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道院纪事 下章
第二十三章
最前面的圣徒维森特和圣徒巴斯蒂昂,身材最高大,自然应当是首领。他们都是殉道者,尽管前者除了象征的荣耀之外没有什么为信仰而牺牲的业绩,只不过由助祭把他打扮成受过难的样子,而后者像往常一样赤身体,捆在树上,身上还有那些小心翼翼地拔下投之后留下的可怕伤口的痕迹,也许投是在路上才折断的。随后而来的是女子,3位招人喜爱的女子,最美丽的是匈牙利女王圣女伊莎贝尔,她死的时候刚刚24岁;另外两位圣女是克腊拉和特雷萨,她们充情,都是被内心的火烧死的,人们根据她们的言语和行动作出这种推测,如果我们知道女圣徒们的灵魂如何,至少也会这样推测。最靠近圣女克腊拉的是圣徒弗朗西斯科,难怪这位圣徒喜欢她,他们从阿西斯时代就认识,现在又在前往平特乌斯的路上相遇了,倒也不是由于友情多么深厚,若非继续他们中断了的谈话,就是有什么东西使他们亲近起来了。在这众神队伍中,如果说圣徒弗朗西斯科因为最有女人气、心肠软和生欢乐占据了确实合适的位置,那么圣徒多明我和圣徒伊纳西奥所占的位置也非常合适,他们都是脸色阴沉的伊比利亚神,几乎像魔鬼般凶恶,如果这不有辱于魔鬼的话;总之,也许可以不太公正地说,只有一个圣徒能创建宗教裁判所,而另一个则塑造人们的灵魂。了解这些警察的人都知道,至徒弗朗西斯科已经受到怀疑。

 众神之中,符合哪种喜好的都有。不是想要一位种菜园和写文章的神吗,我们有圣徒本托。不是想要一位俭朴、博学和的神吗,我们有圣徒布鲁诺。不是想要一位宣扬!十字军远征、召募新十字军的神吗,没有比圣徒贝尔纳尔多更好的了。他们3个在一起来了,也许由于长相近似,也许由于3个圣徒的品德加在一起就是个正直的人,也许他们的名字中第一个字母相同,因为名字中的第一个字母相同而在一起的事并不少见,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认识的一些人才结合在一起,比如布里蒙达和巴尔塔萨尔,关于巴尔塔萨尔我们有话要说,他赶的那对牛拉的车上是圣徒若奥·德·德乌斯,这是从意大利运到圣安东尼奥·多·托亚尔的唯一的葡萄牙教友们的圣徒,他和这个故事中讲的一模一样,正被运往马芙拉。

 跟在圣徒若奥·德·德乌斯后面的,应当说一下,这位圣徒的家在蒙特莫尔·唐·若奥五世一年前把公主送到边界的时候曾去看过,当时没有提到这次访问,这表明我们对国宝不够重视,但愿圣徒原谅我们的不敬之罪,好,我们接着说,跟在圣徒若奥·德·德乌斯后面的是不那样光芒四的半打其他幸运者,我们并不轻视他们的许多功绩和美德,但复一的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世上名声的帮助,在天上就不能出人头地,所有这些圣徒都是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平等的牺牲品,因为不够显赫才只留下一个名字,若奥·达·马塔、弗朗西斯科·德·保拉、费利克斯·德·瓦洛伊斯、彼得罗·诺拉斯科、菲利浦·内利,这样排列下来像是普通人的名字,就这样吧,反正他们也不能抱怨,每个圣徒乘坐各自的车,但不是随随便便地乘坐,而是像其他的五星级圣徒一样规规矩矩地躺在用麻絮、羊和木屑袋做的柔软的上,这样才不会皱他们衣服上的格印,不会歪他们的耳朵,大理石看上去坚硬,其实就这样脆弱,只消两锤维纳斯便失去了两只胳膊。我们的记越来越不济了,刚才我们还从布鲁诺、本托和贝尔纳多联想到巴尔塔萨尔和布里蒙达,却把巴尔托洛梅乌忘记了,巴尔托洛梅乌·德·古斯曼或者巴尔托洛梅乌·德·洛伦索,随便怎么叫吧,但这绝不是对他轻视。千真万确的是,对死去的人,人们总是说一声哎呀,对于没有真的或者假的神拯救的死者,人们要说两声哎呀。

 我们已经过了平特乌斯,正在前往法尼翁埃斯的路上,18尊雕像在18辆车上,由18对牛拉着,赶车的人我们早就知道了,但是,这次行程不能与运送那块万桶巨石相比,这种事一生只能遇到一次,如果人的才智创造不出变难为易的方法,那么最好还是让世界继续处于最初的糙状态。民众们来到路边观看,他们只是感到诧异,这些圣徒们都躺在车上,诧异得有理,如果这些圣像像宗教游行时站在异架上那样站在车上行走,该是何等壮观和有教益的场面;即使那些矮小的圣徒,按我们现在的量法不到3公尺,人们也能从远处望见;至于前面的那两位,即圣徒维森特和圣徒巴斯蒂昂,几乎有5公尺高,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简直是身强力壮的巨人,基督教里的大力神,信徒中的冠军,居高临下,从土堆和油橄榄树冠上面望着这广漠的世界,那才像丝毫无愧于希腊和罗马的宗教。车队在珐尼翁埃斯停下来,因为当地居民们想逐个知道这些路过的圣徒是谁,这也难怪,接身体如此高大、精神如此崇高的客人,即使是路过的客人,也不是天天都有的事;运送建筑材料的倒是天天见到,不同的一次是几个星期之前那个运送大钟的队伍,有一百多口钟,将来它们必定在马芙拉修道院的钟楼上唤起人们对这些事件的难以忘怀的回忆,另一次就是这个众神队伍了。当地教区神父被请来解说,但他也说不清楚,因为并非所有雕像底座上的名字都能看得见,在许多情况下要靠神父的辨认能力,有一个马上就能看出来,这位是圣徒巴斯蒂昂,另外嘛,可爱的孩子们,这几个字他倒背如,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位圣徒是费利克斯·德·瓦洛伊斯,他是走在前边的圣徒贝尔纳尔多教育出来的,圣徒贝尔纳尔多与后边来的圣徒若奥·达·马塔一起创建了三位一体教团,该教团建立的目的是赎救非教徒手中的奴隶,请看,我们神圣的教会有多么令人钦佩的历史;哈,哈,哈,珐尼翁埃斯的人们笑起来,教区神父先生,什么时候才下达命令赋救教徒们手中的奴隶呢。

 看到此事难办,神父去找车队主管,请求看一看意大利方面开具的出口文书,这一机灵的作法重新树立起人们对神父的信赖;于是珐尼翁埃斯的居民们看到他们无知的神又站到教堂前地的墙上,按照牛车走过的次序高喊圣徒们的名字,一直喊到最后一辆,即小个子若泽赶的那辆运载圣徒卡埃塔诺的牛车。小个子若泽既向欢呼声报以微笑,同时也嘲笑那些欢呼的人们。不过小个子若泽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所以上帝惩罚他,或者是魔鬼惩罚他,让他的背驼了,一定是上帝惩罚的,因为没有听说过魔鬼有惩罚活人身体的法力。车队过完了,朝阿希克山山顶走去了,祝它一路顺利。

 不过,位于阿尔热斯和卡尔纳希德那边的里巴马尔圣约瑟修道院那些新入教者们却不顺利,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前往马芙拉的路上跋涉,心中怀着自豪或者感到省区主教强加给他们的痛苦。事情是这样的,修道院竣工祝圣礼期快到了,进行圣事所用物品和将住在修道院的人所需的东西装箱陆续运到,现已开始安放和保存,这是根据省教区主教的命令进行的;到了合适的时候,该主教又下达命令,应当把命令的内容说一下,即新人教者赶往新住处。此事禀告了国王,这位仁慈的主人动了心,想让新入教者乘他的快帆船到圣安东尼奥·多·托亚尔港,以减少他们的旅途劳顿。但是海上风大高,乘船航行无异于疯狂地送命,所以国王又建议年轻的教士们乘他的轿式马车前往,对此,省区主教以神职人员特有的谨慎回答说,主上,这怎么行呢,让本应苦行的人享受舒适,让本该站岗的人想不到危险,向本该准备坐在滚察上的人提供松软的垫子,这种事我不肯干,主上,否则我就不担任省区主教之职,让他们步行去吧,为人民作了榜样,对人民有所教益,我主耶稣只乘过一次驴,他们这样不算为过吧。

 面对如此强有力的理由,唐·若奥五世撤销提供船的建议一样撤销了提供轿式马车的主意;这些新入教者,30个没有见过世面、胆小怕事的年轻人,连同他们的师傅曼努埃尔·达·克鲁斯修士和另一位看管修士若泽·德·桑塔·特雷萨于上午离开了里巴马尔圣约瑟修道院,年轻人只随身带着一本课经。可怜的年轻人,可怜的羽本丰的小鸟们,新人教者的师傅们无不例外都是最可怕的暴君,每都用赎罪鞭答,6下,7下,8下,直到可怜的年轻人背上皮开绽,仿佛这还不够,他们必须在伤口腐烂的脊背上背着重物,让伤口永远不能愈合,现在他们必须赤着脚走6菜瓜,爬山越谷,脚下是石块和泥泞,这路太糟糕了,与它相比,圣母出埃及乘驴走的路简直是平坦的大道,圣徒约瑟就不用说了,他是具有忍耐力的楷模。

 总算走完了半莱瓜,好艰难的路,大手指尖上开了口子,不是被芒刺的就是被这高低不平的土地上的植物划的,最娇的人脚上已经开始血,留下了修行的红色花朵的足迹,要不是天气太冷,要不是年轻人脸上是裂口,眼里含着泪水,那就是一幅漂亮的天主教苦行图了,上天堂实在不易。他们一边走一边诵读课经上的句子,以麻醉灵魂和种种痛苦,但这是体的痛苦,只消一双便鞋便能代替最有效的祈祷,我的上帝呀,既然你非这样驱除我的望不可,就该先拿走我道路上的石头,因为你既是石头的父亲也是修土的父亲,而并非是石头的父亲我的继父。除了也许在许多年后才出现学徒生活之外,最糟糕的生活莫过于当新人教者,我们甚至可以说新入教者就是上帝的学徒,请圣母院一个叫若奥的修道士说说吧,他也曾是这个圣方济各会的新入教者,现在他肯定作为竣工祝圣礼第三天的布道者正前往马芙拉,不过他因为只是替补者不会上台布道,请胖子修土若奥说说吧,之所以叫胖子是因为他当了修土之后越长越肥,他在当新人教者的时候骨瘦如柴,到阿尔加维去为修道院乞求施舍羔羊,一下子干了3个月,衣衫褴褛,打着赤脚,饥一顿一顿,所受的折磨可想而知,收集起那些动物,赶着它们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求人家看在上帝份上再给一只羔羊,把所有的羊赶到草场,在进行各式各样的宗教活动时胃里阵阵剧痛,确实太饿了,只吃面包,喝水,眼前出现了带汤的食的惑。苦行生活全都一样,不论是新入教者、学徒还是新兵。

 道路多得很,但也有重复的时候。新人教者们离开里巴马尔圣约瑟修道院,经过贝拉斯和萨布戈之后朝盖卢斯方向走去,在莫雷列纷停留了一点时间,在医疗所稍稍歇息了一下备受折磨的脚,再开始上路、还没有习惯过来的时候疼得更加厉害,现在是继续朝佩洛·比涅罗走,这一段路最糟糕,路面上是大理石碎碴。再往前走,下坡通往舍茶依罗斯,他们看见路边竖着一个木头十字架,表明那里死过人,一般来说是被杀的,是被杀的也好,不是也罢,总要为其灵魂念一通天主经,修道土和新人教者们都跪倒在地齐声诵经,可怜的人们,这才是最大的慈善,为一个不认识的人祈祷;他们跪着的时候能看见他们的脚跟,受尽了折磨,鲜血淋漓,肮脏不堪,十分痛苦,是人体最感人的部位,而跪着的时候脚底朝天,永远走不到天堂。诵完天主经之后接着往下走,到了河谷,穿过一座桥,又开始念课经,他们没有看见一个女人从家里的小门探出头来,也没有听见她说了一声,该诅咒的教士们。

 偶然事件是好结果和坏结果的载体,它要圣像们和新入教者们在从舍莱依罗斯来的道路和从阿尔凯萨·佩克纳来的道路汇处相遇,那是这群人天喜地的时候,因为它是幸运的征兆。教士们赶到车队前边,为车队开道驱,高声诵读简单而热烈的祷词,要是教会礼仪书允许的话他们会举起十字架,可惜没有带来。他们就这样进入了马芙拉,受到了凯旋式的,双脚血模糊,慌乱的目光中充虔诚,也许是因为饥饿所致,因为从里巴马尔圣约瑟修道院走来,一路上只啃些泉水中蘸的面包,现在好了,今天住进修道院客房,一定受到较好的对待;他们已经走不动了,就像走火堆的人一样,在熊熊的火舌上走过,后来火灭了,成了灰烬,情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忧伤。甚至没有看人们把圣像从车上卸下来的场面。工程师和力工们来了,带来了绞盘、滑轮、绞盘、垫木、缆绳、软垫,有些工具突然出了毛病,所以舍莱依罗斯那个女人才说,该诅咒的教士们;人们汗浃背,咬牙切齿,总算把圣像都卸下来,但现在它们直立在地上,显出本来的高度,并且围成一圈,面向里边,像是在开会或者联,圣徒维森特和圣徒巴斯蒂昂中间站着3个女圣徒,伊莎贝尔、克拉腊和特雷萨,在他们脚下她们3个像是侏儒,不过女人是不能用尺来衡量的,女圣徒也是如此。

 巴尔塔萨尔朝谷地走去,要回家了,当然,工地上的工作尚未结束,但他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费尽力气,我们不要忘记,从圣安东尼奥·多·托亚尔到这里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在把牛卸下来安顿好以后,有权利早一点儿歇息。有时候时间似乎停滞不动,就像在屋檐上筑巢的燕子一样,它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出出进进,我们总是看见它,我们和它都以为永生永世都会这样,或者半个永生永世,那也算不错。但是,原来在这里的突然不在了,刚才我还看到它呀,它藏到哪儿去了呢;如果我们手边有面镜子,我的天,时间过得多么快啊,昨天我还是街区的一朵花,而今天街区面目全非,我也算不得什么花了;巴尔塔萨尔没有镜子,只有我们的眼睛看着他正沿着泥泞的下坡路回镇上去,我们的眼睛对他说,巴尔塔萨尔,你的胡子几乎全白了,巴尔塔萨尔,你的额头上有许多皱纹了,巴尔塔萨尔,你脖子上的皮松弛了,巴尔塔萨尔,你的肩膀已经塌陷下去了,巴尔塔萨尔,你不像原来那个男子汉了;不过这肯定是我们的眼睛出了毛病,因为一个女人正向这边走来,我们看到的那个老人在她眼里却是个年轻人,却是当年那一天她曾这样问过的士兵,你叫什么名字呀,也许她眼中看到的不是那个士兵,就是这个正往下走的男人,身上肮脏,一只手残废,外号叫“七个太阳”尽管疲惫不堪,但对这个女人来说永远是<修道院纪事> M.icSxS.cOM
上章 修道院纪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