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二章
第二章

 “救命啊…你这个变态要干什么?”惨遭男人倒的叶方遥发出惨烈的哀鸣。

 “我告诉你喔,你找错物件了,我对男人没兴趣!”

 “没关系,我对你有兴趣就好。”秦振扬笑笑地举起长硬茧的大手,抚摸着那毫无瑕疵的俊秀脸庞。

 “不错,触感一,比我旗下那群娘儿们的股摸起来都。”

 “你…你下!”从来没被男人这么亲密抚摸,好像有猫爪在心头挠挠,说不出的异样感受让叶方遥脸蛋都快烧了起来。

 “干,来院嫖的神父就上?”

 “谁来嫖了?你不要胡说八道!”

 “来院不嫖,难道你是好心来做义工?怎么,来免费发放保险套?还是来推销按摩啊?哈哈…”叶方遥发现男人笑起来竟然意外地好看,不有点看呆了。

 “你口水都快出来了,小货。”

 “你这个人怎么开口就没好话!”叶方遥俊脸微微红了红“我来这里只是想找人的,别无他图,你快放我走。”

 “废话,来我这里的男人哪个不找人,只不过他们来找的是女人。怎么,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是来找男人的吧?”

 “没错,我就是来找男人的。”

 等叶方遥看到男人嘴角的笑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

 “我…我是说我要找的人是男人。”

 “我听不出这两句话有什么区别?”

 叶方遥看对方还是一脸笑简直快气疯了!“你是文盲啊?这两句话当然有区别了!我是来找人的,只不过我找的人是男人罢了。好了,废话少说,你有看到一个脸雀斑,瘦瘦的少年和一个头卷发,十分高大的男人吗?”

 “他们跟你什么关系?”

 “他们是我堂弟。”

 “包括那个跟他们一起来的小胖子?”

 “没错,他们全都是我的堂弟。”

 “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是吗?”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哪里。不过我知道…”

 “知道什么快说啊。”

 “我知道他们的帐单有人可以付了。”

 “啊?”

 “你的堂弟一看到你来就全部落荒而逃了,你们该不是想白嫖吧?亲爱的小神父。”秦振扬笑得十分温柔。

 “我…我…”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说出来好商量。”

 “我…我没带钱…”

 “我们也手信用卡的。”

 “我…我也没带信用卡…”

 就算有,你以为我敢在院刷卡留下记录吗?又不是找死!叶方遥郁闷地想。

 “这样啊?那我可以好心地陪你回圣彼得大教堂去拿钱,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神父。”

 “啊啊啊啊!不行!绝对不行!”

 要是被普里斯神父发现院来讨债,他们一定会被神学院当场退学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好吧,今天我好心大放送,让你随便做点工作来抵债吧。”

 “谢谢谢谢。你真好心,愿天主保佑你,阿门。”叶方遥开心地在前画了十字“你是需要我洗碗还是刷地?你尽管吩咐,本神父立刻照做。”

 “哎呀,我怎么忍心让你这么辛苦呢,亲爱的神父。我要你做的事比这些轻松多了。”

 “好,你尽管说,全都包在我身上!”叶方遥很有义气地拍脯保证。

 “太好了,那你就上台跳跳衣舞,再帮我的俱乐部拍支A片就行了。怎么样?很轻松吧?”

 “衣舞?A片?”

 因为听到完全超乎自己理解范围的要求,叶方遥的表情显得十分呆滞。

 “对啊,你不是说全都包在你身上吗?我应该能够相信一个神父的神圣承诺吧?”

 “不要啊啊啊…!呜…你这个情狂!大变态!呜…”叶方遥一边死命地挣扎,一边崩溃似地捶打这个变态。

 慈悲的天主啊,就算祢要试炼祢仆人的忠心,也不用送这个一个变态大恶魔来吧?呜…

 “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哭起来还好看的,果然有成为我旗下A片红牌男星的潜质。”

 “谁稀罕当件么红牌啊?你不要做梦了!”

 “真的不要?你不再考虑一下?”

 “不要不要不要!”

 “好吧,那看来你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

 “什么选择?只要不违背社会善良风俗的事,我都可以做!”

 “放心,这绝对不违背社会善良风俗。”秦振扬的目光显得十分诚恳“你用嘴帮我出来。”

 “啊?”

 “只要你能用嘴让本大爷出来,你堂弟嫖的帐单我就不再追究,如何?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你自己选一个。”秦振扬一副慷慨大方的模样。

 “哇…不要!”叶方遥大哭“你这个无恶心的变态!我两个都不要选!”

 “不选?那就是两个都要了,看不出来,你这个小神父还真饥渴啊。八成在教堂里憋很久了吧?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一定会让你的第一次破处,死,罢不能的。”叶方遥闻冒简直哭无泪。

 呜…伟大的天主啊,身为你忠心的仆人,我知道我应该要仁慈,但我实在受不了了,请你下个闪电,把这个无的男人劈死了吧!阿门。

 就在叶方遥闭上眼,双手合十“用力地祈祷之际,他突然感到一个热气十足的物体靠上了自己的双。”

 “既然你无从选择,那我们就从上面的嘴先来吧。把嘴张开。”腥臭的男气味弥漫了整个鼻腔,叶方遥不脸色发青。

 不会吧…仁慈的天主…在我上的东西,该不会是那个恶魔的“那个那个”吧?

 完全没有勇气睁开双眼确认的叶方遥正当下只有一个选择…

 “装死”!

 “还装死?”秦振扬一眼就识破了这无聊的伎俩“好吧,既然我们的小神父这么不合作,那我只好现在打电话给你们教堂的普里斯神父,请他亲自来我们俱乐部买单了。”啊啊啊啊!天主啊,你为什么要抛弃你忠心的仆人,把我丢给这个没有礼义廉的超级大恶魔啊?

 完全没得选择的叶方遥下愤恨不甘心的眼泪,慢慢地张开了嘴。

 “这才乖嘛…”秦振扬满意地摸摸他的头“把嘴张开点,我这很大的。”哼,哪个男人不说自己的大,还吹牛?我呸!叶方遥鄙夷地想。

 没想到等男人的那进他的嘴里,差点把他的下巴撑到臼后,叶方遥才知道这恶魔绝对有吹嘘的本钱。

 “别只是含着,要用舌头啊!”呜…我都快被你这个禽兽的巨无霸“男”噎死了,你还敢叫我?我咬死你!

 “如果你敢咬我,我就把你堂弟他们进院的录影带寄到各大电视台播放,神父上院绝对是头条新闻,你说如何?”呜…你这个恶魔!除了威胁人,你还会做什么?卑鄙!下

 “终于张开眼了?还把眼睛瞪这么大?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非常想看清楚我这巨无霸的长相吧?放心,我会让你仔细看清楚的。”秦振扬笑着出了自己十分引以为傲的男在他面前炫耀地抖了抖“怎么样?雄伟吧?”将近二十公分长,壮硬,青筋毕的庞然大物正巍巍地耸立在离自己的眼珠子不到十公分的地方,而在上面沾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唾吧…叶方遥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想一头撞死。

 伟大的天主啊,我知道自杀是项十恶不赦的罪过,但想到接下来这个恶魔不知还要怎么羞辱我,我真的好想死啊…呜…

 “怎么又哭了?是不是你的小嘴不舍得离开我这伟大的家伙啊?放心,今晚它全都是你的,我不会让它抛弃你的。”呜…抛弃我,我可以把奥德兰继承来的家产全都给你,求求你快抛弃我!

 “好了,快吧,我知道你等很久了。”

 看看男人恶的笑容,叶方遥忍不住全身颤抖“我…我不会做…求求你放了我吧…”

 “啧,真没用。好啦好啦,知道你是纯情的处子小神父,今天本大爷就免费教你吧,算你赚到了。”看到这个漂亮的少年着神父袍服的模样就让他硬到不行,秦振扬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让他兴奋的事,顿时玩兴大起。

 起他的袍服下摆,一把扯下他的裆,一个美丽的粉器官顿时出现在眼前。

 “啊…”秦振扬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东西…”废话,本少爷可是精心保养了十八年,从来没被人碰过的,是你前辈子烧了好香,才能见识到本少爷的“玉”今天算是便宜你了,哼。

 等等,我在拽什么啊我,现在应该是想想怎么逃离魔掌的时候才对吧!叶方遥哭笑不得地想。

 “王八蛋!快放开我!不然让你尝尝我中国功夫的厉害,小心你那小不拉叽的小被本少爷一脚踢断!”强忍住自己的下体被这个变态“视”的异样感受,叶方遥用自己最威严的声音威胁道。

 “难道你那伟大的天主没有数你有”把柄“在别人手里时,不要随便威胁人吗?”秦振扬英的浓眉一扬,一把就握住了那在他注视下慢慢翘起的器。

 “啊…”生平第一次被人紧紧握住器的叶方遥发出了一声惊叫。

 “还会跳呢,看不出来你这么感啊,我纯情的小神父。”手里握住的器散发出人的热气,正不安分的悸动着,秦振扬低笑一声,极富技巧的上下动起来。

 “啊啊…不要…”

 “不要还出水了?”把从顶端出的体涂抹在发的器上,秦振扬更加剧烈地起来,房间里顿时充啧啧的猥亵声响。

 “呜…不要…啊啊…”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发出甜腻的娇,叶方遥眼角含泪,左右摇晃着头。

 “如果不要为什么叫得这么?你这个小骗子。”

 “我没有…没有…啊啊啊…不要啊!”器突然被炙热的口腔紧紧包覆,疯狂的快像强烈的电在瞬间袭击全身,叶方遥弓起身发出凄厉的哀鸣…

 “不准!张开眼睛仔细看清楚我是怎么的,待会你要照做一遍”秦振扬伸出舌头紧紧抵住器尖端的小孔,挑逗地刺了两下,再在侧面的感处来回细细地

 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快让叶方遥的部剧烈地抖个不停,不自觉地扭摆起,让自己到快爆炸的硬在那天堂般的间更加深入地进出。

 “啊啊…不行…我不行了…”

 好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啊…“想吗?”看看被自己的舌头折磨地神智不清的男人,秦振扬坏坏地笑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快爆炸了…啊啊…”完全将天主抛之脑后的小神父伸出双手抓紧男人的头发,将自己瑟瑟抖个不停的器重新了进去…

 “求求你,求求你…”完全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的叶方遥不过气地哀求着。

 “求我什么?”秦振扬边边笑着问。

 “求求你…求求你用力我…”叶方遥放弃似地大叫。

 男人见状低声笑了起来。

 突然一个强力的,像要把脑髓都从身体了出来,叶方遥下腹一阵疯狂的痉挛,在自己淋漓尽致的尖叫声中,情不自地达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高

 “真是人间美味啊…”看看男人一口下自己的,还意犹未尽地嘴角,幼小纯洁的心灵惨遭严重打击的叶大神父终于忍不住羞愧地昏了过去…

 “好啊…不要闹了…杜克…”拨开在前捣蛋,茸茸的头颅,叶方遥昏昏睡地嘟嚷。

 “谁是杜克?”

 “啊…”随着尖传来的一阵剧痛,叶方遥惨叫地惊醒过来。“怎么是你?”

 “废话,不是我是谁?本大爷让你到昏过去了,你竟然敢在梦里叫别的野男人的名字,你好大的胆子,说,谁是杜克?”

 “什么野男人?你神经啊!杜克是我家的狗啦!”叶方遥没好气地说。

 “喔,那赐你无罪。”秦振扬满意地笑了笑“既然我的小神父醒了,我们就可以继续今晚的娱兴节目了。”秦振扬开心地将自己的“庞然大物”送到了叶方遥的面前。“吧。”

 “什…什么?”叶方遥一看到那恐怖的器官就紧张地结巴。

 “喂,不是过了就不认帐了吧?你这样不守信可是会被你们家那个伟大的天主天打雷劈的。”身为神父的我如果真的了男人的小才会被天打雷劈吧,呜…

 “快点,伸出舌头。”

 “我…我…”

 “敢不听话?”秦振扬用两指捏住那粉尖用力一扯…

 “啊…痛死人了!”叶方遥痛得大叫。

 “再不听话我就给你穿上如环,让你带着上教堂!”

 “不要!我做…我做就<虐爱小神父> M.icS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