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19、正文完
气氛越来越旎暧昧,两人正在绵的拥吻,一个低沉感的声音响起“绣儿,如昔正在哭着找你哦!”两人尴尬的回头,见煌抒寒优雅的倚在门上,狭长的双眸幽深,正灼灼盯着他们俩。

 锦灵绣慌忙退开一步,脸上染上红晕。为什么她要心虚的像个偷情时被丈夫抓住的女人一样?

 宫千翌和煌抒寒彼此对视着,凌厉的视线胶着中,空气里仿佛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在爆裂燃烧。

 锦灵绣赶紧拉开煌抒寒“你不是说如昔哭了吗?我们快走吧!”“哼。”煌抒寒瞪了宫千翌一眼。

 宫千翌不屑的瞥过脸去。

 锦灵绣在一旁陪笑着,生怕得罪了这个,又怕伤害了那个,汗水都冒了出来。

 直到煌抒寒挪动步子跟她离开,她才算松了一口气。唉,这两人还是这么不对盘啊!偏偏她哪个都不敢惹。

 神啊!救救我吧!

 踏入西熙宫,她急急向内奔去,大力抱起上坐着的小女孩“乖如昔,不要哭,娘在这里啊!”那小女孩只有周岁大,小小的身子,灵秀的眼,十分可爱。她不耐烦的让她抱着,看见煌抒寒走进来后,更是奋力要挣脱她的怀抱。

 锦灵绣正投入的哄着她“如昔不哭哦!”嗯?她哪里哭了?小女孩漂亮灵气的眼睛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也是,记忆中这个孩子,从出生就没有哭过。

 锦灵绣呆呆的看她挣脱出她的怀爆还有模有样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呜呜,这个小孩,也不想当初是谁累死累活生下了她。

 可是,她偏偏疼她疼的要死,谁让她是她唯一十月怀胎生下孩子的呢!她只觉的她每皱一下眉,她的心都会跟着痛一次。所以,煌抒寒一说她哭了,她就十万火急的跑来。

 她回过神来,总算想起那个罪魁祸首,她怒了“抒寒,你搞什么鬼?”身后一双大手将她狠狠锁入怀里,热吻急急的落下,他在她耳边吹口气“你说呢?”他的声音微纬哑,双手肆意在她身上游移着。

 “别这样,抒寒,如昔在这儿呢!”她挣扎着。

 “哪有?”他低笑,吻得更加烈。

 她转头一看,锦如昔小小的身影早就摇摇晃晃的朝门口走去,消失在门外之前,还同情之极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自求多福吧”

 这是…这是什么小孩啊?!

 像是不于她的分心,煌抒寒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在她的颈脖上一路狠狠的咬着,大手按住了她前的蓓蕾,在那里轻慢捻。她的思绪瞬时被了回来。

 在他的强烈攻势之下,她很快就浑身酥软。她奋力抵挡着他动的手,委屈道“干嘛骗我?害我以为如昔真的会哭着找娘亲了,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天知道,她多希望这个小女儿能多亲近她一些,不要年纪那么小,就一副拽拽得酷样。

 “你在中凰宫连着住了几天了?”他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问。

 “那个…嗯…五天…不…四天…”锦灵绣努力回想着,愈加心虚,他吃醋了吗?

 “哗啦”一声,她贵重繁复的宫装被他撕成两半,他一言不发把她扛在肩上就向卧室走去。

 “啊!我错啦!我再也不敢了!抒寒你放开我啊!”她尖叫,紧紧拉住门口的门槛,死也不松手。抒寒生气了,呜呜,她才不要去,会被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

 他狭长的眼眸里幽光闪动了一下,痞痞的笑了笑“哦?你害怕了。可怜的绣儿,你怕什么呢?你知道,我是很有肚量,很大方的。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他优雅人的轻轻拨开她紧抓着门槛的手,在她手上温柔的啄吻着。

 “真的…真的吗?”锦灵绣高悬的心放了下来。

 “我当然没有生气,我只要…”他非常温柔,非常深情的望着她“只要你把这些天欠我的还给我就好。”

 “知道吗?你不在身边的夜晚,我可是彻夜难眠啊!脑中尽是你这个小妖

 你该怎么补偿我呢?”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他笑得愈加优雅“我算算,也别太多了,我的小绣儿可会吃不消的。一天算五次就罢了,我们今天就来个二十次就好!”看着他似笑非笑的俊脸,脸上的神情竟有些认真。锦灵绣死的心都有了,拼命挣扎着,鬼哭狼嚎起来“不要啊!我会死的啦!抒寒…我错了…”他扛着她大步走去,她的求饶声被什么堵住,瞬时安静下来。

 良久良久,空气中的气息渐渐淡去。

 静谧的内室里响起了煌抒寒足的低语“绣儿,听说今天你拒绝了大臣们送上的,专门选来为你充盈后宫的十个美男?”“嗯。”锦灵绣有气无力的声音“可不可以看在我只要你们就够了的份上,减少几次。开恩啊!抒寒!”

 “好啊!”感的嗓音低喃“看你这么识实务的份上,就减少…一次吧!”“啊?”

 “现在,我们就来把那剩下的5次补足吧!”

 “不要啊!”空气又火热起来,急促的嚣暧昧的响起…神啊!救救我吧!

 绵轻柔的乐曲中,美丽的舞姬曼妙的轻舞着。

 锦灵绣一边吃着宫千壁剥好喂来的荔枝,一边享受着祁莲的按摩≡从她把政务交给了宫千翌,把军务交给了煌抒寒,以他们俩的能干,她这个皇帝当的,真是悠闲舒服!

 想出让他们一为左相,一为右相,在朝中辅佐她。她还真是聪明啊!她在心中小小赞美了自己一下。

 看看身边纯净耀眼的宫千壁,再看看脚边妖娆妩媚的祁莲,她欣赏着两种决然不同的美丽,感受着他们的温柔。还是小壁和莲儿乖巧啊!

 她长抒一口气,惬意的想,这才是人生啊!因为昨天煌抒寒的烈而酸痛的身体在祁莲技巧的按抚下也渐渐舒服起来。

 她眼珠溜溜的在他们俩身上打着转,一个圣洁明的仿如仙子,一个妩媚靡丽的仿如妖魅,光明的美和黑暗的美都各有千秋,她看的养眼无比,口水都快掉了下来。

 “花痴!”一声冷哼让她瞬时坐直身体,从梦一般享受的境界中醒来。

 一个英姿拔的少年站在她面前冷冷的瞪着她。他眉目妖,生就一副祸水的长相。偏偏他目光犀利,冷酷的涅带着点玩世不恭的颓废,更加人之至。

 “盼儿!”祁莲急急的呵斥“你怎么跟娘说话的?!还不道歉!”“没关系,难得盼儿过来,你们的课上完了吧?过来陪娘说说话可好?”锦灵绣忙笑道。平时锦盼和锦念修要接受王子的种种课程,文武兼修,很是忙碌。

 她早想和他们多亲近亲近了。

 “谁要跟你这个女说话!”锦盼不屑的看看已经呆掉了的锦灵绣,潇洒的转身走掉。

 祁莲跺跺脚,这个儿子,性格和他截然不同,从小就叛逆无比。对软硬不吃的锦盼,他也没有办法。他忐忑不安的说“皇上,你别生盼儿的气。其实他心里一直很想你的。只是,这孩子的表达方式有点问题。”是吗?还真是独特的表达方式哎!她苦笑着想。从她回来,盼儿对她就总是爱理不理,冷嘲热讽,连娘都没有叫过一声。看来他很不喜欢她。改天,她要好好和他谈谈,挽回一点儿子的爱。

 她安慰了祁莲一会儿,想起和盼儿一起上学堂去了的小修,向宫千壁道“小修呢?我回来后还没有怎么见到他。听说你不准他来见我。为什么?”宫千壁尴尬的说“也没什么,他胡闹得太不象话了,我得好好教育一下他。”自从锦灵绣回来,正是懵懂少年的小修不知怎么说自己觉得天下最好的只有娘亲,非要嫁给她不可。正在被他严厉的教育改造中。只是这样荒唐的事,他怎好意思告诉锦灵绣。

 靠在舒适的软垫上,想着这些让人头疼的儿子,锦灵绣疲惫的闭上眼睛。宫千壁和祁莲看她倦了,轻轻退了下去。大殿中立刻安静下来。

 羽般的轻触让她的,她睁开了蒙的眼睛。

 一个少年躺在她身边,青葱般的玉指在她脸上轻触着,见她醒来,他怯怯的收回手,不安的看着她。

 哇!绝!她眼前的美景让她瞬时清醒了几分。

 那少年粉的脸仿佛能掐出水来,皮肤精致细腻的连一点点瑕疵都找不到。

 他娇如花的脸上,睫又黑又长,鼻子秀,红滟滟的人的让人想咬一口人的还是他的眼睛,他黑亮的大眼睛漉漉的,纯纯的如同小鹿一般的目光狠狠撞击到人的心底,让锦灵绣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了下去。

 恍恍惚惚之中,她尤自不解的想,哪里来的少年,竟如此美丽?难道是那些多事的大臣送来的礼物吗?

 那少年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缓缓贴近去,含着了她的,轻轻着。他明显不知道该如何接吻,只是含住她的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老天!他的如此柔软、如此清香,他身上还带着点淡淡的香。他青涩无比的吻让锦灵绣全身都颤抖起来。对这个娇美的少年,她莫明的疼犀本想推开他的手竟抱住了他的身子,伸舌在他了一下。

 他瞬时战栗起来,学着她的样子,滑腻的小舌探入了她的嘴里,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柔软“娘娘,我好想你!”

 “娘娘?”锦灵绣顿时僵硬在那里,她睡意全消,迅速推开身上的少年,眼睛,果然是锦念修!

 他嘟着嘴,不解的看着她,还想扑过来“娘娘,我还要亲亲!”她狼狈的躲过,慌乱的一个翻身,站在地上“小修,你已经长大了。不能这个样子!”

 “长大了就不能和娘娘在一起亲亲了吗?”锦念修不解的想了想,又快乐的笑起来“那我就嫁给娘娘!做了娘娘的侍郎就可以整天和娘娘亲来亲去的了!”他雀跃的跳下地,抱住她撒娇“娘娘,你快娶小修好不好?小修要和娘娘永远在一起!”

 她哭笑不得的退开一步“小修!”

 锦念修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娇的小脸黯然的垂了下去“娘娘不爱小修了吗?”

 “怎么会?”看不得他委屈,锦灵绣心疼的把他搂进怀里,在他柔的脸颊上亲了亲“我最喜欢小修了。”

 “那娘娘娶了我好不好?我也要像爹爹一样,做娘娘的侍郎。”他期盼的望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啊眨,这可是他从小的志愿!

 “这…”锦灵绣正不知怎么办才好,锦盼冷冷的声音响起“锦念修,你爹正在东翎宫到处找你呢!你还不快回去!”

 看着锦念修嘟着嘴,一步三回头的走去,她从没有觉得锦盼冰冷的声音如此可爱过。

 锦念修眼看走到了门口,又飞快的跑回来在她上重重亲了一下,才不舍的离去。

 锦灵绣无奈的抚着自己的,苦笑不已。盼儿不喜欢她让她懊恼,太受小修喜欢,也让她为难啊!

 锦盼懒洋洋的站在她旁边,深幽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她此刻披散着长发,赤着雪白的双足,灵秀的眼眸困惑着,傻傻的神情分外的可爱,像刚从梦里走出来的仙子。

 锦灵绣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赶紧拉住他的手“盼儿,你来得正好,我早想跟你谈谈。”

 她皱眉苦思,竭力想着怎么讨儿子的心。

 锦盼不羁的脸上出好笑的神情“哦?谈什么呢?”他暧昧的挽起她脸颊边的乌发把玩着。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奇怪的神情,踮起脚亲了亲他的额头“我毕竟是你的母亲。你不要这么讨厌我好吗?”谁让他们发育的这么好的,竟然一个个比她还高。害她主动示好也很费力气。

 锦盼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谁说我讨厌你的?”他的笑容说不出的人,带着点厌世的颓废。

 她愣愣的望着他,不解的瞪大了眼睛。

 “我只是讨厌你是我父亲的子而已!”他在她耳边说,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忽然闪起熠熠的亮光,他猛地将她抵在墙上,狠狠吻了过去,蛮横的舌在她嘴里横冲直撞,她一楞,倏地拼命推开他,愤怒的瞪着他。

 平时的冷漠完全褪去,他精致美丽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气,妖无比。

 这…这真是她的孩子吗?锦灵绣寒颤了一下。

 他魅的的红“忘了告诉你,靠不绝花诞生的我们是秉承父亲的血和母亲的气所生。换句话说,我们身上只有你的气,而没有你的血。所以…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的母亲!”

 锦灵绣如遇雷击,完全的傻掉了。

 神啊!救救我吧!

 【全文完】  M.icS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