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十三章
管月岑对裴大为的甜言语一点感觉也无,只觉得烦躁和困扰,还有丝丝的嫌恶。

 她最讨厌上司利用职务之便吃女职员的豆腐,这些人简直社会的残渣,丢到海里喂鱼也不为过。

 “我已经在一家义大利餐厅订位了,晚上一起吃个便饭。”裴大为边说边起身走向管月岑,想要碰触她那柔软又红的脸颊,但被她及时闪过。他一愣,错愕不已,随即闪过狰狞的神色。没有女人会回避他的主动示好,看来他必须再加几把劲。

 “经理,晚上我有事,没办法和你一起用餐。”她不卑不亢地说,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给她面子还故意拿乔?裴大为脸一沉“你这么不给我面子?”没想到管月岑是一朵带刺的花,想要接近还必须要一必须要一些手段。

 “不是,我非常尊敬经理。”“哼。”裴大为鄙夷说道:“我约你吃饭是给你面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管月岑轻轻地叹口气,为什么她每次都会碰到这种鸟事?明明不是她去招惹的事端,偏偏就有人会来招惹她。

 “经理找我,就是特地约我吃晚餐?”管月岑正道。她必须先了解他的用意,才能进一步应对。

 “没错,你很高兴能获得我的注意吧!”裴大为自认能倒一票女人,她也不例外。

 “经理,如果不是谈公事的话,那真的很抱歉,我晚上真的有事,没有办法接受你的邀约。”她要和臧柏浩约会,哪有空和这猪头一起用餐。

 “你不要这么不识好歹!”裴大为怒吼。“经理,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司严职员在上班时候做私事,所以请你以公事为主,至于一起吃饭的事,下次有空再说。”管月岑天生反骨,有话直说,吃软不吃硬,更学不下放软身段。

 裴大为脸色铁青,目皆裂。“没想到你这么带刺,敢这么对我说教。”

 “经理,我只是就事论事。”管月岑蹙着眉心。

 裴大为猛然凑向她,勾住她的脖子,双眸轻浮地往她身上瞟,亲芳泽。

 “我就是要尝尝你这朵带刺的花有什么味道!”

 “滚开!”她猛然挣扎,对他怒目相向。“哈哈…没想到这朵带刺的花这么带劲。”裴大为笑得极为猖狂。

 管月岑怒火陡升,五指用力抓住他的脸,将他的脸抓出好几道伤痕。裴大为疼得不得了,只好放开她。

 “该死的女人,敢抓伤我?!”他的脸孔涨得通红。

 “那又怎么样,是你先扰我!”她扬起下巴,中的怒火仍炽。

 “死女人!”他气不过,出拳就想往她脸上揍去。

 管月岑冷静地闪过,右脚一抬,踹上他的膝盖,痛得裴大为哇哇大叫,单脚跳上跳下,还差点栽跟头。

 管月岑见他一副窝囊的样子,趁机想溜,但手一抓住门把,背后即被抓住,裴大为一把抓住她的手,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用力一甩。

 “啪。”地一声,管月岑躲避不及,硬生生被甩了一巴掌,柔的脸颊立刻泛红,鼻子也开始出鼻血。

 “王八蛋!”管月岑又痛又气,想回甩一巴掌,但他的手紧紧地抓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此时,大门突然被推开来,臧柏浩和裴岱伟一脸愕然地站在门口。

 “发生什么事?”立即回神的臧柏浩沉声怒道:“你抓住她做什么?快点放开她!”他嘶吼一声,双拳打出,正中裴大为的膛。

 裴大为被击中部,退后一步,差点又跌倒,只得松手放开管月岑。

 臧柏浩立即搂回她,一见到她的脸颊,蓦然大叫:“你的脸怎么了?!”只见一个巴掌印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看来起来格外触目心惊。

 “他打我。”她捂着脸,眼眶含泪,看来可怜兮兮。没想到这死王八蛋的力道这么重,让她连牙齿都觉得酸麻不已,下巴几乎不是自己的了。

 “你还好吗?”裴岱伟在一旁担心问道。他早就觉得堂哥看管月岑的眼神怪怪的,不过因为叔叔最近管堂哥管得很紧,他以为这段时间堂哥会收敛点没空扰管月岑,没想到他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不好,很痛。”她只要一说话就会牵动下巴肌,脸颊就会痛得不得了。

 臧柏浩又心疼又不舍,怒火燎原,想再冲过去把裴大为揍一顿,但裴岱伟眼明手快地抓住他,不让他动手揍人,免得事情越闹越大。

 “堂哥,这到底怎么回事?”裴岱伟冷冷地问。

 裴大为抬高下巴,一脸挑衅的睨着他最痛恨的堂弟,一点都不觉得抱歉。

 “她敬酒不味吃罚酒。”“跟她道歉!”臧柏浩生气地大叫。

 “凭什么?像她这么不识好歹的人,我为什么要道歉?”

 “如果不道歉,我就通报董事会,以私德不佳为由,立刻开除你。”裴岱伟冷哼一声。

 “你心知肚明自己有多少案底,我手中的资料要能还不及你所有肮脏事的一半。现在我已经把资料都准备齐全了,要不是看在叔叔的份上,你早就被踢进看守所了。”原本他们在裴大为掏空资金后将他不轨的事证都已搜集完整,准备活逮裴大为,但叔叔在获悉消息后向他道歉又求饶,得他不得不暂时停止对裴大为的处置。

 裴大为脸色倏然一变。“快道歉!如果不道歉,我们就告你伤害、扰。”臧柏浩拚命忍住怒气。

 裴大为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的瞪着三人,一副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的表情。

 “你只有这次机会。”臧柏浩再次说道。裴大为握紧拳头,咬牙切齿,愤怒地瞪视着他们半晌之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迸出一句“对不起。”

 “裴大为,我警告你,这次我是看在总经理的份上饶你一次,往后再敢扰月岑或藉机欺负她的话,你等着瞧!”臧柏浩撂下狠话。

 管月岑崇拜地看着心爱的男友,没想到他这么有男子气概。他在该温柔的时候温柔得像只小猫,该刚的时候也能散发出浓浓的男人味,真是酷毙了。

 呃…下巴好痛,鼻子也还在血,看样子有一段时间不能微笑了。

 “我们走吧!”臧柏浩对着管月岑说。失去理智又怒火中烧的裴大为,根本不无忍受这种极大的侮辱,趁着他们往门口走时,想也不想地伸出双手往走在后面的管月岑猛力一拉,又伸腿力用地踢了她一脚。

 毫无戒备的管月岑背部被猛力一踢,整个人失去平衡,往前扑了过去。她双手在空中挥想要抓住东西,但跌势让她抓不住任何东西,猛烈地撞上门边的水泥墙壁,发出惊天动地的碰撞声。

 “啊…”极度的疼痛让管月岑尖叫出声。“月岑!”发觉不对劲的臧柏浩一回头,已经来不及止住她的跌势,连忙往上去抱住她,着急地检视她的全身。

 裴岱伟在另一头见到堂哥再度犯下如此重大的伤害,立刻急步上前抓住他的手,避免他再度下重手。

 “好痛…”头昏脑的管月岑只觉得鼻头和额头痛得要命,她想伸手触摸,却被臧柏浩拦下来。

 “不要碰,受伤了,用手摸会感染细菌。”他双眉紧蹙,一脸焦急,伸手拨开她的刘海,发现她的额头已经受伤,还渗出血丝,看起来非常恐怖。

 臧柏浩目光一沉,脸色铁青,他先轻轻地将管月岑放下,轻声细语地安抚她情绪后,凌厉的双目狠狠地扫过正被裴岱伟制止的罪魁祸首。

 “你敢打她?”他冷酷地问。“她活该!”双手被制止的裴大为一脸惶恐。看臧柏浩一脸想杀人的恐怖表情,他全身已经瑟缩成一团,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臧柏浩双眼瞬间出狠厉的光芒,想也不想地举起拳头,猛力往他鼻梁上一挥。

 “喔…我的鼻子断了…”裴大为像个卒仔般哀叫出声。

 臧柏浩狠狠地再往他肚子上猛力一击、一踢,然后趁他倒在地上哇哇大叫时,一字一字地说:“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严重的代价!”说完,他立刻弯下抱起管月岑往医院而去。

 裴岱伟瞪着缩在地上哀号的人渣,一脸嫌恶“你真是咎由自取!现在连上帝也帮不了你了。还有,你挪用公款的事董事会都知道了,你等着坐牢吧!”臧柏浩抱着管月岑到饭店附近的医院就诊,除了她的额头和鼻梁有撕裂伤外,连下颚都有伤口,疼得管月岑哇哇大叫。除此之外,医生担心她的头因为受到猛力碰撞,可能会有脑震的现象,所以叮嘱她必须住院观察。

 此刻,管月岑额头、鼻梁、下颚的伤都处理完毕,她全身骨头仿佛散了似地躺在病上,心疼又心急的臧柏浩坐在病上握着她的手,一脸焦急。

 “你抓得我的手好痛。”她拉拉他紧握的手。“对不起。”他赶紧松开一点,但还是拉着她的小手。

 “你不要担心了,只是一点外伤而已。”她安慰他,知道他在她受伤之后整个人绷得紧紧的。

 “你漂亮的脸…”他一脸懊恼又不舍,恨不得自己代她受伤。

 “应该不会留疤吧!”她也很担心。“别担心,现在医术这么发达,什么整形手术都可以做,一定可以还你一张漂亮的脸。”

 “啕!你开始嫌弃我的脸了吗?”她假装生气,嘟着嘴。

 “没有、没有。”他急忙说道:“我只是担心你会介意。”她噗哧一笑,又哀号出声“哎唷,我连笑都会痛耶!”

 “那你别说话茬儿,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我在这儿陪你。”此时,敲门声响起,随即有人进入。

 “月岑,我们来看你了。”苏可欣和办公室的同事一知道她受伤的消息,都趁下班时间一起过来探视。

 今天下午财务部副总臧柏浩为了管月岑,痛揍餐饮部经理裴大为的事,不到一个小时立即传遍了整个饭店。饭店员工对裴大为作威作福和风的态度早已不,知道他被修理一顿拍手叫好。大伙这也才明白,原来臧柏浩和管月岑是一对,而臧柏浩一怒为红颜的英勇行为,立刻博得所有女职员的喝采。

 “你们怎么都来了?”管月岑不好意思地看着同事。

 “当然要来了,这是大事…”同事们一人一语,纷纷将八卦消息传给她知道。

 大伙儿聊到一个段落,纷纷先行离去,只剩苏可欣和一名同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管月岑聊天。

 此时,原本一直在打电话,之后又陷入沉思的臧柏浩突然开口问道:“月岑,你出院后要不要先休假几天?”

 “怎么了?”“你必须好好调养身子,这样我才放心。而且最近饭店会有一连串的整肃大动作,你先避开这种冲击比较好。”臧柏浩语带暗示。他和裴岱伟已经决定对裴大为的所作所为诉诸法律,到时候一定会在饭店内引起风波。

 管月岑见他一脸严肃,不忍他担心,只好温驯地点点头“那我请假休息几天好了。”

 “干脆等伤口完全好了再回来上班。”他温柔摸摸她的脸。

 “那我先回老家住一段时间好了。”她看着他。

 “也许,我会空去找你的。”“真的?”她一脸惊喜。

 “那我们打勾勾、盖章、影印。”“影印?”

 “就是这样嘛!”她的手掌摩擦过他的手掌。“原来这就是影印呀!”他觉得有点幼稚,但她做起来却非常可爱。

 “既然我们都已经影印了,那可以顺便亲个嘴吗?”她不害臊地问。因为她的脸现在痛得要命,亟需旁人的疼宠。

 “你…没发现这里有别的人吗?”他知道两位来探病的女同事正兴致地看着他们。

 “没关系,她们都是自己人。”她吃吃偷笑,忘了伤口的疼痛。

 “没想到你也会害羞,真是可爱。”他深深凝视着她,小心翼翼地亲了她的嘴角一记,爱意展现在脸上。

 “喂,你有没有听见这里一直发出奇怪的声音?难道这家医院的病房有问题?”苏可欣故意大声问着另一名女同事。

 “对呀!是不是有老鼠啊?”女同事也很配合。

 “没错,有两只甜蜜的老鼠耶!”苏可欣哈哈笑。

 “你觉得我该不该打电话给医院清洁部门,请他们来处理这两只大老鼠呀?”女同事再问。

 “快打、快打,免得我这大肚婆看这两只甜蜜的大老鼠恩恩爱爱,都快嫉妒死了。”苏可欣眨眨眼,揶揄他们两人。

 “对呀!故意在我们面前恩爱,快点将他们扫地出门啦!”管月岑不好意思地看着唱双簧的同事,红了脸,瞬间忘了自己浑身酸痛,也跟着打打闹闹起来。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