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六章
两人经过这么一个无厘头的问题后,缓冲了之前存在的些许尴尬,她忘却了先前的疑惑,只想好好地欣赏那无垠夜空上的星光。

 “今天晚上的星星好大、好多,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星星了。”她吁口气,舒适地躺在座椅上。

 “天天看也无趣,偶尔看反而能珍惜这一刻。”

 “也是啦!”她很同意他的论点,伸手指着遥远的天空“不过那一颗星星好亮喔,虽然有点小,却是最吸引我的一颗。”

 “哪一颗?”“就那里呀,左手边那一颗。”

 “是那一颗吗?”他也伸出手。“对,就是那一颗,不过…”突然,她的声音抖颤了一下,因为一股温暖的气息正吹拂着她的脸颊,此刻她感地感觉到他靠得她很近、很近,几乎要触及她了。

 “你怎么了?怎么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他转头看向她,气息更为接近,近得她都可以感觉到脸颊的。

 “没…”她几乎说不出话来了,有点想去抓脸的

 “你…”他突然凑向她,不待她做出反应,捧住她柔的双颊,双迅雷不及掩耳地贴上她的红

 她傻住,只觉得双仿佛触电一般有股奇异的电闪过。他轻轻地吻着她的,但又迅速地放开。

 “我情不自。”他在她的耳边低喃,喉咙干燥又苦涩。

 她也口水,一把抓住他的脖子“那就继续情不自。”话一说完,她立刻微启双,猴急地凑向前,依样画葫芦地贴上他的,毫无技巧地在上面磨蹭着。

 他大笑,喜欢她的坦承,于是再度温柔地捧住她的脸颊,仔细地、缓慢地贴上她的。这一次不再是温的吻着,反而是急切地、烈地热吻。

 她只觉得心跳得好快,深陷在他的热吻中,忘却周围的一切,只想要让他吻个够。于是,她呼吸急促地张口,他则趁隙将舌头窜入她芬香的嘴里,尽情地挑

 好一会儿,她被吻得几乎无法呼吸,想要退开呼吸新鲜空气,却又舍不得主动退离他柔软甜腻的瓣。

 直到两人都气吁吁,他们终于停止亲吻,但彼此间的电却越来越强烈。

 他望着她,她也愣愣地望着他,双目会中,彼此间强烈的化学变化已经展开。

 这个吻是什么意思?是想要追她吗?还是藉故想占她便宜?管月岑一直想保持冷静,但他依旧盯着她,让她根本无法保持冷继续思考下去,心跳得更加急速。

 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根本无法相信自己会这么烈地回吻一个男人,而且是自己的上司。明明他们不是很的,她怎么好意思抓住他的脖子让他继续亲吻她呢?喔,好害羞喔…不过,那个吻真的好、好,让她全身骨头几乎都快酥了。

 “你…”她微微颤抖,抓住他的手臂。“你…”他呼吸急促,只想再度品尝那甜美的瓣。

 他们不约而同想开口,随即噗哧一笑,化解了短暂的尴尬。

 “我先说。”她紧紧的抓住他的,直接问道“。”你喜欢我吗?

 “虽然这问题听起来很猴急又很直接,但平白无故和他亲吻,以她的个性而言,不问出原由她是不肯罢休的。

 “我不会吻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他情不自地又凑向她,了她的嘴角一记。

 “可是…”这好奇怪…“你确定?”他一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确定自己的感觉?”他不答反问。

 “因为我们不是很…如果以正式的算法来说,我们才认识两个多礼拜。

 虽然天天在公司都会见到面,也偶尔会交谈,但你有可能这么快就喜欢我?难道你对我一见钟情?”她迟疑又有点得意地问。

 说实话,她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是否喜欢他,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相当喜欢他的吻。

 她的坦率让他不微笑,右手轻轻地拂过她红的嘴,轻轻问道:“你喜欢我的吻吗?”

 “喜、喜欢。”她结结巴巴地开口,双颊发烫。

 “那就好了。你喜欢我的吻,我也喜欢你的瓣,也就是说我们都对彼此来电。至于我们认识多久,和彼此来不来电是没有关系。”他一边低语,一边温柔摸着她柔的脸颊,让她几乎沉醉在他轻声的耳语中。

 “哦…”她被他低沉的声音和温柔的轻触盅惑得胡涂了,心脏怦怦跳,全部的注意力都停留在他脸上,很容易就接受了他的说法。

 “很多事无法解释得太清楚,只要我们能感受彼此的心情,那就好了。”他捏捏她软软的脸颊,又在她的瓣上印了一个吻,继续温柔地盅惑她“这样你答应我的追求了吗?”

 “啊?”他的动作让她不由得全身颤动。“或者你品尝过我之后就决定抛弃我?”他戏谑地问。

 “我没有。”她才不是这样的人。“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我们在餐厅一起吃早餐,来个早餐的约会。”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倾身靠近她,鼻头贴着她的鼻头。

 “几点?”她呆呆顺势问道,同时心头冒出一波波甜蜜又兴奋的泡泡。

 这么快带就答应和一个男人交往,似乎不够理智和冷静,她也明白这不是纯粹的情绪冲动,因为她真的对他印象好极了,更何况感情这种东西不是相处久了就能进发出来的物质,而是形于内的感动,只有她自己可以感受到。或许,从他们初次见面,就已经引起了感情上的代学变化吧!

 “上班前一个小时。”说完,他又在她微微开启仿佛勾人犯罪的红上,迫不及待地再度落下深吻。

 这次,他们吻得更久了…

 -----

 “喂,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苏可欣直盯着管月岑,发觉她只上了淡妆的脸最近总是显得神采奕奕。

 “什么事?”管月岑和她正开完部门会议要一起回到办公室,所以此刻正站在电梯口。

 “你的回头率起来越高。每个经过你的人都会不住回头再看一眼,这种情形比饭店来了国际巨星还惹人注目。”苏可欣调侃地说。

 管月岑面春风的样子让她显得更为亮丽、惹人注目,而她眉间妩媚的风情更惹得苏可欣的怀疑。

 “那又怎样?说不定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所以大家才会一直看我。”管月岑摸摸脸,作势拍掉脸上的东西。其实她常被人盯着,所以早就习以为常,根本不会在意了。

 “少假了,你以为你可以逃过我火眼金睛吗?”苏可欣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尤其她发现…咚地一声,电梯门突然打开,电梯里站了一个人,正是财务部副总臧柏浩。

 苏可欣灵光一闪,贼溜溜的双眸盯着臧柏浩看一眼,再睨了管月岑一眼,嘿嘿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咳咳!”她故意咳了几声打断暗中“眉目传情。”的两人,还推着管月岑进入梯。

 “苏小姐。”臧柏浩向她点点头。“你们要上哪一楼?”

 “九楼。”回管的是管月岑,她的双眼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纵使在苏可欣调侃的眼神下偶尔会尴尬地飘走,但最后总会情不自地又飘到他身上。

 自从那天上山看星星之后,他们已经低调地约会一个多月了。除了第一天在自家饭店的餐厅有个早晨的约会外,为了担心恋情被好事者拿来说嘴,成为饭店里的蜚短长,他们随即转移阵地到其他餐厅或店家。

 而除了早晨固定的约会外,晚上下班之后,他们几乎都黏在一起吃饭、看电影、散步或逛街,只要是时下男女约会的把戏,他们也都做了,而且越来越甜蜜。

 电梯里,苏可欣戏谴地来回打量着管月岑和臧柏浩,直接说道:“怪不得最近我晚上要约月岑一起吃饭,她都说没空,原来她都和副总约会去了。”

 “你说什么呀!”管月岑瞪她。“原来见忘友就是这样。”苏可欣故作广泛应哀怨。

 管月岑假装没听到她的哀怨,反而甜蜜地对着臧柏浩出笑脸。臧柏浩也双目含笑地回视她。

 苏可欣发现这两人明显将她当木头,忍不住好笑地说:“啧啧啧,这么甜蜜都没看到我吗?”接着,她又神秘兮兮地爆料“不过臧副总…最近月岑桃花似乎有点旺盛喔,有人和你一样有着好眼光,正在全力追求月岑,副总你可能要小心一点唷!”她说的是实话。上次有个歌星到饭店开记者会,第一眼就被管月岑煞到,还死烂打地跟她要电话哩!

 “什么?”臧柏浩一愣,看向也是一脸惊愕的管月岑。

 好不容易回过神,管月岑立即向他保证道:“那都是流言、误会,没有这回事,可欣是在开玩笑的。”虽然她常被搭讪,但她一向懒得理会这种事,所以都严词拒绝,让对方知难而退。

 臧柏浩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决定相信她。此时电梯门刚好打开,九楼到了。管月岑先是甜蜜地向臧柏浩挥挥手,随即拉着大嘴巴苏可欣溜出电梯。

 等电梯门关上,管月岑立刻瞪着唯恐天下不的苏可欣“你…我会被你害死!你怎么可以说我桃花很旺?!”

 “我说的是实话啊,明明很多人想追究你。”苏可欣瞟了她一眼。

 “而且谁教你有好事都没告诉我。”“我只是希望低调一点。”

 “低调归低调,你算是你的好朋友吧!连我都没说,你也太见外了。”苏可欣斜睨着她。

 “可是也被你发现了。”管月岑巴结道:“没想到你真的拥有一又火眼金睛,任何事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现在灌汤没用了啦!你已经伤了我的心了。”苏可欣捧着自己的心口,故作哀怨。

 “对不起啦!我是希望等稳定一点才告诉你的。”苏可欣眼一亮,拍拍她的肩膀“看来你们交往得很顺利。好好谈场甜蜜的办公室恋爱喔!”

 “我谈恋爱你怎么笑得比我还开心?”管月岑看着笑得像只狐狸的苏可欣,压抑不住心头骨悚然的古怪感觉,总觉得自己的恋情一被她知道,全饭店也就会知道了。

 “我是为你高兴。”呵呵呵,这样她就可以随时掌握最新的八卦消息咩!

 “你可不要说出去唷!”管月岑坚持。“这是好事,干嘛偷偷摸摸。”

 “不准告诉别人。”管月岑坚持。“好啦!”苏可欣不甘心地瞪她,不过看见她谈恋爱谈得甜蜜的样子,也很为她高兴。

 “对了,你为什么告诉臧副总我有桃花?”管月岑勾着苏可欣的肩膀,先一步防止她偷溜。

 “我只是陈述事实,最近真的有不少人在追你嘛!”

 “那只是…”管月岑叹口气“我已经回绝他们了,也不会难对方一丝机会。”她一来到这饭店上班,就吸引了一堆苍蝇和蜜蜂在她身边打转,她也不是故意的。

 “偶尔也要让臧副总担心一下,顺便哄抬你的身价,我的苦心你都不知道,竟然还责备我。”

 “不要演戏了,苏可欣。”管月岑失笑。她没见过动作举止这么爱耍三八的女人,偏偏苏可欣就是这种人。

 两人边走边闹回到办公室。“找一天来我家吃饭,顺便向我报告你的新恋情。”苏可欣超想知道他们恋情的进展程度。

 “好啦。”管月岑笑着点点头“那要汉大餐才能足我的胃,这样我才会愿意透一些端倪,如果只是清粥小菜,我可不依唷!”

 “没问题!”苏可欣拍拍脯,豪气地说。夜幕低垂。

 晚间近八点,管月岑正在饭店值班,她已经连续加班五天了,从一大早到八点开始,到现在早已经疲倦不堪。

 在业务部因为工作繁忙,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忙不过来时同事间还必须互相支援,所以每到旺季,全体同仁天天都忙得筋疲力尽,但这是传统,所以在业务部的同事们都非常认命,还能苦中作乐互相打趣道:女人必须当男人用,男人必须当畜生用。

 此刻,管月岑站在一楼柜台前,一边招呼来客,一边还必须接电话帮客人订位。她刚结束一通电话,不由得疲倦地掩嘴偷偷打了个呵欠。再几分钟她就可以下班了,下班之后她要先回去泡个热水澡,然后打个电话给臧柏浩。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