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6、欺骗
在昏沉中,她好象看到白狮拼命咬掉了那巨龙的爪子,过来驮起了她,她紧握住煌抒寒的手,彻底失去了意识。

 锦灵绣醒来时,已身处在煌抒寒的大帐中。煌抒寒双目紧闭,脸色青紫,一动不动得像死去一般,但右手还和她紧紧相握。锦灵绣一惊,伸手过去在他鼻尖处试了试,还好,虽然呼吸极弱,但仍未绝。

 身旁的白狮焦急的轻咬着她的手摇着,似是问她受伤了没有。她回过神来,摸入怀中,还好,龙珠还在!再仔细查看,除了煌抒寒伤势极重外,白狮的肩头也了许多血,平时灵动的步伐变得蹒跚,看来伤得也不轻。她反而只是有些晕眩,并未受伤。

 煌抒寒手下的副将已得到禀告赶来,向她跪倒行礼后言道“公主,此次殿下受伤极重,现在内息时断时续,随时有性命危险。未将斗胆,请公主将龙珠让与殿下服用。”殿下待公主之好,再加上两人多年的感情,他不觉得这有什么过分。

 锦灵绣神情恍惚,他等了半天不见她回答,还想再说时,锦灵绣总算挥挥手“你下去吧!本宫自有分寸!”

 他不解的看看她,勉强退了下去。

 锦灵绣看着煌抒寒英俊的脸,微微叹息,心下犹豫。但是,想起那危在旦夕的男子,她狠狠心想出自己的手。他在昏中仍然紧紧的握着,竟怎么也不出来。

 她讶然,睫垂下掩住眼里的波动。片刻后,她坚定的一指一指的扳开他的手,起身离去∵到帐门,她停了停,轻轻说“抒寒,对不起。但是我相信你。

 你是我怎么也害不死的笨抒寒啊!你一定要给我醒过来!”她不敢回头,匆匆离去。

 那白狮虽然负伤,还是非常神俊。她骑着它飞快的穿过幻梦森林,一路上随便宫千壁是狮身还是人身,她都不答理他。宫千壁见她因煌抒寒伤重,心情不好,虽然委屈,也不敢招惹她。只快乐的想,她最后还是没用龙珠救他不是吗?还是跟他一起走了不是吗?为了这些,身上的伤虽也十分严重,他却开心的整精神焕发。

 眼看森林的出口已经可见,锦灵绣紧绷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座下的白狮也放松了许多,鼓起勇气开口道“阿绣,你为什么要走呢?幻梦森林灵力汇聚。就在这里服用龙珠效果会更好哦!”她深思的看着它,不说话。

 白狮感觉到什么似的,不放心的问“要是你一定要走的话,至少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啊?我伤好后就去找你!”

 “哦?”锦灵绣眼神很冷,淡淡道“找我干什么?”见她语气冷厉,白狮放下她,变回人身急急看来“阿绣!?”宫千壁不顾自己的赤,焦急的站起来,走向她。

 她的眼神幽深冷漠,他心中一慌,无比冰寒的感觉浸得他像是掉入了冰窟一般,冷的彻骨。

 他强颜欢笑的靠近她“阿绣,你别吓我啊!小壁胆子很小的。”看她不应,他可怜兮兮的拉着她的手“别吓我了,我真的被你吓得快死掉了。”他纯净的眼眸漂亮的像宝石一样,肩头的伤口因为刚才的赶路已经裂开,不断淌下鲜血来。锦灵绣抿抿嘴,预想好的伤害他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是…不能再跟他拖下去了,翌哥哥的病…锦灵绣的心坚硬起来,推开他偎过来的身体,她冷冷的说“现在我已经得到了龙珠,你我情分以尽。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他的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哀哀恳求道“阿绣,别再开玩笑了。小壁开不起的!”

 她看也不看他一眼,想要离去。

 他慌忙拉住她,赤的美丽身体在明媚的阳光下直发冷颤“我做错什么了吗?你说啊?我会改的。阿绣,不要离开我!”他的声音哀切而不安,嘴微微颤抖着。他一直很听话啊?她和煌抒寒在一起时他不是从不敢打扰的吗?

 她淡淡的说“你什么也没做错。只是…”她看向他的眼光冷淡的让他的眼泪瞬时了出来“只是我已经玩腻了!”

 他紧紧抱住她,哭泣着说“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她推开他“我说…我,已,经,玩,腻,你,了!”她看着他悲痛的眼睛,口齿清晰的说。

 泪水大滴的涌出,他拼命摇着头,拒绝相信她。

 她叹着气“小壁,我爱的从来都不是你。一直都是你自以为是,一厢情愿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他紧紧抓住她的衣袖,大大的眼睛哀切的望着她“可是让我留在你身边就好。以后,你说不定…说不定也会爱上我的呀!”看她听得直摇头,他赶紧说“小壁会很努力的,你一定会喜欢我的,一定!”锦灵绣有些动容,又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那是不可能的。”他急道“为什么?为什么啊?!”那双清澈的眼眸通红,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她心中疼痛,几次言又止,好容易才开口道“我喜欢的是…”宫千壁猛地抱住她,急急的说“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你喜欢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啊!阿绣你看着我的时候,眼神是那样的温柔啊?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咬牙道“不对!”

 他的身子一震,竟立都立不住,瘫软的倒在地上。

 锦灵绣狠心想迈过他的身体。他一下子抱住她的脚“不!阿绣,我决不让你走!”

 她抬脚想甩开他,他死不放手,被她拖在地上走了几步。赤的身体被沙石划得遍体鳞伤,是血痕。

 锦灵绣又心痛又心急,一脚踢去,用了真力。

 他本就伤重,灵力尽尸一路上驮着她飞奔体力也已经耗尽,再无力反抗,被她踢得闷哼一声,滚了开去。

 锦灵绣不想他一点都不躲闪反抗,后悔刚才踢得重了,心下不忍,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

 宫千壁已经摇摇坠的支起了上身,却无论如何努力也无力再站起来,他还不死心的朝她爬来,漂亮的脸上是眼泪,狼狈无比。

 他颤抖的声音充了惊惶“阿绣!别走!我什么都依你好不好?我只要当你的坐骑就好了。求你了!不要离开小壁啊!”锦灵绣不想他如此痴情,心下很有些悔恨,这次的确是自己做的太过≯看他快爬到她脚下,正伸手想拉住她,她慌忙施展轻功,逃跑般的匆匆离去。

 行了很远,宫千壁痛彻入骨的悲唤还隐隐传来“阿绣!…阿绣!…”为什么?明明出了气,她却一点都不开心呢?想到那双世上最纯净美丽的眼睛,她的心狠狠的疼着,以后,他的眼眸将不再清澈了吧?

 爱恋

 皇都,锦灵绣站在空的听月阁里,虽然是盛夏的午后,她的手心却溢出了冷汗。

 她的手一弹,一缕轻烟冉冉升起。

 片刻后,一男一女出现在她身后,跪下行礼“公主!”“花好、月圆,到底这里出了什么事?是谁干的?”竟让她急得招出了自己派去卧底的两个得力部下。

 那叫花好的男子答道“公主走后四王子一直心存怨恨,对宫相不利,宫相也小心提防着他。见公主迟迟不归,有传言说公主已经葬身碧落海。三天前,四王子带着大内高手闯入听月阁,说宫相使用诡计害他,令他不能人道,要把宫相带回府去惩戒。当时宫相病情危重,已经昏。南宫临和祁莲虽护得他与挽绣姑娘垃祁莲公子却在断后时被四王子用毒抓住。现在宫相在南宫世家在皇都的一处隐秘住宅内。四皇子把祁莲带回去后…忙着整戏耍玩乐。并未对宫相的下落再加追究。”

 四哥的胆子竟这么大!?锦灵绣觉得隐隐不对。难道是…“月圆,你在皇上身边,有没有发现点端倪?宫相门生很多,他自己的势力也不小。为什么四哥如此胡来,皇上和大臣们都没有动静?”“皇上一直希望公主能成为一统天下的女皇,很不公主对宫相太过看重。

 这次的事,皇上明明知道,还默许四王子胡作非为。在朝中,也以宫相病重不见客为由,遮掩他失踪的事实。恐怕…”她谨慎的没有说下去。

 果然如此,父王,你还是起了杀心吗?!锦灵绣心中苦涩。她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可是…让她如何不管他。

 定了定神,她挥退他们,先去见宫千翌。

 幽静的小院里,宫千翌坐在院中的榕树下,无论南宫临和挽绣如何劝,也不肯进屋去躺着。

 “你们就让我再等她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她说不定马上就会出现的。”宫千翌望着门外,想起她每次都微笑着忽然出现的娇俏涅,是病容的脸上出了幸福的笑容。

 “可是这里太热了。公子,你天天这样说,这样等,已经是第87天了。

 太过劳损心神对你的病情不好的。”挽绣还在苦劝。

 “她就快来了。我知道的。”宫千翌倚在躺椅上,温柔的看着门口,好象已经看见了那个灵动如风的人儿。

 “公子!”挽绣不忍他再这样等下去“听煌公子的部下传书时说,公主跳下碧落海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说不定,她…”先让他有心理准备,才不会受不了她的迟迟不归吧!

 “你胡说!”他叱道,神色严厉。从未见他发过火的挽绣吓呆了,不敢再说下去。

 “她一定会回来的。”他脸上有种坚定的信任“因为锦儿答应过我,决不会弃我而去的。”想起她,他又陷入到往日的回忆中去,呆呆看着门口,再不言语。

 南宫临叹息一声,示意挽绣不要再说了,静静坐在他身后陪他。想不到这一贯平静淡然的宫相也是个性情中人,她的眼光还真是不差呢!挽绣?连身旁侍女的名字都被他改了,他对她是真的无情吗?还是用情太深,怕会留不下她?挽不住她?

 一阵微风吹过,一个灵秀的少女立在院中。南宫临和挽绣惊喜的站起来,她笑着指指前面的宫千翌,做了个声的动作,两人知趣的悄悄退了下去。

 她看着宫千翌,心里一酸,他瘦多了。原本合身的衣服宽松的挂在身上,那苍白清俊的脸上神情执着,充期盼。

 她悄悄走到他身后,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柔声说“翌哥哥,我回来了。”他浑身剧烈的一震,一寸一寸的、艰难而缓慢的扭头看向她,看了许久。未了,轻轻一笑“你回来了。”

 那一笑的风华,让锦灵绣心的疲惫和忧伤一瞬间全都消失无踪。

 她轻轻靠向他,只觉得心里安宁而平静…

 他转身抱住她“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那微颤的声音里是幸福和喜悦。

 锦灵绣笑着看着他,抚摸着他瘦削的脸颊“翌哥哥,你不乖哦?好象每次锦儿回来,你都会变瘦呢!”

 他深深看着她“那你别走了。可好?”那难得外的感情让她欢喜的不敢置信。

 他不想再一次看不见她,找不到她。那种感觉让他的心备受煎熬。可是,像风一样热爱自由、来去匆匆的她,会为他永远亭吗?焦急让他又剧咳起来,黑血不断的从嘴角涌出,像是永无止境般,一点一点把他的生命带走。

 锦灵绣面色一端,拿出龙珠,那颗晶光闪烁的珠子,光芒一下子直冲云霄,连耀眼的太阳也掩不住它的光华。

 “你…真的…找到了…”他咳着,动容的看着她,她答应他的事,好象从来没有失言过。

 她只是一笑,待他的咳嗽稍停,将龙珠放入自己口中,低头哺给他。将龙珠喂过去后,她仍未放开他,一边亲吻他的,一边按住他的口为他输入内力,帮他化解龙珠之效。

 良久,待她放开他,宫千翌已经脸通红。

 “翌哥哥,你觉得怎么样?好些了吗?”她打量着他,他眉间的晦竟完全消尸眼眸中隐有光华透出,本来就俊秀的脸更加不俗,习武多年的人也难有如此境地。不暗叹龙珠的厉害。

 他不答,只呆呆注视着她,眼色温柔,她不解“翌哥哥?”他忽然紧抱住她,深深吻了上去,在她边低声说“锦儿!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答应我,好不好!?”

 傻瓜!她点着头,柔柔的笑着,在他温暖的怀里,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窗外幸福偎依的两人,南宫临心里微苦,但随即为她找到了幸福而开心。

 希望,她的幸福能长久…

 是夜,四王子府上灯火通明,豪华的宴客厅里四王子和他的那些羽酒足饭后,正在高声调笑、肆意拿地上已经快昏过去的男子取乐。

 那男子浑身赤,雪白美丽的身体被两个高壮的男人从两旁住,双腿被大大分开,人的小,粉的分身。那小着一巨大的黑色假具,正痛苦的被迫收缩着,他的分身上被黑色的丝线密密绕起来,让他的望始终得不到抒解,颤抖的立着。那些男人拿着一比一更加巨大的具不断捅入他的后,他咬住牙始终不发一声。黑发半掩下那张冷的绝容颜是屈辱愤恨,正是祁莲。

 “怎么样了?”四王子走到他身旁,拿出那具,见他红的小已被撑大,正不自觉的收缩着。他满意的笑道“听说昨晚你的小太紧,夹得大伙儿有些疼痛,今日本王特帮你先准备准备,你看,我对你可好?”他的眼睛的盯着祁莲分开的腿间。

 “呸!”祁莲怒道“无!”

 他毫不在意,在祁莲淡粉<倾城护爱> M.icS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