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
第二章
原本打算出面的臧柏浩听出那是之前亲切地问妇人要去几楼的声音。

 两兄弟被吓一跳,不约而同望向角落那名长得娇滴滴的女人。

 “你们俩到底有没有礼貌?这里是公众场合,不能随便大小声知道吗?”管月岑板着一张脸,义正辞严地数落两名男孩“如果你们再吵闹,姐姐就要打电话给警察,叫警察伯伯把你们抓起来。你们不要不相信,电梯里所有的叔叔、伯伯、阿姨全都听见你们吵闹的声音了,他们都可以当证人。”她的声音抑扬顿挫,隐隐带着威胁的口吻。

 电梯里所有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随即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因为他们也不想和两个坏脾气的孩子共处密闭空间。

 “有没有听到?”管月岑厉声问道。两名男孩傻傻愣愣地点点头,不敢再造次。

 “还有,怎么可以随便骂人,还叫长辈去死?警察伯伯最喜欢抓这样的坏小孩了,如果你们再这么说,警察伯伯就会到你们家去把你们抓起来关,知道吗?”管月岑教训道。

 小男孩一副被吓到的表情,直到他们走出电梯前都非常安分,再也不敢叫了。

 电梯里恢复安静,有人开始有感而发。“唉,现在的孩子被宠坏了,一点礼貌都没知道,目无尊长、骄纵任,真是糟糕。”一名同样也是五十多岁的妇人说。

 “没办法,现在孩子生得少,第一个个当作宝。”西装笔的中年男人也摇头叹息。

 站在另一个角落的臧伯浩有趣地听着电梯里的讨论,并注视着那名敢出言教训小男孩的女人的侧面。现在人都秉持不管他人瓦上霜的态度,如果不侵犯自己,多数人都选择旁观、明哲保身的态度,像她这么婆且富有正义感的人真的很少。

 不过,她长得很眼,不知道在哪里看过?叮咚!九楼到了,管月岑率先走出电梯,赶着回办公室。

 “啪!”一个人影迅速冲过来,二话不说地将热辣辣的巴掌迅速地甩上管月岑那张雪白透明的脸庞。

 “噢!”“天啊!”“好可怕唷!”电梯门还没阖上,里头的人全都见到这让人震惊的一幕,不由得发现震惊的呼叫与讶异声。走在管月岑后方的臧柏浩也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的管月岑,抚摸着疼痛发肿的脸颊,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显然是罪魁祸首的女子。

 “你是谁?你打我做什么?”热辣辣的脸颊让管月岑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虽然还没照镜子,但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已经肿得像馒头了,又辣又痛像是针般地,所以才会影响她说话。

 从小她的脸一直被母亲视为最值得投资的部位,其他地方怎么碰、怎么撞都行,但就是将她的脸保护得滴水不漏,所以才会白白的,没想到保护了二十五年的脸第一次被甩耳光会这么痛…该死,如果被母亲瞧见她这么不懂得保护脸,她会被骂到臭头。

 “你这只狐狸,到处勾引男人!”打人的女子目皆裂的瞪着管月岑。

 耶?勾引男人?她今天才刚上班第一天耶!好不容易找到另一间饭店的工作,她光熟悉各楼层和各部门就已经忙得人仰马翻了,哪有美国时间勾引男人?

 哇!好戏上场。有人按下电梯暂停键,反正奉承们都是来这里度假的,每个人都很闲,所以没有人发出异议,全都聚会神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你眼睛瞎了?”管月岑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不可能白白挨一巴掌,本想回甩一巴掌,但极力忍住,只是将想再度期上前来的凶女人推开。但此时一股热从鼻子下来,她很懊恼地发现,自己似乎又鼻血了。

 “你还敢推我?”女人火冒三丈,震惊万分。“要不然等着被你打?又不是白痴。”管月岑才不管那么多,努力压抑脾气,同时赶快拿出面纸掩住口鼻。

 “话说回来,这位小姐,你确定你发的对象是我?”

 “当然是你。”女人理直气壮地说:“我问柜台人员公关部的陈小姐是哪一位,她刚好指着你。那时候你刚进电梯,所以我就坐另一边的电梯上来的你算账。你以为现在这么虚张声势我就会怕你了吗?”

 管月岑傻眼,这女人也太宝了吧!搞错还这么理直气壮?!她虽然长得娇滴滴又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但除了脾气大,她的个性更是强硬,对于勾引别人的男人这种鸟事,她觉得层次太低,才不屑这样玩。

 不过看在对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她只好忍住不耐烦,平心静气地想和对方讲道理。而且她不想第一天上班就惹是生非,一个不处理好,万一又被开除怎么办?

 “小姐,我姓管不姓陈。”管月岑口气,忍住倒甩一巴掌的冲动。

 “而且我今天才第一天上班耶!我想你完完全全搞错了。”她擦了擦鼻子,发现在鼻血还是没有停止。

 “第一天上班?”原来张牙舞爪怒气冲冲的女人表情一变“你不是陈小姐?

 但是柜台明明指着电梯入口,那时你刚好就在那里等电梯。”管月岑出假面微笑,眼里冒出大火“小姐,虽然我的名牌还没有做好,但我可以斩钉截铁的告诉你我叫管月岑。而且那时候等电梯的人不少,你不会是看我漂亮就以为我是勾引你男朋友的人吧?”

 “但是…”“或者,你以为我故意谎报名字?”管月岑睨她一眼“在众人的见证下,我可以拿出身份证,但是你必须向我道歉,还必须赔偿我看医生的钱,不然白白被打一巴掌,我可亏大了。对不对呀?各位。”脸颊红肿的她故意问向围观的人,还可怜兮兮地出擦鼻血的卫生纸。

 围观的众人被她这么一问,全都正义感十足地点点头。没想到现在局势逆转,打狐狸的大戏变成一场乌龙闹剧。

 管月岑气定神闲地拿出身份证,要让对方俯首认罪,同进摆明了要和对方耗到底的精神。

 “呃…”女子见状顿时气焰全失,也不想看管月岑的身份证了,只想离开这个让她出糗的地方。

 “想跑?没那么容易,你欠我一巴掌。”管月岑突然伸手紧紧抓住想开溜的女人。

 “对不起,我只是很不甘心。”女人突然哭哭哭啼啼起来“我和他交往五年,掏心掏肺地对他,还出钱供他出国念书,谁知道他前阵子说要和我分手,只是因为他嫌弃学历不好,认识另一个和他同等级的女人,想和她在一起生活,他不要我了!呜…”

 管月岑发现在女人开始哭泣,顿时傻眼。眼角再瞄到一名正鬼鬼祟祟准备从另一边溜走的女人,立即恍然大悟。原来那名想溜的梁上君子且刚好和她一起进电梯,也不知道这女人眼睛是被蛤蜊夹到还是怎样,竟然乌龙地错认是她,害她背了黑锅,白白被甩了一巴掌。

 “她陈的小姐,你给我站住!旁边的人拉住她,不要让她跑了!”管月岑对着想溜走的女人大喝一声。

 全部人都被她的喝令声吓到,一起看向那名想溜的女人,还有人真的听命管月岑的要求,抓住陈小姐不放。

 “呐,别哭了。被你打一巴掌我都没有哭了,你哭个什么劲?我帮你逮到和你男朋友搞暧昧的人了,就是那个长头发想开溜的女人,你快点去找她算账吧!

 我也不要你赔偿了,算我倒霉吧。”管月岑自认倒霉,也懒得介入这场莫名妙的纠纷,只将愣住的女人推了一把,叫她去找罪魁祸首算帐。

 “原来你才是狐狸!”原来可怜兮兮的女人抹了抹脸上的鼻涕和泪水,面对着真正的情敌时,立刻精神大振,还开始恶声恶气“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的男人就算了,还怂恿他与我分手!”

 “不关我的事,是你抓不住他的心。”陈小姐也出准备作战的神情,输人不输阵开始尖叫。

 两个女人针锋相对起来,护骂与尖嚷不绝于耳,管月岑对眼前的一切看傻了眼。幸好她只是路人甲,否则今天闹出笑话的铁定是她。

 缓缓地叹了口气,发现鼻子不再血后,她不愿意再看两名女人为了一个用情不专的男人大打出手,决定叫安全部门的人员来处理。如果她够理智的话,就不要手管太多,免得莫明其妙又卷入纠纷,落得被开除的后果,至于其他人的事,她管不着。

 不过上班第一天就碰上这种鸟事,还真晦气。切!

 -----

 “你迟到了。”布落湾饭店总经理裴岱伟一看到好友臧柏浩姗姗来迟,立刻不悦地出声。

 “我已经尽快赶来了。”臧柏浩气定神闲的回了他一句,一点都不将他的不悦放在心上。

 “我怕你不来了。为了邀请你来,我还必须用我的项上人头向董事会保证,我是牺牲了一切呀!”裴岱伟一脸正地表示。

 “喔。”臧柏浩笑了笑“反正你的项人头又不值钱,而且很多人应该希望你项上人头不保吧!这样饭店业顺势洗牌也好。”

 “臭小子,讲这样,我们同侪这么多年,这样奚落我,不怕我伤心?”裴岱伟好心情地嘻嘻一笑,起身抱住好友寒暄。

 “你要不要喝些什么?”“白开水。”

 “白开水?”裴岱伟咋舌“你还是保持一贯的老样子,连喝个饮品都这么节制,不喝咖啡、不喝酒,连上等乌龙茶也不喝,一辈子只喝白开水,那你的人生到底有什么乐趣?”他的声调抑扬顿挫,显然以调侃对方为乐。

 “我只是不喜欢喝有味道的饮料而已,和人生乐趣是两回事,你也太会大惊小怪了。”臧柏浩没好气地睨了裴岱伟一眼。

 “是是是。”裴岱伟吩咐秘书帮他倒白开水后连忙将话题拉回正题“怎么样,你考虑得如何了?虽然只是管理八间饭店的财务长而已,对你来说是大材小用,不过经过几年的磨练之后,亚太地区的财务长应该非你莫属了。”

 臧柏浩是学财务出身,但在学时期曾于国际连销饭店里实习,后来因优异的表现,毕业后被网罗进入饭店担任正职财务人员,之后几年更被拔擢担任管理阶级的职务,又曾在海外包括新加坡、岑里岛等地担任要职。

 “你应该知道,对我来说,职位不得要,我比较乐于接受挑战。”

 “所以我才会用各种方式拜托你来我们饭店任职嘛!”裴岱伟搔了搔头“最近布落湾饭店包括香港总店的业绩都不是很好看,我被那些不做事只会讲大话的董事们盯得头包,如果你能来帮我,一方面可以发挥你的财务专长,一方面又可以拓展业务,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举两得。”

 布落湾饭店是裴家的家庭事业之一,除了国内五间饭店外,在香港、新加坡共有三间连锁饭店,近年更准备进军中国大陆,所以必须找个能独当一面的财务长当他的有力后盾,而能力卓越的臧柏浩是他心目中的第一人选。

 “看来我不答应你是不行了。”对他而言,在哪里工作都一样,本来他对好友的提议不置可否,但刚刚发生的事让他开始有兴趣留在这儿…

 “你答应了?”裴岱伟放心地笑了“有你在最好了,这样我的改革计划才能推动。”

 “你可不要把我榨干了。”臧柏浩幽默地回他一句。

 “薪水比照你原来的公司,不过多了更多的分红奖金和绩效奖金,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不会亏待你了。”为了透过一连串密集创新的行销策略活动,结合饭店各项全面改装计划,以维持饭店在国内与国际市场上高优质服务的专业品牌形象,这些付出是必要的。

 “那就好。”“既然正事处理完,我可以问你为什么今天会迟到吗?”裴岱伟注意到臧柏浩进来时嘴角噙着微笑,这真是太难得的画面,让他克制不了好奇心。

 “我碰到一个很有趣的女人。”“女人?”裴岱伟差点被咖啡呛到“你在哪里碰见的?”

 “你们饭店。”“咦?”裴岱伟被引发出兴趣“你认识的?漂不漂亮?”

 “你就只能问这种没水准的问题吗?”臧柏浩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

 “这是男人本嘛!”裴岱伟诚实地说出男人的特色。

 “你的芭莉丝呢?”芭莉丝是裴岱伟的新任女友,是骄纵、挥霍成的富家千金,臧柏浩非常不喜欢这类的女人。

 “我知道你不喜欢芭莉丝,但好歹也给我第一个面子,语气不要这么唾弃。”芭莉丝是姨妈那边介绍的人,他虽然不甚喜欢但还是会接受。

 “既然你这么维护她,怎么又这么关心别人的女人漂不漂亮?”对他而言,一个人应该专情,怎么可以如此心不定。

 “这是不同件事嘛!”臧柏浩的语气里充了不赞同“你们以后会走下去吗?”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裴岱伟装傻“你知道有人笑话是这样说的,太太不如丑女,丑女不如辣妹,辣妹不如名模,名模不如美女。”

 “然后呢?”臧柏浩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笑。

 “你继续听下去就知道原因了。”裴岱伟笑了笑,继续说道:“和美女上得要死,和名模上贵得要死,和辣妹上累得要死,和丑女上铁定生不如死…但是和太太上,会天天装死,哈哈哈…”“所以你的重点是什么?”臧柏浩冷着一张脸,根本无法和这种滥情的家伙产生共鸣。

 “我要天天和美女上,才不想每天回家装死,你懂吧!所以现阶段我根本没有和芭莉丝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裴岱<爱你爱到流鼻血> M.icSxS.cOM
上章 爱你爱到流鼻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