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八章
近来两人恋情稳定,她也渐渐习惯了他的亲昵,对于他的亲吻和拥抱不便乐于合,有时兴致一来,也会主动向他撒娇和索吻。这时候的她,完全就是温柔的佳人,也使得臧柏浩脸上泛出明显的笑容。

 他实在爱极了她这种娇俏的样子,忽而甜腻忽而直率,身段可柔可软可坚强,让他一点都不会觉得无聊或枯燥。

 他轻笑一声,顺着她的话说道:“那我们换个地方,就不会被别人瞧见了。”

 “你别再说了。”她扁嘴瞪着他“赶快去办公,等会儿我们还要去吃晚餐呢!”

 “你刚刚不是一直偷偷想我吗?我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你怎么可以拒绝我呢?”他重施故技,又在她的耳边吹气,那轻柔的磁声音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受得了吧!

 “臧柏浩…正经一点啦!”她红了脸,没想到他早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喊我的时候听起来真甜蜜。来,亲爱的,再喊一遍。”他的大手滑向她的后背,肆意挑逗着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

 “柏浩…你住手啦!你这样得我好唷!”情的吻从她的脖子来到她的瓣,他贴上她的红着那甜蜜的滋味,辗转连。

 “你想吗?”“想什么?”她完全无法思考。

 “今天晚上想跟我回家吗?”他的舌尖着她的耳垂,同时感觉到自己的下硬了起来。

 “嗯?”天啊!他的手竟然在摸她的脯,好、好舒服喔…

 “回我家?”他一边挑逗一边惑她。“回你家呀?”她被他吻得失去思考,只能胡里胡涂跟着重复。

 “你今天不要回去了,来我家吧!我会让你舍不得离开我家的。”他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一把捏住她的部…

 “为什么?”嗅,他怎么可以掐她的股。大方推门而入的裴岱伟低着头拿着文件兴奋地说:“柏浩,好消息,已经找到因为转投资短少的亿元资金…”正吻得不可开的两人迅速弹开,管月岑晕红着一张脸,沉浸在刚刚的火热里,根本无法回神,当然更是浑然不觉总经理调侃的目光。至于臧柏浩则有点不好事被打断,所以瞪了好友一眼。

 裴岱伟一脸了然,不客气地盯着他们。臧柏浩一脸沉着,正经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事?”

 “没什么事啦!不过我是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呀?”裴岱伟硬是故意调侃道。

 “知道就好。”臧柏浩无视好友揶揄的目光,一本正经地和他讨论起公事来“你刚刚不是说找到短少资金的向了?”

 “没错,证据终于够了…”“我看看…”臧柏浩一边接过资料一边走回办公室,专心地和裴岱伟研究相关策略。

 杵在一旁的管月岑知道他们有重要的事要办,一点都不以为意,自得其乐地哼着歌重新落坐在沙发上,拿起桌上的杂志继续阅读起来。

 不过这么一来,他们的晚餐时间硬是从七点延到八点,再延到九点,等所有事都完成后,已经晚上十点了,这时所有人都已饿得饥肠辘辘。

 裴岱伟大方地说要请客,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最碍眼的大电灯泡,反而兴致地说要吃名菜。

 既然有人要请客,认为大有口福的管月岑一点都不以为忤,也兴奋地和裴岱伟讨论起食物来。

 最后一行人决定去着名的江浙菜,虽然已经晚间十点多,但餐厅依旧高朋座,管月岑点了最爱的无锡排骨和玫瑰包与河虾仁,两位男士也吃了不少上排翅和素食的罗汉斋。

 席间,他们还点了一瓶酒助兴。管月岑除了将食物进嘴巴之外,明明不太会喝酒,还假装很会学着男人们一杯接着一杯,结果吃完饭后,整个人已经虚软站不稳了,必须靠在臧柏浩身上。

 绮丽的繁星点缀,将黑夜妆点得璀璨动人。万籁俱寂的夜晚,月光透过拱窗洒进屋内。

 臧柏浩搂着醉态可掬的管月岑,回到她的公寓。当他将她安放在沙发上时,她像个懒骨头一般瘫软在沙发上动也不动,嘴巴嘟嘟囔囔着,不晓得在说什么。

 “怎么了?”他凑向她,想听懂她在讲什么。“哼。”她突然伸出右手猛力一挥,差点击中他的眼睛。

 “起来,我带你去上睡觉。”他无奈地将她搀扶起来,想将她安置到上睡一个好觉。

 “不要。”她就是不肯起身,还像个撒娇的孩子般咯咯笑个不停。

 “你喝醉了。”他双目胶着在她身上。“亲爱的,我只有一点点醉而已。”她的声音甜腻悦耳,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直瞅着他。

 喝醉的人都不承认自己喝醉。“你明明就喝醉了。明明不会喝酒又爱喝,看我们喝也抢着喝,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臧柏浩叹道。

 由于裴大为有意掏空公款的证据已经搜集齐全,不但物证、人证俱备,连资金走向都清清楚楚,所以他们才会兴奋得多喝了一点酒,没想到连管月岑也偷偷多喝了几杯。

 “我只是喝了一点点酒,而且意识非常清楚。”她娇声抗议道:“我看今晚你们心情很好的样子,被你们感染了才会多喝了几杯嘛。”说着说着,她不打了个酒嗝。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房间里柔和的灯光,将她的脸照得明媚动人。

 “我有没有告诉你,最近常常有人来控听你的消息,前几天还有模特儿来问你第一个人资料哩!”她噘着嘴说道,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盯着他,语气里是醋意。

 “是吗?”他不经意地说。听她讲话有条理又清晰,他判断她应该没真的喝挂,只是有点醉意而已。

 “你是不是很得意?”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他,仿佛想要将他看穿。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他则坐在她身边,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你到底在讲什么七八糟的东西?”

 “我只是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又帅又聪明,觉得很得意又骄傲。”她嘿嘿笑,猛灌他汤。

 他怜爱的捏着她的苹果脸“我也很得意又骄傲,因为我了一个可爱又美丽的女朋友。不过…如果不喝醉的话,我会更得意。”

 “唉呀!别又开始教训我了。”她边娇嗔边爬到他腿上坐着。

 “你以为撒个娇就可以掩盖你做的事吗?”他不停地唠叨,但双手还是温柔地扶着她。

 她趁势在他腿上扭动,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女孩子如果喝醉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如果…”他的话戛然而止,完全忘了要说什么,只因为她突然嘟着小嘴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脸上一副“你好罗唆。”的表情。

 她拉着他的手环住自己“抱我。”凝视着她有点蒙胧的双眸,他深了一口气,努力压抑澎湃的望,更怕自己的耐力功亏一篑,因此只是随手搂着她的纤“我去泡杯茶给你喝,让你解酒。”虽然他早想把她拐回家,但她清醒时这么做是一回事,喝醉时又是一回事,偏偏她似乎又没喝醉,一副很清楚的样子,让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不用了。”她娇媚的向她眨眼睛,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起身离开“你不要走啦?”他没想到她喝了酒会变得如此主动和娇柔,尤其她那双杏眼眸,蕴藏着万种风情和妩媚的气质,让他的眼光无法移开。

 “好吧!”他搂着她,深深地凝视她“你看起来好美。”

 “谢谢。”她娇美的笑了,然后一把抱住他,软言软语地呼唤道:“柏浩?”

 “嗯?”他觉得她的神色有点不对劲,仿佛带着阴谋。

 “我们来上好了。”“什么?”他瞪大眼愣住,没想到会从她嘴里听到这句话。

 “你是不是男人呀!是男人就赶快把我拖上吧!”她略显凶恶地盯着他,一手溜到他的下巴处,开始动手动脚,但醉意让她的动作有点迟钝。

 “你…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他对她的主动示好感到高兴,却又有点啼笑皆非。

 “什么本末倒置?”她傻呼呼地笑着,将脸埋在他膛上磨蹭。

 “不管你主动还是我主动,结果还是一样不是吗?而且你今天不是邀我到你家吗?虽然结果和过程有点不一样,但你就要太挑剔了。”

 “这不一样,你会这么说是因为你有点醉了。”

 “我这么主动,所以伤了你的男人的自尊心吗?”她突然歉疚地看着他,没头没脑地说着。

 “当然没有,你想太多。”“不然你怎么会认为谁主动或谁被动的问题很重要?”她纳闷地说,接着又异想天开地表示“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啦!”

 “你喝醉了,管月岑。”他想拉开她,却发觉她死命地黏在他身上,连双脚也紧紧地勾住他的腿,一点松动的现象都没有。

 “醉了才好,这样才能让我有勇气。”她笑咪咪地看着他,突然伸出舌头着她的下鄂。

 “别这样。”他身子一僵,感觉自己的望逐渐发。这真是太夸张了,他们之间竟然是由她先引他、拨他。

 “你应该也很想要我吧!”她娇俏地睨他一眼,小手恶地在他膛上滑过来滑过去。

 “你最近吻我吻得好烈唷,我就猜想你什么时候会将我拐上,没想到你都没动作。”这女人实在是…他拉住她的手,不让她上下其手“我是尊重你。”他一直觉得这种事要顺其自然,不是像个好之徒般扑上去了事就行。对他而言,爱是两情相悦的事,在两个彼此的感觉未能更进一步前,纵使有冲动也必须忍耐。

 她都已经明示暗示了,他怎么还不动手?“我觉得好热。”她嘟囔着。

 “要把外套掉吗?”他想帮她。“我自己来。”她随手将身上的外套掉,顺势连衣也被丢在地上。

 臧柏浩在她杨要继续动手掉最后一件贴身的上衣时,赶快阻止她“不要再了,这样会着凉的。”

 “可是我觉得好热。”她可以感觉到他双眼不由身主盯着她,足又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佣懒地从他腿上起身坐躺在沙发上,让她身上那件合身的上衣因为伸懒的关系逐渐往上拉,出一截白皙纤细的部,贴身的长更将她部优美的弧度展现出来。

 或许是因为喝了一点酒的关系,她的动作显得大胆又妩媚,让他看得直口水。成又娇美的女人曲线,配上丰润的嘴和老是带着好奇与慧黯的骨禄大眼,显得那么甜美…而在酒的催化下,那双眼更是像个强力磁铁般不断地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脑海中的警钟响得更大声了。“你…可不可以坐好一点?”他着嗓门说。

 她无辜的眨眨眼“好。”结果自动自发又爬回他腿上坐好。

 “别来。”他身子一僵,感觉到男的雄风已经蓄势待发。

 “我没有来。”她撒娇似地低语,恶的扭来扭去,还故意往他耳朵吹气“我只是想让你抱着我而已。”

 “哦…”他着气,没想到自己一向自豪的耐力竟然被她破坏,只要她一在他怀里撒娇和吹气,他就举双手投降了。

 她下意识地又动动股,没发觉自己正抵触着他坚的男望。

 “你不要动。”他低囔。头大汗的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她陷害了,不然明明看到他的男雄风就会鼻血的女人,怎么一下子就转变成大胆又风情万种,还不断地藉机挑逗他。

 “好啦!”她又无辜地低语,娇俏地嘟着嘴凑向他“那你吻我好不好?”他紧紧地咬住瓣阻止自己口中溜出的呻声,她生涩又带着挑逗的问话,让他的理智几乎烟消云散,自制力也几乎被全身奔腾的望给淹没了。

 “快点吻我…”她娇着催促。终于,他再也忍淮着气,任意地挑逗她柔软的瓣。他专注地亲吻她感的红,越吻越深,越吻越火热,她的舌愉悦地纠他的舌,带着无言的望,强势的尝遍她口中所有的芬芳香甜。

 直到差点无法呼吸,他才依依不舍地退开她的瓣,望着她涨望却仍显天真单纯的俏脸蛋。

 “不要停。”她气吁吁地在他耳边低喃,继而又轻轻地啄吻他的耳垂,同时大胆又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望。

 “你这小魔女。”他呻出声,按捺不住的望从喉间溢出。

 她亲昵地磨蹭他的鼻头,不由得轻笑出声,舌尖灵活地着他的瓣,不断地勾勒他的上、下,然后滑到下巴处着。

 “这是你自找的!”他低吼一声,强忍的火,反被动为主动,伸手攫住她柔软的脯,尽情态意的捏与抚

 同时,他吻住了她,热烫的男霸道又温柔地紧住软的红,她瞬间呆住,随即瘫软在他的热吻中。

 “嗯…”羞怯的嫣红在他霸道放肆又大胆热情的热吻中,逐渐染透了她白皙无瑕的肌肤,让她的脸颊整个溢出粉红色的光泽。

 “这样舒服吗?”他贴着她的嘴,就像是品尝极品美食一样,吻着她的,舌尖也溜进她的小嘴里态意逗,执意品尝更美妙的滋味,宽大的膛则紧紧地搂住浑身瘫软的她。

 “舒服。”她轻轻地拉起他的手臂环住自己的纤,不需言语,温热感与暗示早已经传导至他手掌中。

 “你的房间<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