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10、心伤
他秀气的双眉紧扭,温雅的神色中多了一抹深沉的痛苦。他忧伤的眼光仿佛在说,不要!不要在我习惯了你的爱以后,再把我扔开去!

 她捂住了越来越痛的口,唉,她就知道,来见他真是自的选择啊!她害怕那种疯狂而强烈的爱情再次俘虏她,让她失去理智。

 在他那种让她心痛的目光下,她急急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我已经吩咐御医待会过来了,你有龙珠护体,只要好好调养,不但咳血指可愈,而且定会长命百岁的。我就…”他急道“你别走!”

 “我不要长命百岁!我只要你别离开我!”看她愕然的看着他,他清澈如水的声音微纬哑“锦儿,你别走!我…我很想你!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变得更强,应该更加爱护你。”

 看着这个翠竹一般清雅平和的男子如此悲伤激动,她心里不是不感动的,只是,她…

 她轻轻摇摇头,柔声说“你不明白吗?翌哥哥,太晚了!已经太晚了!”宫千翌急急抓住她的手,他修长的手指冰一样的凉“不晚!怎么会晚!?

 我不敢要求太多,只要你让我陪伴着你就好。我只要…在你身边就好…”他乞求的目光让她很是难受,她不想他这样。她隐隐觉得她一直都希望看到他能健康快乐的活着,如最青翠拔的竹子一样正直傲气,而不是如此卑微。

 她还是摇头“你不明白的。这次受伤后,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我明白。”他艰难的说,仍没有放开她的手“我知道以你公主之尊,身边什么样的男子没有?可我…”他话音苦涩,忽然坚定的拉住她的手,向他的衣襟内伸去。

 “你干什么?”锦灵绣大惊,手指已碰到他柔滑微凉的膛。

 他苦涩的笑了一下,眼眸里有种比海更深的柔情“我也可以…像祁莲那样…伺候你的…只要…能时时看着你就好…要是…公主不嫌弃…”锦灵绣飞快的收回手来,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再说了!”看到他狼狈不解的眼神,她逃似的离去。

 “锦儿…”宫千翌捂住嘴,剧烈的咳嗽起来,看着手中不断溢出的鲜血,他绝望的呻咛一声,蹲在地上。这样病弱的他,又没有什么姿,她怎么会看的上眼呢?原来,失去了她的爱,连当个男宠,他也没有资格啊!

 “傻哥哥,锦儿永远不会不顾你而去的。”她深情眷眷的话语还萦绕在耳边,可是她看向他的眼眸已不再有往昔的半点温柔。

 一滴晶莹的泪水落在地绯红的蔷薇碎片里,瞬时消散无踪…挽绣端着碗,迈入后园时,看见宫千翌凄然站在已无一朵蔷薇的花架下,背脊微微抖动着,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从背影看来,他是在…哭吧…可怜的公子!自从出生,就不受父王喜爱,受欺凌。小小年纪母亲就去世了。才4岁就被送给敌国求和。可这个倔强的少年从来都淡定平和的对待命运的不公,唯一一次看到他哭,是他母亲去世的那晚。可是现在…他从来没有这般伤心痛苦过。挽绣深深叹口气,走了过去。

 “公子,先把药喝了吧!这是公主特地吩咐御医准备的,极补身体。”她温言道“依我看,公主对公子也并非是完全无情的。否则她怎么还会这样关心公子?”

 宫千翌呆了半晌,接过了药碗,一口饮尽。“挽绣,我饿了。”挽绣惊喜的连声道“是,是,奴婢这就去准备。”她喜滋滋的离去。

 他哀伤的看着那地蔷薇。锦儿,一直以来都是你主动靠近我。这次换我来好了!换我来让你爱上我!换我来阻止你离去!

 锦灵绣纤柔的手在少年柔媚的脸上拂过,他痴痴看着她,向她靠近了些,像一只急待安抚的小狗。锦灵绣的手若有若无的轻触着他光洁柔的肌肤,划过他急速颤动着的喉结,随即又走。他脸上的神情离而媚惑“嗯…嗯…公主…我…还要…莲儿还要…”

 祁莲凤眼幽黑,冷的脸上望,急切的弓身向她。她微微笑着,在他身上,沿着他美好的脖颈一路啃咬下去,他足的呻咛着,双手轻柔而热情的在她身上抚摸。他赤的身体美丽而热情,在她的挑逗下,妖媚的扭动着,粉可爱的分身高高立,他痴的看着她“公主!公主!我…我想要…”她眼瞳深沉,眼底有望在燃烧。把他推倒在上,她跨在他身上,慢慢坐了下去。“啊!”他和她同时低呼。她抚摩着他柔滑如玉的肌肤,狂的动作起来。

 “嗯…嗯…啊…”祁莲人的大声呻咛,俊脸上泛着红晕,神情既纯洁又。她恣意在他身上抚亲吻,寻找着快

 “啊!”他呻咛着,颤抖了一下。感觉到她含住了他的珠,把玩着。

 身下一波又一波的快传来,他合的摆动着身体。

 “嗯…莲儿…莲儿不要了…”她灵巧的舌带来太多太剧烈的快,他微微挣扎着。

 她按住他,上下动作着,越来越急。祁莲人的呻咛也随之急促起来“啊!”他颤声大喊,热洒在她体内。她软软的瘫倒在他身上,获得了极至的足。

 她翻过身来,清亮的眼睛望着上长长的苏。为什么?为什么在刚才最高的那一刻,她脑中却出现了他的脸,他俊秀悲伤的脸…“公主。”祁莲幸福的唤,趴过来帮她清理身体。

 她一把抱住他,欣赏着他晶莹纤细的身体“莲儿,你好人!”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四哥不择手段想要他了。上的他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发自骨子里的和媚,让人舍不得释手。

 他潋滟的双眸痴痴凝望着她“公主更美。能和公主在一起,是莲儿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她捂住他的嘴,笑道“还是叫我绣姐姐吧!自入宫来,好象很少听你这么叫了。”

 他细长微挑的凤眼里水光隐隐,红微颤“绣姐姐…”他紧紧抱住她,呜咽着。原来幸福比悲伤更让人想流泪呢!

 “好了!好好的,哭什么呢?”她拍拍他的背,纤长的手指顺着他人的背脊滑下,在他柔上轻轻着。他眼里的泪水渐渐被望取代,伏在她凝般的椰双手捻的在她身上点起热情…沉在无边的望里,锦灵绣抬手挡住了灵动的眼眸,我不信!我偏不信不去爱你会那样的难!

 夜宴

 七夕之夜,大王子府上大摆筵席,宴请了所有得势的大臣和皇亲贵戚。他的府邸豪华奢侈,用各花灯点缀在院落里,厅中则饰以密密的夜明珠,美轮美奂,华丽无比。

 此时已快开席,院中众人基本来齐,正相互招呼着,一声“宫相到!”瞬间把喧哗了下去。听闻宫相和公主不和,他抱病以久,从来不出席这样的场合。

 亲贵们好奇的眼光都齐齐投向门口,见宫千翌一身飘逸的白衣,气度翩然的走了进来。虽然很是清瘦,但淡定从容的气质让他仍有种风华绝代之感。

 早已有和他私好的大臣了上去,他微笑作礼,看不出不妥。众人的眼光总算移开去,气氛又热闹起来。

 小厮高声禀道“无双公主到!”

 庭院中一下子从极度喧哗转为极至的寂静。大臣和皇族都尊敬的躬身相候,谁不知道锦圣国以她为尊≡从她一怒斩了四王子,皇上连责备都没有责备一声,众人对这位高贵美丽的公主更是又爱又怕。她的权势和威严甚至隐隐超过了皇上。

 在众人屏息恭谨的注视下,锦灵绣和一个美丽的紫衣少年走了进来。她一袭淡雅的鹅黄衣裙,长长的乌发松松用凤簪挽起,仍是一贯闲散自在的涅,高傲明。她右手挽在那少年的手臂上,正在他耳边笑语着什么,少年痴痴的看着她,竟似完全没有看到其它人似的。

 那少年清如莲,众人正惊叹着他的美丽,锦灵绣微微抬起眼来,灵动锐利的眼光在他们身上一转,再没有人敢看向她身边的绝男子。大家的额头隐隐见汗,看来公主移情别恋是真的了!这次这个男子虽然出生于勾栏院,身份卑,但的确姿容冷,绝世无双,和公主站在一起很是般配。连宫相那般俊秀的人也似稍逊一分他独特的媚惑气韵。大家纷纷行礼,锦灵绣一路上微微颔首,笑道“今儿是来玩的。大家不要客气,都进去吧。皇兄府上的梅子酒可是一绝,大家不醉不准回去!”见公主恢复了以往的温和亲切,众人了口气,也笑着涌入厅里。

 忽然看到宫千翌僵立在人群中的身影,她含笑点点头,立刻转过了眼光。

 “莲儿,你看这府中的奢华是不是比皇宫还有过之?”祁莲随意看了看,痴的眼光又转回她脸上,轻声说“是很奢侈,可是远不及公主的栖凤宫美丽。”

 她笑着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你的嘴越来越甜了。回头我尝尝,是不是涂了?”

 他惑的一笑,低头将凑近她耳边,若有若无的拨着她“绣姐姐天天尝,难道还不知道莲儿的嘴甜不甜吗?”

 锦灵绣大笑,众目睽睽下在他颊上一吻,低笑道“莲儿,你真是我的宝贝。”看见上前来的大王子,她放开他,走了过去。

 大家的窃窃私语中,和四皇子甚为亲密的五皇子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四王子就是因为对祁莲的侮辱才被公主所杀的。众人看祁莲的目光不由又肃然了几分,不敢再因他的出身而有轻慢之心。甚至已有大臣巴结的贴了上去,恭敬的为他带路。

 “妹妹,看起来你精神不错啊!”大王子因纵过度而有些松弛的脸上出明了的笑容“祁公子定是服侍的周到。”他并没有看向祁莲。他才不像四弟那么傻,连她看上的人都敢惹。

 锦灵绣微微笑了笑,和他相携进入大厅,精致美味的盛宴早已备好。主位上并肩摆着两个长桌。两人在主位上坐下,大臣和亲贵们依身份高低由近到远坐了,大王子宣布筵席开始。立即有美丽的舞女们了出来,在丝竹声的伴奏下,翩然起舞。

 大厅里的气氛瞬时热闹了起来。看着立在下首,有些不知所措的祁莲,她微笑着对他招手,让他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握住了他有些冰冷的手。祁莲瞬间坐在了朝亲贵之上,荣宠可见。

 座哗然…亲贵们看看宫相苍白的脸,又看看在她身旁谈笑依依的祁莲,私下换着明了的眼神。

 宫千翌强自镇定着自己不要失态。他饮下一杯又一杯,那本来甜美的梅子酒在他嘴中竟是苦涩无比。她自来后,竟只看了他一眼,心都在身旁的祁莲身上。

 可是,他却是为了见她一面,才来这种无聊的场合的。

 他第一次明白了嫉妒的苦涩滋味。真好笑!一贯淡然的他此刻竟无比嫉妒在她身边的那个男子。哪怕他只是一个男宠而已。

 筵席的气氛越来越高涨,大王子唤出许多美丽的少年少女,让众人肆意拉去陪酒调笑。厅中的气氛瞬间暧昧起来。

 看着众人的丑态和那些正直的大臣尴尬愤然的脸色。锦灵绣淡然的笑着,为什么父王对这些儿子毫无情意,只独爱她一人,她真是越来越明白了。要是把国家到这样的儿子手上,非生灵涂炭不可。

 祁莲看到那些陪着笑脸的少年,在他们暴的抚摸下竭力躲闪,又不敢开罪的可怜涅,心里忽然冰冷。他想起了未遇到她以前,他也是过着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卑辱。

 看到他浑身发颤,锦灵绣停下和亲贵们的周旋应酬,回到他身边。他立即死死抓住她的手臂,像快溺死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审视着他惨白的脸半晌,锦灵绣了然的微微叹息,将他拉入怀中,用自己的温暖暖热着他冰凉的身子。

 “公主!”祁莲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紧紧抱住她的身子“你不要抛弃莲儿好不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莲儿好害怕!好害怕你会…”锦灵绣含了一口酒,吻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那酒慢慢踱入他的口中,他只觉得身上渐渐暖热起来,那种彻骨的寒冷和恐惧在她柔和的目光中淡了下去。他双眼,把头埋在她秀气的肩头,喜悦而足。

 宫千翌正和大臣们应酬,眼睛却时不时看向他们。见此,持酒的手猛地一抖,瞬时撒了身都是。

 “宫相,你醉了哦!还是别再喝了!”大家劝道。

 他也不擦,大笑着说“谁说我醉了?我还清醒的很!”“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他大口喝着酒,早以不知那酒是什么味道。他只盼着他能快些醉倒,也许能少一分这刻骨的心痛神伤。

 看着一贯不胜酒力的宫相反常的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的狂饮。与他好的朋友们纷纷劝阻,孰料他根本不听。清俊的脸上双眸闪亮,因酒力泛起的红晕让他有种凄的美。

 眼看他步履凌乱,快要失仪。锦灵绣眉头一皱,远远的一筷子掷来,打落了他手中的酒杯。她淡淡的声音传来“够了。宫相已经醉了。来人,送他回宫!”宫千翌呆呆看向她没有表情的脸,他懊恼的想起她曾经说过,她最欣赏的是他的风华气度。可是眼看着心爱的人怀里抱着别人,他又怎能保持住什么风华气度?他惹她讨厌了吗?他指尖微颤,无力的倒在了来搀扶他的小厮身上。

 无害?

 栖凤宫内,侍女们忙碌着帮锦灵绣梳洗卸装,她今晚好象有些心不在焉。祁莲挥退众人,轻轻走到她身后环住她的肩,痴痴凝望着镜中的她。洗尽铅华后的她,乌发飘散,眉目清灵,如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般,别有种出<倾城护爱> M.icS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