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17、爱情
山,采云浆被誉为世间最美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青山环抱之下,清澈的小溪涓涓从美丽的山谷中过,几间雅致的竹舍坐落在一片紫的熏衣草花间。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脸悲伤的站在竹舍前一个土堆前。

 锦灵绣远远的跑回来,气吁吁的放下了背上的药篓,身形未定就急急道“师父,你要的药草我都采来了。这几天抒寒怎么样了?他醒了吗?”那老者正是她和煌抒寒的师父…天机子。

 他侧过清癯的脸,肩膀微微耸动着,指着那一堆新土,悲伤的道“抒寒…抒寒他…”

 锦灵绣恐惧的睁大了眼,泪水瞬时了下来。

 她颤抖着走到那堆新土前“扑通”跪了下来“抒寒…是我害了你…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她悲不可抑的扑倒在土上,狼狈的大哭着“呜呜,抒寒,对不起!其实,我在你倒下时才发现,我一直是…爱着你的,只不过,这爱…在太长太久的岁月中藏的很深很深,你就像…空气和水一样,拥有时觉不出来,失去后,我才发现…你的重要。”

 她秀雅的气韵全尸哭得像个孩子,大喊道“抒寒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我是爱你的!”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爱着你,久到忘记了我是爱你的…“我听见了…”低柔到让人心安的声音,一双大手从身后抱住了她,温暖坚定的一如初见。

 她不敢置信的回过头来,看到煌抒寒英俊的脸上是柔情,黑曜石般的眼眸无限温柔的注视着她,她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煌抒寒轻柔的用衣袖拭去她脸上的眼泪,低沉好听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心疼“绣儿,乖。别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只要你还需要我一天,我怎么舍得扔下你死掉呢?”

 “抒寒…真的是你…”锦灵绣呆呆抚摩着他憔悴的脸颊,温热的肌肤,幽深的长眼,坚毅的下巴,深刻的五官,他眼眸中灼灼的神采她是如此熟悉。她倏地紧紧抱住他,快乐的大喊“抒寒,太好了,你没有死!”“谁说我死了?”他看着她,因为她单纯真挚的快乐而喜悦。原来,她也是爱他的。太好了,她爱他!他的心被柔情装得的,此刻恨不得让全世界来分享他的幸福。

 锦灵绣怨愤的盯着他们旁边正准备开溜的老者,那怨灵一样的目光让天机子灵灵打个寒颤。

 煌抒寒放开锦灵绣,一闪身挡在想逃的天机子面前,冰冷的视线了过去“师父,你又欺负绣儿!”

 天机子嘿嘿笑着,以完全不符合他仙风道骨形象的狡诈眨折睛“我可没有说你死了。我只是想说,你的那件血衣就埋在这里。是绣儿自己要误会的嘛!”锦灵绣跺跺脚,咬牙瞪着他。从小到大,她不知被这个为老不尊的师父欺负过多少回了。这次心急之下,竟然又上了他的当!偏偏他说得一点都没有错,他的确只是指着土堆唤了声抒寒而已。

 煌抒寒慵懒的把倾国剑出来,来回擦拭着,黝黑的眼眸却凌厉的盯着天机子,优雅的微笑着说“师父,我说过的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不管谁欺负了绣儿,哪怕是您,我也不会放过他的。您太久没有和人过招了。为防师父技艺衰退,请让徒儿帮您活动活动筋骨吧!”他彬彬有礼的弯弯,做出请出手的姿势。

 天机子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这小子,自打他收了绣儿进门,就没再把他这师父放在眼里。如今那么严重的伤势之下,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只不过才刚刚能勉强站起来而已,就敢为她来挑战他了。真是有异没人啊!

 深知煌抒寒倔犟子的他,眼睛一转,附在他耳边说“傻小子,要不是我这么做。你怎么能明白她的心呢?还不感谢为师?”煌抒寒一愣,剑式微收,天机子身形一动,已经飘出去很远。

 远远的山涧里传来他的声音“抒寒的伤势还需很长一段时间好好调养,你们俩就住在这里吧!为师早想云游天下,就不碍你们的眼了…”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白云之间,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

 清幽的风带来了熏衣草的香气,紫的花海在阳光下绚丽的蔓延,如一片大海。

 那是煌抒寒当初为她种下的。漫步于花间的两人,神情温柔,会心的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抒寒,你还记得当初我让你种的是杜鹃,你却死活不肯,非要种什么熏衣草,还被我一气之下踢下了悬崖,用了三天才爬了上来的事吗?”锦灵绣笑着。

 “嗯,怎么不记得。那是我唯一违你心意的一次,也是被你踢得最重的一次。”他无奈的笑“可是杜鹃的花语是移情别恋,我怎么肯种这种花呢?”看见她不解的眼神,他俊脸微红,侧过脸去,低低的说“熏衣草代表着爱和承诺,它的花语是…你是我一生的等待。”他是在害羞吗?她轻笑着,心中涌上的感动,原来在那么久之前,他已经开始等待了,等待着爱情的到来。

 泪水忽然涌了上来,弥漫了她清灵的眼眸。

 煌抒寒凝望着她是泪水的眼,柔声说“绣儿,你在我受伤时说的话还算数吗?”他紧拽住她的大手漏了他的紧张。

 锦灵绣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点点头“当然。”他长抒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我们就住在这里,像小时候拜师学艺时那样,让他们谁也找不着,好吗?”这天机子隐居的地方外有阵法保护,又极为险峻偏片要是他们不出去,的确无人能找到他们。

 锦灵绣犹豫了一下,看着他因失血而苍白的俊脸上那恳切紧张的黑眸,终是轻轻点了点头。

 “绣儿,”煌抒寒惊喜的唤,紧紧抱住她,像是想把她生生勒进骨血里,用力之大,让她几乎不过气来。

 因为用力,他前的伤口裂开,血几速渗了开来,锦灵绣慌忙想推开他“抒寒,你的伤…”

 “不要管它。”煌抒寒紧紧把她圈在怀中,头深深埋在她肩上,闷声说“我只知道我想你想的快要疯了!等你等的快要疯了!要是再不抱紧你,我会死掉的!”他的头抵在她的颈窝。

 她突然觉得那里的,不过,这次,她知道,不是因为鲜血的缘故。她温柔的抱住他,泪水终于了下来。

 山中草长花开,岁月荏苒,世事变迁,一晃已过了三年…在两人偶尔外出采买的时候,听说宫千翌以逸王之尊,代久病的女皇临朝,和宫千壁一起统一了东煌、西华、锦圣三国,甚至统一了货币和文字,全新的锦圣王朝在他的带领下益政治清明、威名远播。

 锦灵绣微微叹息,和煌抒寒相视一笑,握住了彼此的手。不是不想念他们的,可是她再也不愿意亏负抒寒了。

 夜幕下,清朗的月光温柔的洒落着银光,星星害羞的闭着眼睛,情过后的两人披着衣襟躺在草地上,享受着习习的凉风拂过的舒和熏衣草淡淡的花香。

 锦灵绣枕着煌抒寒的手臂,望着月亮的清辉出神,每次见到这么美的月亮,就想起翌哥哥。不知道他可否也觉得高处不胜寒?小壁他们过得如何?还有小修和盼儿,他们长高了吗?她好想他们…

 煌抒寒侧着头,痴痴凝视着她,伸手把她拉近怀里。不要,不要想别人,我的绣儿。他烈的吻密密的落在她柔美的肩胛上,他的气息渐渐急促起来,一个翻身把她在身下。

 坚实的大手一挥,两人的衣物瞬时离开了身体。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身体,锦灵绣还是被他完美的身材惊了一下。

 宽肩细,窄长腿,他的肌理紧实有力、健壮却不过分,古铜色的肌肤在月下淡淡泛着光,分外人。这个男人,真像一只优雅却危险的豹子。她抚上他充力量的肌肤,感叹着造物者的神奇。

 他黝黑的双眸在她的抚摩下愈加幽暗,温热柔腻的舌贪婪的着她美丽的锁骨,从她高线上一路过,滑向她纤细的肢下。倏地分开了她修长的双腿,他灼热的舌直直探入了她的花心。

 “啊…”她猛然绷紧了身子,感觉到他霸道而温柔的舌在她的花径来回轻,探入了紧闭的幽径,强烈的快瞬时席卷了她。

 他强忍着体内的动,专心爱抚着她美丽的身体,直到她的幽径被晶莹的透,才身侵入了她。

 “嗯,”她抱紧了他的,眉间微颦,感受着他的硕大。

 他克制住自己驰骋的望,温柔的动作着,直到她的不适完全消尸向他打开了身体,他才大力动了起来。

 “绣儿…绣儿…”他紧紧抱住她,感受着与她合为一体的美好。不够,不够,他怎么也要不够她!爱不够她!

 气氛疯狂而热烈,他贪婪而霸道的与她纠在一起,他火热的情燃烧着她,征服着她,将她一次次推上望的顶峰。

 “唔…嗯…不要了…”锦灵绣的身体在情中不断战栗着,绽放着,渐渐承受不住的求饶起来。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含糊道“马上就好。”声音因望而无比沙哑。

 他烈的动作,压抑的低咛,如此狂热。她如同在大海中颠簸的小舟,只能无力的攀附着他,因他给予的望而沉沦。

 “啊!”她倏地发出一声尖锐的低喊,浑身绷紧,连脚趾也触电般的蜷缩起来,极至的快让她快要承受不住,指尖紧抓着他的手臂。他终于释放出来,暖热的爱洒在她的身体深处。

 她浑身软绵绵的,累得连一手指都动不了,眼眸离,嘟着嘴一脸埋怨的瞪着餍足的他,殊不知她此刻无助的样子,看在他眼里却是分外的妖娆靡丽。

 “小妖,”他的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在柔软的月光下抱紧了她,用力含住了她的下,舌头蛮横的顶进她的嘴里,追逐着她的小舌,烈的纠着,不死不休的绵。她轻轻伸舌在他舌上了一下,又狠狠咬了下去。他低哼一声,按住她推据的小手,浑身都紧绷起来,低低的息。

 月下,他俊美深刻的五官仿如雕像般完美,狭长的双眸因望而氤氲,灼灼的光彩在眼底燃烧。他身上那种男的味道散发着强烈的惑。她喉头一哽,心中升起暖热的望。

 可是…

 看看他健硕优美的如同战神一般不知疲惫的身躯,那尺寸巨大的分身仍很有精神的立着,她无力的大喊“不来了,不来了,都五次了。坏蛋,再来我会死掉的!”

 他微笑着抱起她,亲切的笑了笑,优雅而人,一脸的深情无害“笨绣儿,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死掉?”

 他结实有力的身躯又了上来,她瘫软在他身上,害怕的呜咽道“呜呜,真的会死人的,你那么厉害…”

 是赞美吗?他停下动的手,笑了一下。双眼仍然痴的看着她纤美的身体,那雪白精致的身体上遍布着他啃咬亲吻出的红痕,有种折翼天使般堕落的美丽,他的声音低哑而委屈“可是,不给我,我也会死的。”他拉住她的小手,放在他高耸的分身上。

 “呜呜…”锦灵绣眨眨水光洋溢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两人同样委屈的眼神在半空中战了半晌…

 终于,他挫败的说“好了,好了,你帮帮我就行了。”他拉住她的小手,在他的分身上来回抚摩着,叹息着闭上眼睛“嗯,就是这样…唔…你好…”

 锦灵绣灵巧的指腹磨梭着他分身的顶端,那火热更加坚硬大,顶部的小孔中渐渐溢出了透明的体。

 他在她的手下不断战栗着,抱住她吻∑灼的望在他深深浅浅的吻里不断加深。他忽然狠狠咬住她的肩,身体紧紧的绷起,倏地震了震,释放在她手中。

 锦灵绣累得瞬时瘫倒在地上,面孔红润,嘴润。

 煌抒寒在身旁痴痴看了她一会儿,又贴了上去,抱住她,在她颈边暧昧的吹着气。她的身体感的战栗了一下,蓦地远远弹开去,惊道“你别过来!”她小白兔一样可怜的涅让他大笑了出来“绣儿,我又不是狼!”当然不是,你比狼可怕多了!锦灵绣腹诽着,警惕的瞪着他。

 “好吧,我保证不碰你了!”他摊开手,示意她过去。

 她毫不妥协,气愤的说“你昨天是这么说的!前天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她还不是被他吃的连碴都没有剩下,害她疼了好几天。

 他慵懒感的眼神扫过来,盯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绣儿…”他沙哑感的声音传来。

 “嗯…”她被蛊惑了般乖乖应道。

 “你不是想回去吗?”他伸手抓过了她,温柔的在她脸上抚摩着。

 “是又怎样?”她呆呆的说。

 “那就来努力吧!”他的手将她拉了下去。

 “啊?!”锦灵绣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高大的身子密密的覆盖住。

 月人,花香正浓,正是逢魔时刻…

 当锦灵绣终于明白了煌抒寒话中意思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不要,我死都不要生孩子!”她猛摇着头,死死按住隆起的腹部“会很痛的。我最怕疼了。”

 “绣儿,你别动!”煌抒寒紧张的盯着她的举动,一个箭步上前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哄道“乖,我不会让你痛的。放心吧,我已经跟师父学习医术很久了。”<倾城护爱> M.IcS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