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18、爱恋
“一,二…三!”两人肩并肩躺在青纱帐中,一起打开了手中装萤火虫的纱袋。漆黑的夜中,立时闪烁起一点点绿幽幽的荧光。

 这是他们小时候最爱玩的游戏,那些荧光飞舞着,围绕着他们,梦幻一般的美丽。时光仿佛倒,两人几疑身在梦中…

 锦灵绣披散着乌黑的长发,趴在他膝上,皓白的手臂支着下巴,不时伸手去抓飞过身边的荧光,孩子气的笑。

 煌抒寒凝望着她可爱的涅,真是“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他脸疼犀伸手握住她的纤手,黝黑的双眸发着亮“绣儿,你爱我吗?”“嗯,”锦灵绣点着头,老实的答道“虽然我也爱着别人,但抒寒你对我来说,是不可替代的。”

 握她的手紧了紧,他深深叹了口气,似是释然,似是忧郁。他低沉的嗓音在暗夜里无比魅人“那如果我说…我们永远不回去了,你只能永远陪着我一人,你会答应吗?”

 她一僵,美眸瞬时出悲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笑了,在她头废使劲“傻瓜,我知道你放不下他们,放不下宫千翌的。我怎么舍得令你如此难过?只是,你这样说,我很开心。等你生下我们俩的孩子,我们就回去吧!”

 “你不恨翌哥哥了吗?”她跳起来,惊喜的问。

 “当然恨!他竟敢陷害我。”他眸中染上一层冷“不过,换了我也会那样做的,说不定比他更加狠辣。毕竟,要是没有我,你一定早就和他两情相悦的在一起了。为了保卫自己的爱,谁都会用点手段的,只不过看谁的手段更加高明罢了!”

 她愕然的睁大了眼睛,有些模糊的疑惑渐渐浮现在脑海中。

 看出了她的疑虑,他倏地狡诈的笑了笑“其实,我上次是故意战败的,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取得战争的胜利。”

 看她不解的样子,他嘴角上翘,黝黑的眼眸得意的闪亮着“我发现绣儿你除了对宫千翌,对其它人总是要亏欠到不行的时候,才肯接受。我想,我只有把一切都舍弃,快要死在你的手上的时候,你才肯敞开心扉来接受我吧!”“笨蛋!”锦灵绣怒了“要是你真的死掉了,怎么办?”他疯了,原来他不仅用国家,竟用性命当了赌注。想起当时他的险况,连天机子都差点无力回天。她战栗了一下,扑过去抱住了他。

 他的下颌抚摩着她的发顶,不在乎的发出了低沉的笑“那就死掉吧!”敏捷的伸手握住她打过来的手,他在她手心上啄吻了一下“最后,你还是手软了不是吗?那么近的距离,你的倾城刺却斜斜擦过了我的心脏,竟然如此失去准头,可不像你出手的风格哦!”“抒寒,对不起,我把你成了那个样子。”她眼角顿时滚下泪来,望着他的俊颜,愧疚不已。

 “别傻了,”煌抒寒笑了笑,吻去她眼角的泪,坏坏的笑“其实还是我更技高一筹不是吗?不但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还让你离开了他三年,只陪着我一个人三年!”还有,绣儿有了他的骨,而且是自己亲自生下的,定会比那些用魔法诞生的宝宝还要疼惜。他宠腻的抚摩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快乐的想,小绣儿,你使坏的段数跟我比还差上那么一点点啦!看你这辈子还跑的出我的手心!

 毫不知情的锦灵绣十分感激他的雍容大度,果然一个劲朝他傻傻的笑。

 “呵呵,宫千翌肯定气坏了吧!这些年也够他受的了。”他开怀的一笑,玩笑的神情认真起来,深情的眼眸锁住她的眼“谢谢你,绣儿。这三年,我过得好幸福!”

 他缓缓移过手去,握住她的,十指紧扣在一起“绣儿,你回去后,还会陪我看萤火虫吗?”

 胜利?幸福?可这胜利、这幸福,的的确确是用他的王国、用他的生命换来的!她强忍住眼里的泪,柔声说“当然啦,笨抒寒!我决不会告诉别人,堂堂东煌王和锦圣王竟然会这么孩子气。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哦!拉勾勾。”她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皇都,歌舞升平,一派盛世的繁荣景象。

 民间对他们久病的女皇担忧不已,自发的盛行起各种乞福活动,希望她能够快点好起来。她是他们挚爱的女皇,是锦圣国的骄傲,也是圣临大陆的传奇。传说中她天资国,聪慧过人,连风华绝代的宫相和与她齐名的玄玉公子、华壁公子都折服在她石榴裙下。现今的大王子锦念修和二王子锦盼,也是人中龙凤。更何况在她的领导下,锦圣国统一了天下,合并了三国,空前的强盛。

 因此女皇的传奇越传越神,寺庙的香火益鼎盛,烧香拜佛的人们络绎不绝…这皇都最有名的天恩寺,来了几名显赫的贵客。

 为首的白衣公子清贵俊雅,风华绝代,清澈的眼眸扫过处,自有一种高贵和威仪,人们都不自觉的垂下眼睛,为他让开道路。

 他左边的青衣公子更是不凡,一眼望去只觉“美人如玉,君子如玉。”他美丽脱俗的如同天边的白云,明耀眼的如同天上的神坻。他身边一个娇美的少年美眸含泪,紧紧贴着他立着,正跟他说着什么。

 而右边的紫衣公子虽是一头罕见的白发,却是清妖娆,妩媚靡丽。他身后跟着一个气度不凡№姿英的绝少年,那少年周身却围绕着一股据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气。

 他们身边跟着众多的奴役和侍卫,一看就是显贵非凡。奇怪的是,这样出色的他们,每个人都仿佛很是忧伤。

 虽然有重重侍卫将他们与人群远远隔开,可是他们所到之处,人们都不呆呆凝视着他们,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上的神仙。天啊!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出色这么美丽的男子!一路上他们不知俘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招来了多少男子的妒恨。

 一行人来到早已恭候着的大殿中烧香许愿。此处不许闲人进入,唯有缈缈的青烟和佛堂特有的肃穆气息陪伴着他们。

 “爹爹,你说娘娘很快就回来。可是为什么都五年了,娘娘还是不回来?难道她不要小修了吗?可是小修很乖很听话的,她为什么不要我啊?”那娇美的少年大概4、5岁,不断抹着眼泪,正是锦念修。

 宫千壁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锦盼哼了一声“哭有什么用?我爹爹这些年眼睛都快哭瞎了,她不是也没有出现。我看,都怪逸王殿下,当年将东煌王的半死,她才绝望离去,不管我们这些年怎么向上天苦求,也不回来。”看到宫千翌黯然神伤,祁莲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向宫千翌陪笑道“盼儿因不绝花的灵力生长得太快,别看他已是少年的涅,其实心还小,老是说话。请殿下千万不要怪他。”

 宫千翌苦笑着摇摇头,来到佛前跪下,清澈的眼底多了一抹悲伤之。锦儿,要是我早知道你那么在乎他,我宁可自己死在他手上,也不会伤他一下的。锦儿,你还没有原谅我吗?为什么不回来。你可知道,这些年我有多么想你?多么后悔?

 他郑重的许下心愿:神啊,只要锦儿能再回到我的身边,让我付出一切我都愿意。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定要找到她!

 一行人出来时,天色尚早。他们挥退了侍卫,自己沿着风景优美的山间小路缓缓行去。

 一路上大家都心事重重,沉默不语。

 转过一个转角,远远见一座小亭坐落在峭壁之上,里面仿佛有人。

 “大哥,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可好?”宫千壁心疼的擦擦锦念修额头的汗,问道。

 宫千翌正要点头,蓦地呆怔了一下,他慢慢睁大了眼睛,喃喃了一句什么,飞快向小亭掠去。

 从来没有见过大哥如此失态的样子,宫千壁赶紧跟了上去,然而他也很快呆住了…小亭中,一个白衣女子清灵的脸在纱帐后半隐半,她听到了什么似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抱着婴儿的玄衣男子。

 峭壁上两人的衣决飘飘,风采卓然,好一对神仙眷侣!

 “阿绣!”宫千壁惊喜的高呼一声,飞身向他们跑去。

 宫千翌已经先一步冲过去抱住了她,他一贯的文雅完全消尸紧紧抓住她,把她按在怀中。他在她耳边狠狠的说“锦儿,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这辈子你休想再离开我!”

 圣临大陆上张灯结彩,举国庆着他们的女皇身体康复,重理朝政,还娶了玄玉公子做西宫侍郎,来了三公主锦如昔的周岁生辰,真是三喜临门!

 金壁辉煌的皇宫中,锦灵绣正着一脸严肃的宫千翌,可怜兮兮的问“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我今天也想去你的中凰宫。求你啦,翌…哥…哥…”她拉着他的袖子,拖长了声音撒着娇。

 “皇上要临幸微臣,真是微臣天大的荣宠,微臣岂敢不允?”宫千翌长身玉立,眼角眉梢多了些成的韵味,清雅的风致更胜往昔。他目不斜视的盯在地上“只是,这与礼不和。皇上既然刚娶了西宫侍郎,就该多去那里才是,不能天天腻在臣那里。”

 “翌哥哥,你还没有原谅我啊?我错啦!我不敢啦!你饶了我吧!”锦灵绣苦着一张脸,她实在受不了他整天一本正经“微臣、微臣”的样子。

 宫千翌看看她懊恼的脸,微微笑了笑。

 她眼睛亮了亮,立刻贴了上去,抱住他纤细的“翌哥哥,这些年来我好想你的。可是我也不能再伤抒寒的心了是不是?我的一颗心,早恨不得飞到你身边,伴着你。”

 宫千翌脸色一柔,抚摩着她清秀的小脸“那他们呢?你不爱他们吗?”清朗动听的音中隐隐的酸涩。

 她仰起脸,认真的说“不一样的。我对抒寒,混合了友情、亲情、太多太多的感情,我也分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我对小壁,是愧疚、喜欢、欣赏。我对莲儿,是怜惜、心疼。”她的眼眸氤氲起来,似梦似幻的美丽“但我对你,是纯粹的爱恋,刻骨的绵,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逃不掉了,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她踮起脚尖,拉下他的头,轻轻吻了上去,似在述说着她的倾慕爱恋。

 “锦儿,那你答应你决不再离开我喽?”他将她微微拉开一点点,清澈的眼眸人的一瞥。

 “嗯。”她被蛊惑般的乖乖点头。

 他长长的睫眨了眨,眸中很快浮上一层潋滟的水气。

 他弯低下头去,执起她的手,亲吻着她的指尖,叹息道“谢谢你,让我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她眨眨雾蒙蒙的眼睛,拉起他吻了上去。

 他温柔的凝视着她,俯身相就,辗转的舌温软而绵,用柔情来回报。

 清雅的味道自他身上不断传来,她的心随他飞扬在这刻骨的爱恋里,在这悠远的香气中幸福的沉沦…  M.icS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