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七章
想到臧柏浩,管月岑就脑子都是他的身影。上次苏可欣在他面前说她桃花旺盛,使得他只要工作之余有空档就会到她的办公室转转,更想要直接宣示他的主权,让想要低调工作的她吓得连忙向他保证自己绝对感情忠诚,他才收敛了许多。

 每天见到他时,她不会有思念的困扰,但这几天他非常忙碌,连续一个礼拜都陪着总经理到其他饭店出差巡视。

 虽然他每天都会空打电话给她,但她已经五天没见到他了,压抑的思念在疲倦时特别容易从脑海中涌出来。

 所以这几天晚上,她入睡时梦里出现的都是他,坐车出神时想的也是他,连工作忙碌歇口气的空档,想的还是他。

 “铃…”手机铃声响起,管月岑看到萤幕显示,原来疲倦的脸立刻喜上眉梢,起身到角落讲电话。

 “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好想他唷!“我已经回到饭店啊。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吃消夜?”臧柏浩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好哇!可是我得待到八点才能去找你。”“没关系,我等你。你直接到我的休息室来找我。”

 “好。”管月岑笑咪咪地挂断电话,沉浸在恋爱的喜悦中。

 “管小姐…管小姐?”有人正呼唤着她。她急忙一转身,发现是柜台的服务人员,赶紧走上前。

 “怎么了?”“这两位是1314号的房客,也是这次和饭店合作的模特儿经纪公司的成员,她们说有要事要请教你。”柜台小姐暗中向管月岑眨眨眼,暗示她这两人很难,但她光顾着看那两名模特儿,粗心大意到根本没瞧见柜台小姐的暗示。

 为了拍摄一些商业广告,饭店和知名模特儿经纪公司合作,准备推出一系列媒体广告,所以近来饭店常有一些知名模特儿出入,当然也有不少模特儿住进饭店。

 “两位小姐有什么地方需要我服务的?”管月岑看向两位穿着时髦又流行的高姚美女,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们瘦得连骨都清晰可见,但在名牌服饰的包装下,第一个个看来都走在时尚尖端。

 “当然有。”其中一名脸孔精致、仅画着淡妆的女人抢先开口。

 “不然我叫你来做什么?”另一名女人像是唱双簧地附和。她长得比另一名模特儿还要美丽,五官妩媚又丽,但一开口说话却让管月岑觉得有点怪怪的。

 “请说。”管月岑对她们的目中无人很不,但还是硬挤出笑容优雅地问道。

 “我问你,每次都站在总经理旁边的那位帅哥素谁?”丽的美女问道。

 在她们这一行,谁不认识饭店业大亨裴岱伟?他虽然也结不秒时尚圈的女友,但要接近他非常不容易,所以她们才想退而求其次,打听他身边那一个一脸酷样又俊帅的男人。

 上个礼拜她们在饭店为广告照片取景时,一见到那名大帅哥,马上就被他电到了,只是第二天她们改到户外拍摄广告,所以没能来得及打探那名帅哥的资料。

 所幸今天又回到饭店继续拍照,她们立刻兴致跑来问帅哥的职业、年龄等相资料。

 “嗄?”管月岑一愣。总经理旁边每次都有一堆人簇拥着,她怎么知道她们在讲谁?

 “就素那个呀?听说她好像姓臧…”“啊?”管月岑忍不住想笑。怪不得她觉得怪怪的,原来这名丽美女讲话有点大舌头。

 “你快点说呀!”丽美女催促道。“那位是我们饭店的财务部副总,臧柏浩先生。”她立刻收敛起笑意,专业地报告。

 “他有女朋友吗?”丽美女问。“他几岁?”淡妆美女也跟着问。

 “你干嘛和我抢?明明是我先看上他的。”丽美女发现淡妆美女和她同时锁定同一个目标,顿时非常不,直接向对方呛声。

 “你凭什么?是我先发现他的。”淡妆女也不甘示弱,瞪着对方。

 管月岑愣住,这两人不是号称模特儿经纪公司重点培育的明之星吗?怎么为了一个男人就在公开场合互相对呛?

 丽女挑眉斥道:“你就素爱跟我抢!上次那间名牌服饰广告商说要请我拍广告,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找经纪人哀求,还要我搭配你一起拍广告…我呸,人家看上的素我啦,你永远只能当陪衬、当绿叶。”

 “你也不想想自己讲话这么没水准又在舌头,经纪人是担心广告出槌!你以为你除了那张脸,还有什么可以看?脑袋一剖开,里面包是空包弹。”淡妆女也来恶狠狠地回击。

 在模特儿经纪公司,她们互争一姐地位已经很久了,但是丽女的美貌硬是抢走不少代言,让淡妆女气炸了。

 “小姐们,小声一点,你们的争执已经受到注意了。”管月岑本想让这两个女人去自相残杀,但她们争吵的地点偏偏在饭店大厅,不仅难看而且也有损饭店形象,所以她不得不出声提醒。

 “哼,都是你害的。”“哼,都是你自私想和我抢。”两名模特儿发现彼此的争吵声吸引注目之后,为了担心形象受到争议导致代言机会被取消,互瞪一眼后翩然离去,动作优雅地仿佛刚刚发生的争吵都是一场梦幻。

 管月岑皱眉,纳闷自己怎么会陷入这种诡异的事情?自从她和臧柏浩交往之后,才发现他的女人缘好得有点离谱,每次都有人故意探问他的消息,让她觉得超级不

 上次还有一名政要夫人向她探问臧柏浩的人品,说要介绍她的女儿和臧柏浩认识,真是莫名其妙。

 臧柏浩对这些事一律冷处理,从来不提也假装不知道,她虽然有点吃醋,但看他作风坦的样子,自己也不好继续吃味。

 而且自从他们交往以来,他真的对她温柔体贴,好得没话说…一想到这儿,她突然好想见他…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她终于熬以下班时间,可以去找他吃消夜了,耶!

 休息室里,出差了好几天的臧柏浩在与裴岱伟商讨了一些公事之后,感到有些疲倦。

 “岱伟,我先洗衣个澡,换件衣服,刚刚的事等会儿再商量。”他决定先洗个澡,换件衣服,再继续讨论。

 “好,你随意。”裴岱伟看着手中的公文,头也不抬。

 五分钟后,洗完战斗澡走出浴室的臧柏浩,随意地只在际围着一条白色浴巾。他站在简单的衣橱前面,准备挑选要穿的衣服。

 “那件事最近查得怎么样了?”坐在沙发上的裴岱伟一边看报告,一边问臧柏浩。

 “已经可以渐渐收线了。”“证据齐全吗?”

 “我已经查到好几笔不清楚的帐目,资讯组和安全部也配合稽查,效果显着。”他从衣橱里拿出一件蓝色衬衫和长,扯下浴巾,准备换上。

 “太好了,那么…”裴岱伟的话还没说完,此时敲门声响起,未及臧柏浩回应,房门立刻无预警地被推开,管月岑急躁地推门而入,冷不防地看到这么火辣又活生香的场面。

 “啊…”她大叫一声,猛口水。臧柏浩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赶紧拉起浴巾。

 但已经来不及了,管月岑已经因为眼前这火辣的一幕而下两管鼻血。

 裴岱伟见到眼前离谱的景象,蓦然哈哈大笑。“你怎么又鼻血了?”臧柏浩急急忙忙拉好浴巾,出桌上的卫生纸想帮她止血。

 “不要过来!”管月岑一发现他靠近,脸庞涨得通红,鼻血得更多。

 臧柏浩又心急又好笑,看着她涨红着脸鼻血的模样,又心疼又不舍。

 “你到底在做什么?有这么夸张吗?难道你没看过男人体?”他硬是趋近她,温柔地帮她擦掉鼻血。

 管月岑心慌意地摇摇头,根本说不出话来。她虽然看过图片、电影,但第一次这么真实又直接看到这么火辣的画面,根本管不住冲到脑门的热气,以致于火气一冲即下汩汩的鼻血。

 “她大概没看过这么雄赳赳的。”一旁的裴岱伟笑得都出眼泪了。

 管月岑双手掩住发烫的脸颊想要后退,但一个不稳,身子斜侧踢到门板差点跌倒,她本能地攀住最靠近她的臧柏浩,避免跌得狗吃屎,这时她才发现,在他俊帅的外表下,还藏着厚实的膛,不是软软的肥

 他们交往三个月以来,偶尔会拥抱、亲吻,但这是她第一次直接摸上他的膛,而这感觉,真是…呆了。

 她红着一张脸,着鼻血尴尬地想要挪开手,但不受控制的双手却反而有自我意识般地直接贴在他厚实的腔上,然后…就再也移不开了。

 管月岑顿时愣住。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她竟然会对男人上下其手…臧柏浩对这一切感到好气又好笑,明明她还在鼻血,但她的手还是搁在他膛上,没有放手的迹象。

 “你的手摸够了吗?”他忍不住出声问道。“啊…哈哈。”她尴尬地干笑几声,强迫自己放开手,但不管仍个不停的鼻血,最后还连地再偷摸了一把,摆明了就是字当头,不顾一切。

 裴岱伟再度因为这滑稽的一幕放声大笑。“总经理!”臧柏浩则没好气地唤着笑不可抑的裴岱伟。

 “什么?”他擦了一下眼角的笑泪。“别笑了。”

 “呃…”裴岱伟一愣“好吧!”表面不笑只好憋着笑罗!

 好一会儿,等到她鼻血止住了,臧柏浩拉着管月岑,推她到沙发上坐下。

 “我看你先闭上眼睛,坐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换上衣服,免得你又鼻血。”他双眸漾着地笑意。

 “你也取笑我。”她鼻子指控道。“不是,我是为了你好。”他正道,但嘴角也忍不住勾起。没想到管月岑这么纯洁又天真,看到男人的体还会脸红鼻血。

 不等她脸通红且开口回辩。他直接拿起衣服到更衣室内,不一会儿,他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管月岑脸上的红晕,不觉又笑了。

 “你怎么这么急着冲进来找我?”他微笑道。她鼻孔里了两小陀卫生纸,急着张嘴说话,同时努力控制自己的双眸不要一直往他下移去。

 “你不是叫我来找你吃消夜?”他脸笑意,拿掉她鼻孔里的卫生纸,皱着眉头看她“你鼻血好多,我看我还是先带你去看医生,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没什么,小事。”她挥挥手,一点也不在意。

 她从小就是燥热体质,只要火气一大就容易鼻血,一定是刚刚看到太养眼的镜头,才会让她忍耐不住,当场鼻血。

 “你常鼻血吗?”看她的样子好像理所当然且经验丰富,他也忍不住担心鼻血对她而言是好发的。

 裴岱伟忍不住笑着话“我看她是因为一下子见到你惊人的体魄和第二徵,所以才会火气旺盛。没想到她也是纯情派的,大概没真正见过男人吧!”

 他越想越好笑“没想到现在还有女人这么纯情,竟然还会看你的小弟弟看到鼻血,而且眼睛还离不开你那我哩!”

 被总经理这么一揶揄,管月岑红着脸没头没脑地口而出“你管我!我先看盾他那里长得好不好,不行吗?”

 话一说完,裴岱伟再次笑得惊天动地,臧柏浩则又好气又好笑地叹口气,至于管月岑…她的脸越涨越红,而且鼻血就像开了开关般的水龙头一般,又开始

 -----

 “这两笔预算明显浮报得这么严重,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巧立名目的地方。”臧柏浩一脸严肃地下令。

 “是,副总。”下属说完之后,就退了出去。管月岑正在臧柏浩休息室里看杂志,由于休息室就在臧柏浩办公室旁,中间只隔了一道假门,所以她可以清楚听到他办公室里发生的事。

 最近她一班之后都会跑来他休息室休憩,然后等他一起去吃晚餐,不过最近他一直很忙,好像在追查帐务,连和她说话的时间都很少。

 很怪的是,她一点都不介意,因为她觉得他工作的样子好人,他在办公的时候,头脑清楚、用语一针见血,而且可以立刻果断地找出问题症结,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

 不过一想到自己前几天闯进休息室时的莽撞,并说了一堆七八糟的话,不由得臊红了双颊…哎呀!她怎么又开始胡思想了呢?

 臧柏浩忙着批示了几件公文后,起身拉开推门走进专属休息室,正巧就捕捉到管月岑一脸沉思的模样。她不知道想起什么了,使得她的双颊嫣红,看起来相当人。

 看着她就坐在他的休息室里,陪着他办公的感觉,顿时让他的疲惫一扫而空。

 本来他们已经忙完要去吃餐了,但下属查帐时又发现一些端倪必须要他作主,所以才延迟了一些时间。

 “月岑?”

 “啊?”“你在想什么?”

 “没有。”她移开眼睛,看向手上的杂志。“可能还要等十分钟才能出去吃晚餐。”

 “没关系啦!”她把杂志丢在桌上,顺势拿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好几口,以掩饰脸上的红晕。

 “对了,你最近好像在查什么,严重吗?”他耸肩,不避讳地说道:“有人挪用公款,而且浮报预算请款,他做得非常仔细和小心,不过已经被会计师一笔一笔地揪出来了,现在就等证据搜集齐全。”

 “真的吗?”管月岑吓一跳,没想<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