就送给你当见面礼。”

 “真的?”管小弟睁大眼。“当然是真的,希望你喜欢。”

 “谢谢。”卯死了、卯死了!如果姐姐巴上这种姐夫,他应该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吧!

 管小弟连忙将手表戴上,东瞧瞧西看看,表面上排镶钻,让他一张嘴兴奋地咧到耳后,整个人轻飘飘地兴奋不已。

 姐姐的男朋友还真上道,哇哈哈哈!臧柏浩跟着管小弟的脚步,一边好奇地打量四周的环境,一边对这舒服的空间赞叹不已。

 “姐夫,我告诉你。”嘴巴甜甜沾到的管小弟狗腿地喊着,双眸滴溜溜地转,一脸巴结。

 “什么?”臧柏浩抿嘴偷笑,对管小弟的上道也很满意。

 管小弟戳戳臧柏浩的手臂,手指向前面不远处“我姐姐就在那边的空地,你自己去找她,我保证不会过去打扰。”他双眸眨呀眨,一脸不怀好意。

 臧柏浩一听,忍不住笑出来。原来这一家人个性都差不多,讲话都大刺刺又有趣。

 “谢谢你的好意成全。”臧柏浩哈哈大笑向管小弟致意。他冷静和形象,碰到她或她的家人一律都不存在。

 “不客气、不客气。”管小弟天喜地地跳着离去。

 “那我先走了,bye_ bye。”

 -----

 臧柏浩依照管小弟的指示往前走,一下子就发现管月岑的踪影,她穿着简单的休闲服,手上抓着一大把龙眼,正吃得不亦乐乎。

 他第一眼就见到她津津有味吃着龙眼、吐果核的模样,也发现她脸上的伤口都已经恢复得看不见疤痕了,终于放下一颗不安的心。

 或许是他明显存在的气息干扰了她,她立刻机警地转过头来,看到他的身影时不由得睁大双眼出美丽的笑容“嗨,你来了。”

 太阳当空,把一张晶莹剔透的雪白脸蛋,硬是晒出浅浅的红晕。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眸,透着一股特殊的聪慧气质。

 “你…”一看到她,他竟喜悦地几乎说不出一句说。

 “我什么?”管月岑笑咪咪地问他,又吐出一颗龙眼核,还大方地分给他吃“要不要吃龙眼?很甜喔!”

 “龙眼哪里来的?”臧柏浩不知不觉地接过她递来的龙眼,也高兴地吃起来“喔,好甜。”

 “甜吧。这是隔壁阿伯种的,我刚刚才爬到树上去搞下来的,很新鲜唷。”管月岑不害臊地说。

 “你偷摘?”“反正没摘也会掉下来,我只是提早把它采下来。”管月岑笑嘻嘻地,看到他看着她的模样,才经意地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她每天都有在关心时事,知道他很忙。果然诚如臧柏浩所言,当饭店爆出有人掏空资金的丑闻后,的确沸沸扬扬了好一阵子,媒体也蜂拥而至,试图得到第一手资料。经由裴岱伟和臧柏浩的冷处理,才渐渐平息这一场风波,至于始作俑者裴大为,则因为案情重大,被地方法院勒令声押。

 “最近好忙…”臧柏浩撇嘴,学她吐出龙眼核。

 “是吗?不是说很快,还让我等了快两个月,等得我无聊死了。”她假装生气。

 他知道她在闹脾气,开心地吃龙眼,没搭理她。

 “哼,不想讲就不要讲。”“我在饭店做牛做马,你在家里吃香喝辣,还爬到树上摘龙眼,你还敢说自己等得很无聊?”

 “嘿嘿嘿。”管月岑干笑几声,心虚地说:“我吃龙眼吃得口好干喔,我要回去喝水了。”

 “你不会又贪吃了吧!”臧柏浩见过她吃东西的狠劲,而且地上有一大堆龙眼壳和果核,看起来她似乎吃了不少。

 “你应该知道龙眼吃太多会炽热鼻血吧!”“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开始往回走。

 “我是为了你好。”他气定神闲地说道,也跟着她的脚步走。

 “你吃东西,又鼻血怎么办?”他突然发现自己常撞到她鼻血,从第一次相撞,她看到火辣画面,到她被裴大为打了一巴掌…她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瞪着了。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他找回自己内在的沉稳,双眸担心地盯着她。

 管月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孙悟空一样,无法逃脱如来佛的手掌心,而且还被他吃得死死的。

 “嗯…算了,你说对就对。”她很配合地说。“看到我来接你了,你不需要说什么吗?”他好笑地说:“例如我想你、我每晚想你想得都睡不着之类的。”他们虽然每天都有通电话,但思念仍累积越来越多。

 “谁想你啊!就像你说的,我每天吃香喝辣,没有空想你。”

 “不要害羞嘛。”“我才没有害羞,也没有想你。”她有点气他这么迟才来找她,但他来接她又让她心花朵朵开。这种矛盾的心态,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没有吗?”他凑近她,放心地低喃“幸好你的脸都恢复了。我一直很担心。”说完,他立刻低头攫住她的舌,以狂热的方式绕着她,瞬间就将争执化解,同时将彼此地距离拉近到毫无空隙。

 分离了近两个月,她对他的想念不下于他,所以在轻愣了一下之后,她欣然接受他的吻和他的思念,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热情。

 气息融之间,她清的气息从他的鼻翼窜进,让他急躁不安的心终于稳定下来,而她甜蜜的味道如同记忆中般人,重新燃起他火热的望,之前的烦躁早已消失无踪,爱恋与望取而代之。

 “嗯…”她的矛盾在他的热吻中一一被击溃,热情重新被唤起。

 她的手紧紧地上他的肩膀,整个人柔软无力地瘫软在他身上,只希望汲取他带来的甜蜜。

 “你的胡子扎到我了。”她抬起头来,气吁吁但又甜蜜地抗议。

 “都是你害我贺尔蒙分泌,使得胡子长。”他她宛如水桃般地脸颊。

 她笑咪咪地躲开“这也和我有关?”她是欠他的是吧?!

 “谁教你离开我这么久,我的身体想你。”他又凑向前,抓住她吻个不停。

 “你这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她被他紧紧地揪在怀里吻着。

 “别恼火,我除了身体想你之外,心更是想你。”他的手不自觉地滑下她的部,另一手则摩挲着她柔的肌肤。

 “甜言语。”她咬了他下一口,看似恼火,表情却毫不掩饰她的欢喜。

 他的手已经开始不规矩起来,彼此的息声越益重。

 “哦…”一阵此时彼落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两人被吓了一跳,倏然分开,慌张又尴尬地发现他们身边已经站了一群欧巴桑,而且个个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继续呀!”有人拍拍手鼓励他们继续热吻。“这一对看起来像是金童玉女,男的帅、女的美。”有人提供中肯的意见。

 此时一名欧巴桑排开人群站了出来,赫然是管月岑的妈。她大声叫嚷着“给我让开!那是我女儿和未来老公在接吻,你们是没看过人家接吻吗?”

 “哎唷喂呀,你这么大声做什么?还领了一堆人来这儿,你是要我怎么见人呀?!”管月岑抚着额,丢脸得只想挖个地钻下去。

 “怎么见人?眼睛睁大点咩。”管妈妈笑嘻嘻又不负责任地说道,双眼瞧着一表人才的臧柏浩“女婿,真是委屈你了呀!我女儿就是这副德,你要多担待一些。”她拍拍臧柏浩的手,一副又同情又担心的模样。

 管月岑皱眉,委屈的是她好不好,她才是受害者耶!不过…

 “女婿?”她的声音拔高,一脸不可置信。“妈,你也差不多一点,谁是你的女婿,我还没嫁人耶。”

 “你不是跟他睡过了?”管妈妈手擦,开始滔滔不绝地数落“你手脚这么快做什么?害我都没时间帮你办嫁妆!还有,你嫌弃什么?是你运气好碰到女婿这种人才,要不然你连个卖豆花的都钓不到!”

 “哈哈哈…”一群人全都笑了起来。“妈,我没面子没关系,但老爸还要做人耶!他脸皮一向薄,一定受不了自己女儿被人这样奚落的啦!”管月岑气呼呼地无计可施,只好搬出老妈的天敌。

 “呃…”管妈妈也觉得继续说下去,她家老头子一定会生气。

 “总之你赶快和女婿有个结果啦!”“天啊!”管月岑翻个白眼,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我警告你“管妈妈瞪着女儿,威严地囔着。”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你和女婿睡过了,如果你敢始终弃、另结新、抛夫弃子…啊,我会讲啦!总之你们赶快结婚,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脚骨。

 臧柏浩站在一旁呵呵笑。他真的感谢管妈妈对他如此爱护,还怕他被她的女儿抛弃,真有意思。不过依照管月岑不照牌理出牌的个性,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妈,万一他抛弃我呢?”管月岑不地指着一旁闲闲纳凉的臧柏浩,她才是担心会被始终弃的人吧!

 “他不敢啦!”管妈妈豪气千万地说:“因为我们已经把你们的对话用手机录下来了。”

 “嗄?”这下连臧柏浩都被吓到了。管妈妈笑咪咪地从口袋里掏出拿出最新、最炫的手机“你们刚刚讲的话都在这支手机里…你应<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