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十章
臧柏浩被身畔剧烈的动作震醒过来,他猛然睁开眼,瞄到她一脸苍白地捂住嘴巴往厕所冲,吓了一跳,也跟着跳下,跟在她的后面。

 “你怎么…”话还未问出口,就听见她对着马桶吐得一塌胡涂。

 他赶紧凑向前,拍着她的背,并拿了巾沾了热水备在一旁。

 管月岑头昏脑地蹲在马桶边,仿佛连内脏都要吐出来了,头晕目眩外加恶心的味道让她几乎晕厥。直到她将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才全身疲惫地瘫软在他的怀里。

 “漱漱口,洗洗脸,精神会好一点。”他的声音里有着温柔的关切。

 “嗯…”她根本无法说话,整颗头晕眩得仿佛不是她的头,只能呻着回应他的关切。

 他心疼地皱紧眉头,看她地法动手漱口和洗脸,干脆自己动手。她全身瘫软在他身上,任由他帮她擦脸、喂她喝水。

 “好一点了吗?”“嗯。”管月岑力无地点点头。

 “下次不要喝这么多酒。虽然没喝醉,但你一定不习惯喝酒,才会宿醉得这么严重。”他在一旁唠叨,语气里的心疼与不舍。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听着他说一大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复心神,觉得哪里怪怪的…

 “啊…”她尖叫出声,惊觉自己正窝在他怀中,而他正全身光溜溜地…

 “你又怎么了?”他发现怀中的她突然全身僵硬。

 “你没穿衣服!”她指挥道。“我在睡觉,当然没穿衣服。”他好笑地说:“而且你也没穿衣服。”她慢关拍地意识到他说的话,不由得尖叫一声,立刻拉来巾掩住身。

 等到她回复情绪,他嘴角扬起笑容气定神闲地问:“我不要洗个澡?”

 “什么?”她还在发呆耶!“我想洗个澡,你要不要一起来?”他柔声问道。刚刚他已经顺便在水缸里放好热水了。一大早泡个热水澡一定很舒服。

 “一起洗澡?”她瞪大双眼,吓得差点跌倒。他低头看着脸色红的她,觉得好笑“干嘛一直用这种麻的眼神看着我?

 而且你今天怎么像鹦鹉一样,一直重复我说的话?”

 “麻的眼神?鹦鹉?”她吗?他不被她迷糊可爱的反应逗得笑出声来,不等她拒绝,一把抱住她“我们去洗鸳鸯浴吧!”他决定自己说了算。

 “你快点将我放下来!”她挣扎不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她的脑袋还没拉回正常轨道。

 “要不然你要抱着我走吗?当然是我比较身强力壮,所以由我抱着你呀!而且你没发现一件事吗?”她摇头。

 “既然你我都没穿衣服,抱在一起比较温暖呀!”他踉践地道。

 她轻呼一声,不但觉得温暖而且觉得燥热,现在更觉得火上升。

 他吻了她一下,趁她还在发呆,赶紧将她抱进以半透明镂花玻璃门与厕所隔开的浴室。

 浴室里水气弥漫,大型的米白色浴缸里已经注了热水。

 “哇!你动作真快。”她惊呼。“这样就更方便我们洗鸳鸯浴了。”他抱着她跨进浴缸,慢慢地坐进热水里,暖呼呼地热水迅速包围住两人,让她舒服得闭上眼睛呻出声,紧张与不安也随之烟消云散。

 “舒服吗?”他温柔地问。“嗯,好舒服。”她没有睁开眼睛,整个人柔软无力地靠在他怀中。

 “奇怪,我的肩膀好酸啊!”她一边说,一边轻捶自己的肩头。

 “来,我帮你捶一捶。”他温柔说着,而且摩拳擦掌,跃跃试。

 “好是好,你可不能来哦!”她睁开眼睨他一眼。

 “放心!”他口是心非,觉得好笑。昨晚他们已经来好几次了,现在她甚至已经自动自发舒服地窝在他怀里,还叫他不要来?

 不过,他还是温柔地握着拳头,轻轻的在她双肩上捶着,一会儿又改成捏的方式。

 “好舒服喔。”她乐得阖上双眼,整个人伏趴在水缸边缘,享受他的服务。

 “还有哪里会酸痛?”“部。”她轻轻地说。

 他心无旁骛地帮她捏着,不一会儿竟然发现她的呼吸逐渐平稳,似乎正昏昏睡。

 “月岑,不要睡着了。”他轻唤道“唔…”她舒适地闭上眼睛,说不出话来。

 他见她没有反应,大手从她的肩膀处,慢慢捏到背脊的曲线,但她依旧一动不动,还舒服地呻出声。这时他更大胆的将手滑到小蛮上,轻柔的捏转换成亲昵的抚触。不知道何时,他的手指开始不安分的在她感又娇的蓓蕾上活动着。

 “做什么?”她睁开氤氲着情的杏眸,翻过身子面对他。

 “你喜欢吗?”他轻柔地问。她点点头,双眼蒙,带着火热的望。

 他将她推靠在浴缸边缘,让她赤地面对着他。虽然她的下半身都沉浸在热水里,但经过他捏的房却颤颤地晃动着,红的蓓蕾含苞待放。

 “不要动。”他一掌握着她房,另一手则循着曲线,一路滑到水底下的私密处,轻而易举地找到她的秘密花园。

 当他的手覆盖住她感的花蕊时,她不颤抖了一下,在水的推波助澜下,未曾体验过的刺汹涌袭来,一阵阵快冲击着她的情中心,紧接着,无法控制的热出来。

 “哦…”她有自觉地低喊出声。他的手指恶地拨两片早已充血红肿的粉花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反应。她觉得自己呼吸逐渐困难,心跳也逐渐加快。

 “我…”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嘘…”他接近的阻止了她的发言,瓣被他紧紧地含在口中,极尽所能地挑逗

 不一会儿,汗水从她额前冒出,全身各处暧昧又煽情的刺带来一波一波快

 “这种感觉好奇妙。”她着气。他的挑逗是一串串的,手指和舌对她献上最温柔感的攻击。他的右手在她粉的蓓蕾上着,时而用食指跟中指轻轻的掐一下,时而用拇指跟食指夹住红的蓓蕾向上提起,然后再用力的捏两下。

 “呼…”兴奋至极的她尖叫不休,下腹也带来搔感。

 他的舌头在她的耳垂上不停着,随着房跟耳垂受到刺所带来的快,她已浑身忘我,感觉到爱如洪水决堤般从花出,然后消失在热水里。

 “嗯…”她全身猛烈颤动,舒服的尖叫出声。他放开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换你帮我服务了。”说完,他便起身站在浴缸里,将自己的男到她的面前。

 她呆坐在浴缸里,瞪大眼瞧着他的男雄风,全身发烫。

 第一次内陆到他巨大的男望时,她激动得下鼻血;但经由昨夜的爱,她对他越发熟悉,反而更能起她触摸的望。

 “用手帮我。”他声音瘩痖,汹涌望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望,当她的手握住的刹那,一股温暖的感觉传达到他脑袋里,让他不出声。

 “哦…”他的声音压抑又兴奋。“哇…真的变大了耶!”她慢慢地抚摸着,惊讶地发现越抚摸、它越大。

 “这是男的骄傲。”他恶的笑了。“臭。”她口水,手里仍紧握那发的望。

 “你…”他困难地咽着“你可以帮我按摩它吗?”

 “这样会比较舒服吗?”“这样我会很舒服。拜托你。”他一脸期待。

 “好吧!我帮你按摩。”她改以双手扶着它,慢慢地或上或下地按摩。

 “啊…好舒服…”虽然只是单纯又毫无技巧的动作,这舒适感却让他感到异常的刺

 她的手小小的,动作却异常灵活。浴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她的额头开始开始冒出汗水。

 “你可以吻它吗?”他觉得自己的望几乎要爆炸了。

 “嗯?”她反应有点慢地点点头,随即双手捧着他的望,弯下身子慢慢伸出舌头,又好奇又害怕地着它的前端,好像在冰淇淋一般,长长的黑发左右摇晃着,晃出暧昧的氛围。

 “喔…”这感又直接的刺,让他忍不住吼叫出声。

 “你怎么了?”她狐疑地问。“没有,你做得真好。”他着气,声音低沉。

 “这样可以吗?”她轻轻地又了一下。“啊…很舒服!”他咬紧呀,压抑住想吼叫的兴奋感。

 “是吗?太好了!”她更起劲地着,还用手掌

 此时,他无意识地用双手按着她的头,让自己更能深入她的小嘴,直到他终于再也受不了这种极致的折磨,瘫软在浴缸边缘…

 “好。”他将她抱在怀里,一起面对对坐在浴缸边缘。

 她两手攀附着他的颈项,红挑逗地轻轻咬住他的下巴、嘴角,还恶地学他,轻轻地含咬他的耳垂,让他舒服的呻着。

 他挪动着身体,把脸贴在她的脸颊上,坚实的膛紧靠着她圆润的房,同时分开她丰润的双腿,将她轻轻抱起,让她直接坐在他早已坚大的男望。

 “啊…”充实的快与点点刺痛让她不由得叫出声。

 随着他的进,微小的刺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酥,她不由得扭动起部。

 “先不要动。”他声音瘩痖,全身紧绷,一口大气差点不过来。尤其当她温暖的花紧紧地攫住他的望,更让他感到紧缩与兴奋。

 他一边拨着花,一边含咬着她丰房。她双腿紧紧地勾住他的,脸上尽是妩媚风情。

 接着,他往上用力一,男望直达花心深处;她的双腿高高举起,扣着他的,热情的接他的进。

 他运用力将部一上一下的慢慢移动,一开去吧只是轻缓的移动,但是意的她并没有发现,随着往复运动的频率渐渐提高,酥麻快已经让她兴奋难耐,全身的肌不由自主的收缩、紧绷。

 “唔…”她无法控制的呻。他听到她快乐的呻声,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的频率,同时他的手也没闲着,入彼此身体的空隙中,拨她花瓣上方粉红色的突起,轻轻的左右

 “啊…”她全身不由自主的收缩与颤动,脚趾也兴奋的蜷曲。

 原来已经兴奋到顶点的她,这时又被推向了另一个高峰,脑中一片空白,下腹传来停不了的快

 她忘情的大叫着,他受到鼓励更加勤奋的埋头苦干,每次都将望狠狠地往上冲刺,双重的刺让不断充血的花瓣呈现出娇滴的玫瑰红色泽。

 “我们换个位置。”他将她抱起,让她站立在浴缸里,两手靠在墙上背对着他。

 他着她丰房,抚摸着她圆翘的部,然后猛力一刺,再度将望送进温柔的花里。

 “唔…”他冲撞的力道与火热让她浑身搐,只能无助地将双手攀在墙壁上,感受那火烫的男望。

 他感的发觉到她的花内壁传来的阵阵收缩,男也被紧紧地压缩与包围。

 她本能的扭动娇躯,两人贴身的磨蹭更加速了彼此的望。

 “快…”她已意,双眉紧蹙,两手攀着墙壁,呻不休。

 他猛力动,看着她娇媚可人的模样,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红。她配合地伸出灼热的香舌相,两人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接着,他亲吻过她的香,又转去她的耳朵,用牙齿轻咬耳珠,舌头来回轻舐耳背。

 “啊…”她哪里受得了他的攻击,浑身发麻,阵阵颤抖。

 接着,他又将她翻过身子,让她面对着他,并勾起她的左脚入在自己的右手肘上,让她的花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好漂亮,粉红色的。”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私密处。

 “不要…”她靠在墙边,动弹不得,只能娇着。

 他的男望面对着花,也不稍做停留,猛力侵入花蕊,长驱直入,深抵花心。

 “啊…”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谢让她叫出声来。他直望开始轻,第一次次深到底的刺,让她下身不断出热,并发出阵阵呻

 他们在一起,她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背,一脚挂在他的手上,不由自主地拱起身子向他。此时,她的花不停的出热,浴室内还传来暧昧的声响。

 “我不行了…”她哼叫着,一股热烫的爱冒而出,再也没有力气搂着他,四肢懒洋洋地放松开来,闭着眼睛直气。

 “怎么了?”他吻着她。她媚眼如丝,轻吁吁地说:“我…没有力气了…”

 “那…你要停了吗?”“不行!”她脸上带着微笑,表情魅惑极了。

 “人家…只是休息一下嘛!”他不断地吻着她,直到她发现愉悦的叫声,才又忍不住使劲动起来,望强硬地在花里进进出出,一进又进奔到底,直抵花心,随便带出大量黏

 “啊…”她大声叫嚷,直到四肢四骸都要散了似的,再也没力呻

 “还没…”他仍猛<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