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六章
第六章

 原本奉天主之名来拯救途羔羊的大神父却被羔羊当早餐吃掉了。

 而且还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叶方遥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窗外的天星星。

 呜…这是哪里?我要回家!

 叶方遥所在的地方看起来像个私人寝室,而不像那种接客用的营业场所。

 超大尺寸的上铺着黑丝绒的单,让全身光溜溜的叶方遥感觉自己像只陷入黑色魔掌的被剥皮的小肥羊。

 早上一幕幕羞的画面像电影般在自己眼前播放,让叶方遥差点沮丧地放声大哭。

 我…我说了什么?

 我承认那个恶魔是我的主…主人?

 而我这一生都是那个恶魔的奴…奴隶?!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活了!

 呜…我的天主啊,祢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让我陷入如此恐怖的窘境。

 祢派我来拯救的根本不是什么途羔羊,而是专门猎杀我这种纯洁小羊的变态大野狼啊!

 我知道我这个大神父没用,没有完成感化那个恶魔的神圣任务,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事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嘛,祢这次能不能让我先逃了再说啊?

 啊?你说什嘛?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伟大的天主啊,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宇宙无敌超级大好神!

 就在叶方遥手舞足蹈地准备开溜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悠关他一世英名,十万分严肃的问题。

 我的衣服呢?

 呜…那个大变态把我的神父袍服拿哪里去了?!

 在整个房间里拼命地东翻西找,叶方遥只发现了那个恶魔的整个衣柜的衣服,而他的神父袍服却连块布也没看到!

 呜…天主啊,祢该不会要我穿这个恶魔的衣服逃亡吧?我不要啊啊啊啊!

 那种俗毙了的大红衬衫,我才不穿啦!

 看看衣柜大紫大红一看就知道是院老板才会穿的包衣服,叶方遥就快吐血了!

 可是…不穿这个恶魔衣服的话,难道要他在街上奔?还是里着单逃出去?

 呜…穿就穿,反正不要被人看见就好。

 出身欧洲贵族世家,对穿着品味极为挑剔的叶方遥哭丧着脸,随便抓了件黑色T恤就往身上套。

 呜…这个没品味的变态!为什么连件最简单的T恤都要印个女人的大股?

 可恶,算了算了,至少现在有衣服穿了。

 可是接下来…

 内怎么办?

 呜…我不要穿那个变态的内啦!

 想到要穿曾经沾有那个恶魔的或许还有的内,叶方遥就好想去一头撞死!

 就在叶方遥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忍辱含羞地穿上一件大红色的内后,一个他这辈子,喔,不,连下辈子都打死也不愿意看见的恶魔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哈罗,我的小奴隶。”秦振扬面春风地看着他。

 “你你你…”叶方遥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啧啧,这么想念主人我啊?竟然在我不在的时候穿上主人的衣服,还连我的内都穿上了?真是个的小奴隶啊!看来主人要好好努力足你了。”

 “你闭嘴!谁是你的奴隶啊?你不要胡说八道!”叶方遥打算来个“口说无凭,打死不认帐”!

 “哼,早知道你这个狡猾的小骗子会来这一招。主人我早就有准备了。”秦振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笑咪咪地说“看看这是什么?你的亲笔签名喔。”

 “哈哈哈…少骗人了,我什么时候签过这种东西?你…咦?怎么真的是我的签名?!”叶方遥看到白纸上一个非常熟悉,龙飞凤舞的签名差点两眼翻白晕死过去!

 “怎么?不记得这个了?好,那主人就再念一遍给你听,你仔细听好了。

 本人自愿成为秦振扬主人的奴隶,并严格遵守以下奴隶守则:

 一,主人是至高无上的。

 二,主人的是无比尊贵的。

 三,主人的调数是不可违逆的。

 四,奴隶是为主人而存在的。

 五,奴隶的小菊花和小是只供主人享用的。

 六,奴隶的一切快乐,包含精神与体,都是主人恩赐的。

 如有违背以上守则,愿接受主人一切惩罚,以表真诚的忏悔。

 怎么样?记起来了吗?以后每天早上起和睡觉前都要背诵一遍,听到了吗?”

 “哇哇…不要啊…”叶方遥像个小孩一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哇…你这个大恶魔!大变态!你拐良家少男,良为娼,你不是人!你是禽兽!”

 “竟然敢骂我?好啊,才刚念完奴隶守则,你就立刻犯了第一条。”

 秦振扬像老鹰抓小一样地一把将他从地上抓起,重重抛到上…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叶方遥吓得在上四处爬。

 “还想跑?”秦振扬冷笑着扑在他身上,三两下就制服了这个不听话的小奴隶。

 “你这个变态快放开我!不然我叫天主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趴在男人的大腿上,完全斗不过这个野兽的叶方遥也只能耍耍嘴皮子了。

 “还不知悔改?好,主人今天就好好让你这个顽劣的小奴隶记住教训,让奴隶守则永远刻在你的脑袋里!”

 秦振扬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子。

 “那…那是什么东西?”

 已经吃过无数次亏的叶方遥这次总算学乖了,打死也不敢再碰一下这禽兽拿出的变态玩意儿。

 “这个是研发部最新发明的扩张玩具…爱的小气球。我的小奴隶,你今天有福了,可以抢先享用,这可是还未正式上市的好东西喔。”

 “嗯…我们神学院有教,好东西要让别人先享用,不可自己独享。先生,你就尽管拿去用吧。”

 “那你们神学院有没有教,签了契约就要守信?否则连天主都唾弃?”

 “呜…我是被你骗的,那不算不算啦!”

 “管你那么多,签了就是签了。如果你敢赖,我就把这份契约贴到烙大网站,尤其是你们神学院的网站,你看如何?”

 “呜…不要啊!我不耍赖就是了。”

 “乖,我的小奴隶,只要你乖乖地遵守奴隶守则,主人保证你会很快活的。”

 快活?是快死才对吧!

 看到小奴隶愁眉苦脸的样子,秦振扬只觉得可爱极了,可爱到令人忍不住想对他…

 “自己把内掉!主人要把‘爱的小气球’进你的股里!”

 “呜…不要不要!”叶方遥吓得大叫。

 “还敢说不要?把奴隶守则第三条念一遍。”秦振扬把契约拿到他面前。“快念!”

 呜…这就是有把柄落入恶魔手里的下场吗?

 “呜…好嘛…我念就是了。主…主人的调…调教是不可…不可违逆的…”叶方遥坑坑疤疤地把第三条奴隶守则念完了。

 “很好,那?”

 “呜……”叶方遥边红着眼眶,边下了那件红色内

 “为了惩罚你这么拖拖拉拉的,我要你把股掰开,自己把这东西进去!”

 “呜…能不能…哇哇…”

 “不要”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叶方遥就被一巴掌打在股上,痛得哇哇大叫!

 “快点!”

 “呜…好嘛。”

 可恶,这个恶魔,给本少爷记住!等我困,一定花钱找十个杀手干掉你,拿回那张“不平等条约”!

 “爱的小气球”这端有个特殊构造的小型球体,整子直径不到两公分,长度大约十公分,看起来就像个小型麦克风。

 秦振扬所拥有的小奴隶正含着愤恨又不甘心的泪水,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将子送进自己股里。

 小小的菊花口可怜兮兮地颤抖着。

 秦振扬温柔地抚摸着那浑圆紧实的双,轻轻地说“疼吗?”

 虽然并不怎么疼,叶方遥还是大声喊痛“疼死了!疼死了!”

 “小骗子!”秦振扬笑着敲了下他的头“我什么都还没做,怎么会疼?”

 男人宠溺的微笑和亲腻的举动让叶方遥的脸莫名奇妙地红了红。

 “反正…反正我就是痛嘛。”

 “好了,别撒娇,”秦振扬脸上的笑容转成恶的微笑“明天就这样带着主人送你的小玩具去做弥撒吧!”

 ***

 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镇上的居民一如往常地聚集到圣彼得大教堂做弥撒。

 华丽圣洁的教堂里,气氛平和庄严。

 普里斯神父正在讲台上以慈祥感的声音为众人布道…

 “少主,你怎么了?你平不是最爱做弥撒吗?怎么今天一脸苦瓜?”吉姆看着站在身旁的俊美少年,不解地低声问道。

 “少…少罗唆。”

 如果你的股也被了一整晚,我看你是不是还笑得出来?

 没错,因为害怕那个恶魔真的把那张奴隶契约公布出来,叶方遥不得已听从了他的指示,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着这个什么“爱的小气球”

 我呸,我看是“的大浑球”才对吧!

 “天啊,少主,你看,是搞搞俱乐部的秦先生来了!”吉姆惊讶地碰了碰他的肩膀。

 “惨了,怎么丽莎她们那群姐妹淘也都跟着来了?!”威利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

 “今天的弥撒好热闹喔,呵呵。”如今也只有笨蛋葛雷才笑得出来。

 死定了…

 自从看到那个恶魔在教堂内出现,盘旋在叶方遥脑海中的只有这三个字。

 天主啊,难道我的惩罚永远没有尽头吗?呜…男人脖子上带着条金项链,穿着大红色的衬衫,紧身的深牛仔,衬衫扣子有一半都没扣上,出金的结实膛。

 虽然这些衣服在衣柜挂着的时候,看起来十分俗气,但叶方遥不得不承认,穿在这个下窟大魔头身上还是好看的。

 教堂里的气氛因为这个狂妄男人和一班浓妆抹女人的出现而变得极度诡异。

 但让教堂里的妇女稍稍松了口气的是,这些女人至少没有袒背。

 看到这群像外星人一样稀有的“贵客”出现,叶方遥观察到普里斯神父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没有丝毫不悦。

 “看来今天我们有新朋友加入了,,请坐。”普里斯神父和蔼地说。

 秦振扬点了点头,带着深不可测的微笑,领着一班旗下的小姐们嚣张地走到礼堂前面。

 原本坐在前排座位上的民众一看男人来,就像看到鬼一样,纷纷逃命似地爬起来让座。

 秦振扬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照样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并且不忘对叶方遥投去一个诡异的眼神。

 呜…你这个恶魔!天主在上,你想对我做什么?我的天主一定会保佑我的!我才不怕你!

 “少主,你怎么了?怎么抖得这么厉害?很冷吗?”葛雷呆呆地问。

 “闭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普里斯神父悠扬的布道声再次回正数堂里,他别有深意地对着略显不安的群众说“主耶稣说:‘我在等着你们来看我’;又说:‘凡你们为我弟兄(姊妹)中最小的一位所做的,就是为我做’。”

 就在叶大神父陶醉地沉浸在天主的慈悲时,体内一个让他骨悚然的变化却在瞬间让他差点失声大叫!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好恐怖好恐怖!

 股里的“爱的小气球”不知为什么竟然慢慢地膨起来,将叶方遥小小的肠道扩张到了极限,害他肠子像要被撑破似的,差点在众人面前痛得哀哀惨叫。

 呜…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东西放在我股里一整个晚上都没事啊,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像吹气球一样膨起来?

 怎么办?我快撑不下去了!

 好痛好痛…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被强烈的痛苦折磨地神智涣散,叶方遥下意识地向那个充绝对存在感的男人投出求救的信号。

 看到白磁娃娃般俊美的人儿站在神圣的天主殿堂上,两眼润,穿着神父袍服的他看起来多么的圣洁美丽。

 但…

 这个人是我的奴隶!

 他那股里还着我调教他的玩具!

 我要让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人都看看,这个最甜美放的小神父不属于天主,他…属于我!

 秦振扬拿出口袋里的遥控器,对着天主的圣像绽放了一个天使的微笑,然后…启<虐爱小神父> m.Ics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